Daily Archives: February 8, 2008

幼学记事

asiapan写了篇《我的小学》,不由得让我也想起了我的小学。以前也曾在blog和自己的日记上零星写过一些,但并没有完整的回忆。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时间的长度实际上并不总是一致的。比如,1992-1998是6年,1999-2005也是6年,但对于我来说,前一个六年比后一个六年显得要漫长许多,值得回忆的东西也要更多。人总觉得儿时天真可爱,而长大之后面临的许多头疼的事情,让人开始逃避,也会觉得儿时更值得珍惜、回忆。

上学

我已经不能准确记得我上学的时间,现在想来,大概是1987年的2月份。在此之前,姐姐已经上学,爸爸是村里小学老师,每天上班。父母有时让奶奶看护我,有时我只能跟着妈妈到地里玩。夏天的时候,晒的浑身通红,妈妈很是心疼,于是叫我跟着姐姐一起。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正式上学,只是在姐姐的班里玩。我还记得,有一天我憋尿,但又不敢出去,于是就在座位底下偷偷撒了泡尿。

我小的时候人格大抵是分裂的。五六岁的时候,我极度调皮,满嘴脏话,村里一些人为寻穷开心也故意教我一些脏话。我当时甚至还为未来提早操起了心:在我的理想中,我是要有三个孩子的,两男一女,连名字都起好了。当时家里担心我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成小流氓。而后来,我却又极度害羞,甚至连厕所都不敢去。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虽然我当时没有上学,但爸爸和姐姐在家都会教我,因此也认识一些字。于是,我在1987年2月份左右,也就是一年级第二学期开学时,和姐姐一起上学,当时我只有5岁零3个多月,班上同学都大我很多。按照道理,这个年龄是不让上一年级的,但由于当时村里还没幼儿园,而且农村管的没那么严,我也沾了爸爸是老师的光。不过,由于我错过了第一学期的bopomofo学习,因此直到后来很久,我的拼音都非常不好。

一个学期结束之后,我在期末考试中居然及格,记得语文数学两科成绩好像分别是60多和70多,于是顺利升入二年级。二年级的时候,我因为生病休学了很长时间,期末考不及格,留了一级。我也结束了和姐姐同坐一桌的历史。听父母说,我那个时候天天和姐姐打架,老师们都很头疼,我已经不大记得了。但小时候,我的确经常和姐姐打架斗嘴。

一二年级的老师有一位是本村的,按照辈分是我爷爷。他是位非常严格的老师,对学生体罚很严重,甚至抓着女学生的头发打。我也曾被打过10多树条。按照现在的标准,这样的老师够开除的了。我父亲也非常严厉,但更多的是斥责,在体罚上比不上他。

留级之前,我成绩只能说是一般。而之后,由于我已经学过相关课程,虽然休了一段时间学。因此,成绩开始突飞猛进,自此之后,直到五年级毕业,基本保持第一或者第二的位置。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