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February 11, 2008

幼学记事(2)


读书

关于我与书的一砣故事,以前曾大概写过一篇《读书人的timeline》。虽然我读过书,但还不敢自称为“读书人”。在我看来,“读书人”这个称谓好歹也得读完了四书五经诸子百家才符合。而我,四书只是走马观花的读过了,五经是哪五经都说不大清楚。

刚认识字后不久,就开始到处翻看家里的各种藏书。说是藏书,其实也就是爸爸的一些教科书,小学的、初中的,扉页都印着毛主席语录的那种。

有印象的是,七八岁的时候看《社会发展简史》,知道了北京人、周口店人,还有被火烧的布鲁诺。还有当时看不懂的《牛虻》,以及一些文革时候留下的《毛主席语录》。再后来一点,看爸爸的初中课本。当时对所有带字的东西都很喜欢。过年的时候放鞭炮,有的鞭炮没炸碎,于是就把它拆开,看里面的东西。我们那里的瓦反面是用报纸糊上的,于是就经常趴在人家的瓦后看那些或许是70年代的报纸。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对书,对字那么痴狂。

我现在很支持小学生看古籍,因为自己小时候看的少,现在吃亏了。小时候看的不多的古文,例如《曹刿论战》《捕食者说》、《陌上桑》等等,虽然已经是20多年没再碰过,但有些词句依然记忆犹新。

四年级的时候,开始看小说。印象中比较早的有《兴唐传》,是一部历史演义小说,一共四本。当时我是借的我一个本家兄弟的。他是从他爸爸那偷拿来看的。那书很厚,我居然在一个星期那把所有的四本书都看完了,因为时间比较紧迫,这也养成了以后我看书比较快的毛病。快了,看的就没那么仔细了。
当时学校里不许看小说,我们称之“大书”,看大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但是我依然照看不误。一开始的时候还借同学的看,到后来,我就直接拿我爸爸的书看。我爸爸很少买书,一般都是借别人的。有一次,他借了一本武侠小说,名字叫《刀林仇海》,这个名字我记得很清楚。那好像是五年级的时候,那书一共是3本,他白天看完了,就把书放家里,于是我晚上就偷过来,躲在我桌子边看。我妈妈还以为我是在学习呢,叫我不要学太迟了。我一面答应着,一面看。后来实在太困了,就把书随手往我的桌肚里一塞,忘记放我爸爸原来放的地方了。第二天晚上放学回家后,想起了还有那本书没看完,但是在我的桌子里却找不到了。当时很是吓一跳,这书弄丢了怎么办啊 ?爸爸不会打我吧?但是后来却居然没事。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人家问我爸爸要书了,他一定找不到,然后到我桌子里发现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说我什么。也许是我妈妈发现书的。妈妈一向对我很慈祥,从来不打我的。于是后来就一直“借”看我爸爸的书,他从外面拿来一本,我就看一本。有时候,他因为有事,反而是我先把他借来的书看完了。
小时候,由于身处农村,物质和精神资料都比较贫乏,有一次逢庙会,我看见一本漫画书非常好,心里很想把它买下来,但是由于太贵,没买。其实应该也不贵,好像是3块钱。现在我想,那一定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因为那里面有非常精美的图画,我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上了。但是却没有拥有它。以后如果我有了孩子,他要看什么样的书,我都会给他买的。
因为买不起书,所以漫画和小人书给我的印象并不深。因为看的少。能看的也只是借同学的。给我印象深的就是家里的那些初中教材了。小学时候就把初中三年的教材翻了个遍,虽然留在脑子里的东西不太多。后来又经常到一个老师家玩。我爸爸和他关系很好。他当时正在准备考中师文凭,有不少的语文书。于是又把我能接触到的他看的书给看了个遍。
就这样,童年在看书中度过,后来村上的人都知道,我连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拿着本书。(基于本人2003年在YTHT的一篇帖子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