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幼学记事(2)


读书

关于我与书的一砣故事,以前曾大概写过一篇《读书人的timeline》。虽然我读过书,但还不敢自称为“读书人”。在我看来,“读书人”这个称谓好歹也得读完了四书五经诸子百家才符合。而我,四书只是走马观花的读过了,五经是哪五经都说不大清楚。

刚认识字后不久,就开始到处翻看家里的各种藏书。说是藏书,其实也就是爸爸的一些教科书,小学的、初中的,扉页都印着毛主席语录的那种。

有印象的是,七八岁的时候看《社会发展简史》,知道了北京人、周口店人,还有被火烧的布鲁诺。还有当时看不懂的《牛虻》,以及一些文革时候留下的《毛主席语录》。再后来一点,看爸爸的初中课本。当时对所有带字的东西都很喜欢。过年的时候放鞭炮,有的鞭炮没炸碎,于是就把它拆开,看里面的东西。我们那里的瓦反面是用报纸糊上的,于是就经常趴在人家的瓦后看那些或许是70年代的报纸。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对书,对字那么痴狂。

我现在很支持小学生看古籍,因为自己小时候看的少,现在吃亏了。小时候看的不多的古文,例如《曹刿论战》《捕食者说》、《陌上桑》等等,虽然已经是20多年没再碰过,但有些词句依然记忆犹新。

四年级的时候,开始看小说。印象中比较早的有《兴唐传》,是一部历史演义小说,一共四本。当时我是借的我一个本家兄弟的。他是从他爸爸那偷拿来看的。那书很厚,我居然在一个星期那把所有的四本书都看完了,因为时间比较紧迫,这也养成了以后我看书比较快的毛病。快了,看的就没那么仔细了。
当时学校里不许看小说,我们称之“大书”,看大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但是我依然照看不误。一开始的时候还借同学的看,到后来,我就直接拿我爸爸的书看。我爸爸很少买书,一般都是借别人的。有一次,他借了一本武侠小说,名字叫《刀林仇海》,这个名字我记得很清楚。那好像是五年级的时候,那书一共是3本,他白天看完了,就把书放家里,于是我晚上就偷过来,躲在我桌子边看。我妈妈还以为我是在学习呢,叫我不要学太迟了。我一面答应着,一面看。后来实在太困了,就把书随手往我的桌肚里一塞,忘记放我爸爸原来放的地方了。第二天晚上放学回家后,想起了还有那本书没看完,但是在我的桌子里却找不到了。当时很是吓一跳,这书弄丢了怎么办啊 ?爸爸不会打我吧?但是后来却居然没事。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人家问我爸爸要书了,他一定找不到,然后到我桌子里发现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说我什么。也许是我妈妈发现书的。妈妈一向对我很慈祥,从来不打我的。于是后来就一直“借”看我爸爸的书,他从外面拿来一本,我就看一本。有时候,他因为有事,反而是我先把他借来的书看完了。
小时候,由于身处农村,物质和精神资料都比较贫乏,有一次逢庙会,我看见一本漫画书非常好,心里很想把它买下来,但是由于太贵,没买。其实应该也不贵,好像是3块钱。现在我想,那一定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因为那里面有非常精美的图画,我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上了。但是却没有拥有它。以后如果我有了孩子,他要看什么样的书,我都会给他买的。
因为买不起书,所以漫画和小人书给我的印象并不深。因为看的少。能看的也只是借同学的。给我印象深的就是家里的那些初中教材了。小学时候就把初中三年的教材翻了个遍,虽然留在脑子里的东西不太多。后来又经常到一个老师家玩。我爸爸和他关系很好。他当时正在准备考中师文凭,有不少的语文书。于是又把我能接触到的他看的书给看了个遍。
就这样,童年在看书中度过,后来村上的人都知道,我连上厕所的时候都要拿着本书。(基于本人2003年在YTHT的一篇帖子改编)

幼学记事

asiapan写了篇《我的小学》,不由得让我也想起了我的小学。以前也曾在blog和自己的日记上零星写过一些,但并没有完整的回忆。

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时间的长度实际上并不总是一致的。比如,1992-1998是6年,1999-2005也是6年,但对于我来说,前一个六年比后一个六年显得要漫长许多,值得回忆的东西也要更多。人总觉得儿时天真可爱,而长大之后面临的许多头疼的事情,让人开始逃避,也会觉得儿时更值得珍惜、回忆。

上学

我已经不能准确记得我上学的时间,现在想来,大概是1987年的2月份。在此之前,姐姐已经上学,爸爸是村里小学老师,每天上班。父母有时让奶奶看护我,有时我只能跟着妈妈到地里玩。夏天的时候,晒的浑身通红,妈妈很是心疼,于是叫我跟着姐姐一起。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正式上学,只是在姐姐的班里玩。我还记得,有一天我憋尿,但又不敢出去,于是就在座位底下偷偷撒了泡尿。

我小的时候人格大抵是分裂的。五六岁的时候,我极度调皮,满嘴脏话,村里一些人为寻穷开心也故意教我一些脏话。我当时甚至还为未来提早操起了心:在我的理想中,我是要有三个孩子的,两男一女,连名字都起好了。当时家里担心我这样发展下去会不会成小流氓。而后来,我却又极度害羞,甚至连厕所都不敢去。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虽然我当时没有上学,但爸爸和姐姐在家都会教我,因此也认识一些字。于是,我在1987年2月份左右,也就是一年级第二学期开学时,和姐姐一起上学,当时我只有5岁零3个多月,班上同学都大我很多。按照道理,这个年龄是不让上一年级的,但由于当时村里还没幼儿园,而且农村管的没那么严,我也沾了爸爸是老师的光。不过,由于我错过了第一学期的bopomofo学习,因此直到后来很久,我的拼音都非常不好。

一个学期结束之后,我在期末考试中居然及格,记得语文数学两科成绩好像分别是60多和70多,于是顺利升入二年级。二年级的时候,我因为生病休学了很长时间,期末考不及格,留了一级。我也结束了和姐姐同坐一桌的历史。听父母说,我那个时候天天和姐姐打架,老师们都很头疼,我已经不大记得了。但小时候,我的确经常和姐姐打架斗嘴。

一二年级的老师有一位是本村的,按照辈分是我爷爷。他是位非常严格的老师,对学生体罚很严重,甚至抓着女学生的头发打。我也曾被打过10多树条。按照现在的标准,这样的老师够开除的了。我父亲也非常严厉,但更多的是斥责,在体罚上比不上他。

留级之前,我成绩只能说是一般。而之后,由于我已经学过相关课程,虽然休了一段时间学。因此,成绩开始突飞猛进,自此之后,直到五年级毕业,基本保持第一或者第二的位置。
待续

瞎点评春晚

  1. 章子怡唱的真难听,假唱都那么难听,衣服太贵了。
  2. 董卿和周涛表现的还不错,无论主持还是演小品。
  3. 朱军那张老脸几时能消失
  4. 蔡明的小品还没看,但听说台词抄袭“小沈阳”,鄙视
  5. 郭冬临的那个也叫小品?有一丝一毫的意义吗?
  6. 冯巩,你丫老以耍贫嘴和开涮别人为卖点,有意义吗?早点回家拍电影吧,小品这个行当不适合你。
  7. 赵本山老了,小品最后表现的不大好。不过,依然是春晚唯一值得我期待的,本山大叔,支持你。
  8. 这是我见过的一届最无耻的春晚,歌功颂德相比往年过分的不是一点点。恶心

丽人

311892816_f7a9726de4.jpg

这不是哪位明星的照片,这是一位已经作古了的老人。假如她还在世的话,现在已经是76岁高龄了。2006年冬天,我还在原单位时,一天早上下了夜班经过大厅,看见一排照片,都是老辈播音员、翻译的照片。然后我就蓦地发现了这张,眼前顿时一亮,就用手机拍了下来。这真是一位优雅的丽人啊,我当时想。

这位丽人不仅是长的漂亮, 经历也很传奇。根据网上查到的一些资料,陈真,1932年出生在东京一个台湾语言学者之家。抗日战争爆发后,孩童时代的陈真曾受到日本同龄人的歧视欺凌,遍尝四处避难之苦。抗日战争结束后,陈真随家人一起去了台湾。但遭到国民党的迫害,1949年,陈真一家冒着生命危险分批逃离台湾,来到正在筹备建国的大陆。

陈真长期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担任节目主持人,并曾在NHK主持学习中文节目近10年,许多日本人都记得她温柔且发音纯正的日语。陈真曾任中国播音学研究会副会长、日本广播协会和日本学术刊物《中国语》的特约撰稿人。

这应该是一段非常传奇的故事吧。但对于这样一位传奇的丽人,我知道的并不多,幸好日本关西学院大学野田正彰教授已经为她写了一本传记:《陈真:战争与和平的旅途》(陳真―戦争と平和の旅路)。

有些人,应该被我们记得。

311897823_ee4016b1ff.jpg

2007年终总结

工作了以后,年年都要写年终总结,总是一些无谓的cliche,总是一些空话套话。但是,2007年于我来说,真的是不平凡的一年。于是,今年的年终总结和往年也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只花了一个小时来写。

 

下面是我交给领导的总结,出于隐私考虑,隐去其中工作单位以及具体人名。

 

2007 724日,于我而言,可能是个具有蜕变性意义的日子。就在这一天,经过了2轮面试、一轮笔试,漫长一个月等待的我正式到《****》办理入职手续,与我一起的还有另外4人,22女,早于本部门其他人。

对我个人而言,这是个结束多日无所事事、晃晃悠悠的日子,而对《****》而言,这是个新部门初具雏形的日子。现在想来,当初等待的日子有些漫长,通知的电话总是太过调人胃口,焦灼的心情似乎比天气还要让人烦躁。

8月1日,所有第一批招聘的员工正式入职,本部门大家庭在**大厦5层团聚。如今,不知不觉竟已经是半年光景,颇有点让人想发出时光飞逝、日月如梭之类老掉牙的感慨。

8月的北京,骄阳似火,只有在进入**日报大院时,那遮天蔽日的大树才会让人觉得有些清凉。每天的日子在听选题会,看《****》中度过。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始工作,但每周只休息一天也让人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记得最初的前半个月,我还住在石景山,每天在地铁上,被人群挤得有点喘不过气来。经常会看见有人高高举着一份《****》,心里会想,嗯,以后这就是我们的报纸了。再后来,我搬家了;再后来,我们自己也开始试着找选题、开选题会、编译稿件。由于我有3年多的编译经验,编译的选题和点评工作居然落到了我头上。现在想来,好像有点误人子弟。

也是在这个期间,我开始与***一起,制作手机报。手机报与网站一样,都是《****》进入新媒体的尝试。那个时候,我晚上在单位加夜班做手机报,早上再坐公交车回家。虽然有点累,但却有一种成就感。毕竟,这些都是我们筚路蓝缕开创出来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参与创业的幸运。

9月15日,网站开始试运行。1115日,正式开通。200822日,网站的排名达到了**多名。虽然与其他网站相比,这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成绩。但于一名新生儿而言,这是个从初出母腹,到茁壮成长,再到迈出坚实步伐的过程。我很幸运,我见证了这个婴儿长大的全部过程。而这长大的背后,是网站50多名员工的共同努力。

在网站成长的过程中,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我不想详细说,也没太多必要。因为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成长都会有各种的问题。而我也相信,我们最后会成功。

在这里,我想感谢一些人,也许本轮不到我来感谢。我们都要学着感谢,学着感恩。首先感谢领导,胡总,吴总,石主任以及其他大大小小我叫得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领导;其次感谢丁老师、李 **,感谢他们对网站工作的指导与支持;最后感谢我最可爱的同事,这是一个具有牺牲奉献精神的团队,这是一个团结的大家庭,这是一个让我感觉快乐的地方。

套用新年晚会上的一句话,祝大家新年好,愿我们的事业节节高。

2008年2月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