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近乡情更怯

终于有机会在手机上写blog了,现在我在北京到连云港的1503次列车上,车窗外能看到趴在地上的冬小麦
.叔叔家的姐姐要结婚了,专门回去参加婚礼.
已经要八个月没回家,这个时候的心情可以用一句话形容:近乡情更怯 不敢问来人.
我回来了,家乡

有才的提案和言论

  • 政协委员,女富豪张茵提案:劳动密集型企业应取消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降低富人税负,把月薪10万元以上的最高累进税率从45%减至30%;鼓励企业进口先进高效的节能环保设备,给予5年至7年的免征进口关税和增值税的过渡期限。张茵否认代表自己利益 称为国家利益讲真话

走过长安街

        在这样一个时候打车经过长安街实在是个不明智的举动,街道两侧都是警察武警和便衣,行人不许下到主路。刚参加完人大政协会议的代表们在警车的开道下,一路绿灯驶向贵宾楼、二十一世纪、京西和金台饭店等等等等,不需要像就在他们隔壁车道的那些公交车上的人们一样挤成沙丁鱼。那些在路边站成一排维持秩序、也许穿着制服更能显示威严的便衣明显是从农村入伍也许不久的武警,因为从他们脸上我看到一种憨厚和质朴。

天安门附近的每个路口绿灯只能持续不到10秒,刚刚起步就又是红灯,出租车司机很不满地骂骂咧咧着。我也很不满,也放肆地说着脏话,花着我们纳税人的钱,还给我们添乱的这些个代表们,下次开会去偏远地区吧,还能带动当地消费。

从建外SOHO到西什库教堂花了49分钟,等候时间是34分钟零10秒。要等的人还没来,和同行的小伙伴到这座曾被义和团攻打2个月却还没打下来的教堂看了看。也许还是为了迎接伟大的奥运,教堂内部正在整修,只有挖管道的民工和偶尔的观光客,尽管教堂前面的街道上就停满了外地的旅游大巴,而附近一家饭店门前也挤满了操各地口音等着吃北京烤鸭的男男女女,再往前的那家糖炒栗子铺前排着长长的队伍。没有人愿意朝这所门庭破烂的教堂多看一眼。

吃完了该吃的饭,喝完了该喝的酒,说完了该说的话,不经意看到了人的势利和世间的冷暖。我不愿和他们为伍,我不愿融入这样的一个社会,我要做我的局外人。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

 陈红:深夜里走过长安街

[audio:http://222.77.75.69/hanlei_all/changanjie.mp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