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8

向丁关根同志学习!

胶济铁路发生客车脱线相撞事故。
 
1988年1月24日,昆明开往上海的80次特快列车,运行至贵昆线且午至邓家村间,由于列车颠覆,造成旅客及铁路职工死亡88人,重伤62人,轻 伤140人。国务院接受原铁道部长丁关根引咎辞职的请求,3月12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25次会议决定免去丁关根铁道部部长的职务. via 中国从80年代至今重大铁路事故一览

铁道部长刘志军同志是不是 应该向老一辈领导人学习学习?

山东火车相撞70人死

济铁局长书记被免职

中国历史上高官主动引咎辞职一览表

停云:铁道部长应该引咎辞职 

向丁关根同志学习!

An American Engineer in China

    An American Engineer in China,美国工程师WILLIAM BARCLAY PARSONS著, Mcclure,Philips& Co. 1900出版。3月我在亚马逊上买了一本原版书,并通过在美国的友人带回国。

  WILLIAM BARCLAY PARSONS中文名叫柏生士,1859年出生于美国,1879年在Columbia College(哥伦比亚学院)获学士学位,1882年在哥伦比亚煤矿学院(现哥大工程和应用科学学院)再获学士学位。1898年,清政府驻美公使伍廷芳与美国美华合兴公司签订《粤汉铁路借款合同》。同年,身为美华合兴公司总工程师的柏生士奉命来华测量粤汉铁路地形。本书即为柏生士在华期间见闻。

本书分为11个章节,60多幅插图,国内对这本书的介绍非常少。以下为翻拍书中插图。

封面

 

总理衙门四位大臣和时任美国驻华公使康格


从未见过外国人的湖南人

从未见过外国人的湖南人 左一和右一为乡勇

乡勇

一位中国县令

长沙巡抚衙门

怀抱火炉取暖的中国妇女

清美国旗下

中国人

北京城

作者乘坐官轿

中国皇家铁路二等车厢

中国皇家铁路一等车厢

爱国红心·家乐福·流水账

国展家乐福告示

4月21日,国展家乐福

    有些事情嘛,该让它火它就火,该让它淡化就得淡化。

    爱国红心风起的那天早上,我到单位比较早,把豆浆放微波炉里加热,结果不一会我闻到一股糊味儿,然后就看见微波炉冒起红红的火焰,我忘记杯子的把儿是塑料的了!当下我那个紧张啊,赶紧把火灭了,又打开办公室所有门窗,要让领导发现了,可得罚钱的。幸好我不到7点就来了,同事领导都还没来。可一想起那个微波炉里红红的火焰,心里就后怕啊,为了提醒自己,我打开MSN,就在签名档前加了个红红的心。没想到,不一会,MSN上其他人也变红了。一不注意,我引领了一次潮流。

    然后又因为这次的抵制家乐福,哦,现在不让这么说了,我想起自己还从来没去过。于是前天(21日)趁到银行还债之际专门去了趟国展店。远远看去,家乐福前人头攒动,我还在想是不是有啥异常呢。走近一看,原来都是国展排队的人。国展店的购物环境一般,人也不是特别多,我逛了一圈,随便买了点东西就走了。我发誓,下次再也不来了!太远了,累死我了。

   然后上周六晚上和初中同学、老师以及几位老乡聚会了,这位老师现在北大教网球和太极。他以前是我初中体育老师,在乡下熬了10多年后,在老家人眼里今天也算出人头地了。他是我学习榜样。

    最近几天北京下雨,冬天又回来了。。。。

1968,a year of revolt

 1968年,动荡、反叛与革命的一年。

 1月,布拉格之春,8月被苏联镇压;同月,北越发动了规模空前的春节攻势

3月,波兰华沙大学学生举行示威,要求民主,随后引发反犹浪潮

4月,美国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身亡,随后爆发大规模的黑人骚/乱

5月,法国学生“五月革命”,走上街头与警察对峙。日本、德国、意大利、土耳其和巴西也爆发了学/朝。

6月,美国前总统约翰·F·肯尼迪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在竞选总统时遇刺身亡

7月,尼日利亚内战和饥荒导致数百万人饿死,全球掀起救助比夫拉地区难民的努力

10月,墨西哥城奥运会开幕前10天。在经过多日政治动荡之后,一万多名学生在墨西哥城举行了游行示威,抗议政府不顾人民生活贫穷,耗资万千举办奥运会。突然,警察向示威者开了枪,学生们与军队进行了5个多小时的街垒战,大约200-300学生丧生。(via 新华)。两名黑人运动员在奥运颁奖仪式上举起戴着黑色手套的拳头低下了头,以抗议美国的种族隔离政策。这后来也成为当年的象征。

听说20年是一个轮回,果真如此?

奥运应允许多种声音存在

 via shizhao

 

 

    几天前,法国france 24电视台一名记者在facebook上给我发信,说想采访我,主要是想了解中国网民在“奥运火炬传递事件”上的看法。今天,又看到在北邮任教的师兄自由鸟关于此问题的一篇文章《奥运会应该允许多种声音,观点并存 — 已准备挨板砖》,觉得这篇文章很能代表我的意见,因此借用了他的标题。

    我对奥运的基本态度是:1,我支持北京奥运。2,奥运会不应以压制反对言论、牺牲部分人利益为代价。3,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有权表达自己观点。4,这种表达应以非暴力、和平、不侵犯他人权益为基础,任何有违这一原则的行动都应被谴责。

    今晚与一位高中同学聊天时,谈到了火炬传递,我觉得他的观点应该能代表大部分国人。以下为原话:“最近一直在关注奥运圣火的国外传递活动,有时候真的很气愤,真想去揍哪些人一顿”;“撕烂那些雪/山/狮/子/旗”; “替我们多写几句ZD的坏话 ”;“我现在极度仇恨法国和德国,法西斯有抬头的迹象 ”。

    实际上,自北京申办奥运成功之后,反对声音就不绝于耳。但要不是tibet那边发生了点事情,估计在火炬传递中遭到的问题也没那么多。

    政府应该从tibet事件以及火炬传递中吸取一些教训。1,为什么政府给了tibet那么大的扶持,却仍有那么多人不满,我们的民族政策出现了什么问题?2,为什么本来tibet事件我们占上风,却最后搞的如此被动?3,为什么中国政府的话在国外没人信,外国民众一边倒倾向dalai lama?为什么温总理的话抵不上海外留学生的一段视频?我们的外宣工作为何如此失败?

    我也看到,因为这次奥运,我们国家也出现了一些值得鼓舞的变化。例如,过去电视新闻中是不可能出现中国领导人遭抗议和藏/独之类的旗帜的,但这次刘淇在圣火点燃仪式上遭抗议,以及后来的圣火传递中的各种抗议都播了出来。至少我个人认为,这些改变是值得鼓舞的。无论如何,开放媒体报道都比封锁带来的好处要多。另外一个变化就是,国内民族主义有所抬头,这实际上完全是CNN等西方媒体在西藏问题上一边倒的报道,以及奥运火炬在国外传递过程中遭到各种破坏所带来的反作用。这个似乎没那么值得鼓舞。

延伸阅读:
为西藏问题寻找最大公约数
拉萨真相从哪里来?_长平 的博客_凤凰博报

从来就没有纯粹的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