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pril 8, 2008

幼学记事(3)

同学

我们那个小学比较小,5个年级,一共才200多人。同学基本都是本村的,极少外村。在我的同学中,包括我只有两、三人读过大学,其他人大多初、高中甚至小学毕业。现在除了我,他们大多结婚生子了。想起来,现在和我还有联系的小学同学只有一两位了。

还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也许是留级那年,和俩女生坐在一起。这俩女生是双胞胎,但长的一点都不像。她们家好像有亲戚在北京,都去过北京。有一阵她们就天天给我讲在北京的见闻,讲天安门、故宫。她们还带来在北京买的一本字典,不是新华字典,插图很多的那种。那个时候,我们能买到的只有蓝皮的新华字典,这本字典当时把我羡慕的不行。只是后来,我来到北京后,经过了曾经在脑海里遐想过无数遍的北京天安门,却没有了小时的那种憧憬。

我上大学时候,双胞胎中的姐姐谈了个对象,好像在外地当兵。当时电话还没普及,她就有时到我家给男友打电话。当然,大部分时间是她打对象的手机,然后挂了等对方打过来,我们也不会要她钱。双胞胎妹妹曾经在村小做过一段时间代课教师,后来嫁人走了。

小学时,虽然大家都还小,但已经有了男女大防的概念,课桌上的三八线划的很清楚,有的人甚至不与异性讲话,这大概算是我们那代人的共同记忆了。而我虽然当时很害羞,但由于年龄较小的缘故,还是比较受女生的照顾。五年级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男生,很大胆地与另外几个女生一起打沙包,这在当时也算是很勇敢的了。考上大学那年,我姐姐遇到了其中一位与我打沙包的女生,她还要我姐姐转告我有空去她家玩。虽然在同一个村子,但我最后还是没去。现在想来,我和这位女生自小学毕业后再也没见过面了。

我家在小学的东边,中间有十户人家,第六户人家的儿子是我小学同学,论辈分该叫我爷爷,当初关系不错。五年级时,老师让我们记日记,我还虚构了和他一起做好人好事的日记。我读高中时,他到北京蓝岛大厦做保安。当时他的父亲经常和人说起他得了保安公司的什么什么奖,颇有种炫耀的感觉。我到北京的第一年还专门去蓝岛找过他。不久后,他就回家结婚了。
当时玩的不错的还有我一个本家哥哥,也曾在北京打工过。我读大学前,还曾专门问他北京这边天气如何,有啥要注意的。记得小学时,下课后大部分人就回家玩了,也没有晚自习。但我和这位哥哥,还有上面提到的那个保安,有一阵突发奇想,在教室里点油灯上自习。虽然有的时候我们只是在闲聊,有时候跑出去瞎玩了。前几年,这位哥哥在上海打工时,大腿受伤,很久没再出去过了。

幼学记事(1)

幼学记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