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8

北京地铁10号线初体验

7月19日北京地铁10号线开通。我当天中午坐5号线-2号线到阜外医院,本来打算买药,结果医院周六下午不上班只好作罢。此时已经过了14:00十号线开通的时间,于是从阜成门登车至国贸倒10号线至呼家楼,算是赶上了。

5点多的时候,又从呼家楼坐10号线到知春路,倒13号线至五道口,参加zola同学在豆瓣上组织的聚会,直到第二天早上6点才离开。然后又坐10号线回住处。

今天上午又去阜外医院,但又吃了闭门羹,于是又坐了10号线来上班。十号线开通才3天我已经坐了4回了。

以下为感受

1,目前10号线无手机信号,希望可以尽快实现。
2,10号线新车内部有浓烈的异味,我不知是否甲醛,5号线开通时没有这种味道。听说5号线是国外产品,10号线是国产,不知是否由此产生的差距。
3,站台接近分岛式,但中间有通道,设计不大合理,空间显得太小。站内指示牌有点让人犯迷糊。

4,站台太冷,车内忽冷忽热。
5,电梯不大好。我从呼家楼出站时,电梯到中途突然停止。
6,列车在运行时,平稳度不如5号线。

记第一次泡吧

像我这种人,是不大适合去泡吧的,最多也就凑合在路边摊上叫个麻辣烫烤串席地而坐喝啤酒。

在南京的时候,去过几次酒吧。我不大喜欢那种气氛,都是一群非主流,混着疯狂的音乐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周日,一个朋友从南京过来,第二天就回去,匆忙的很。于是晚上陪他去后海一家没几个人的酒吧屋顶坐了一会。那天晚上很闷热,偶尔有风从水面吹过来,也没有多少凉意。有个mm来到屋顶推销雪茄、外烟,我买了包万宝路,然后就那么抽着聊着。

和这位朋友是在高补班认识的,一晃已经十年。毕业后,他考到了上海交大,现在南京做公务员。实际上,我们之间的记忆交集基本只停留在高补班那一年,但依然聊得让彼此都非常感慨。他上次来北京出差的时候,我也陪他在后海坐了一会。记得那是傍晚时分,后海的水面波光粼粼,让我想起初中时,父亲周日骑车送我去学校的情景。

村子后面有一条河,70年代挖掘的,我父母都曾参加挖河。初中住校,每周回家一次。周日晚上回校时,父亲便会骑着那辆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破永久吱呀吱呀地载着我经过村庄、经过河堤、经过铁路。父亲经常问的无非是成绩如何,我心不在焉的回应着,眼睛只盯着河面。阳光穿过树叶斜斜地照射在河面,一阵风吹过,粼粼的波光晃的我眼生疼。

在后海坐了不到一小时后,我们又打车去三里屯。2005年他来北京时,我就曾说要带他去三里屯见识见识。

也许是因为奥运的缘故,三里屯看上去没有传说中的热闹,我们走了一圈后到兰桂坊坐了下来。

坐在我们前面的是3男4女,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喝了有一阵了,面前放着差不多20个空酒瓶。我们喝了半打酒以后,他们还在喝,面前的酒瓶也越来越多。4个女孩还顺着歌曲的节奏,就那么在台下自顾自地跳起了舞。

他们很放松,我们也是。

这是我第一次在三里屯泡吧。

blog不死

这几日,麦田老师的”博客过时论“引发了国内blogosphere一番大讨论。一直把蚂蚁网当做blo试验田的麦老师,这番言论有点惊世骇俗,也招来许多人的批驳。

当年广播出现时,有人说报纸过时了;电视出现时,有人说电影过时了;网络出现时,又有人惊呼书籍、报纸乃至电台电视台要消亡了。可现在呢,它们都活得好好的。

麦老师的所谓”博客过时论“指的是作为载体的blog本身已经过时,人们将把SNS网站作为写作的主要场所。

说句不好听的话,什么sns对我都没吸引力, 最多加加人的时候上一下。无论开心网、海内还是5GSNS都是一群本来就熟识或久仰的ITer在那边自娱自乐而已。校内?也许好点。SNS在中国最后也不过是个拉VC的概念而已。

于我而言,SNS就好像与朋友聚会的小酒馆,但我有时可能更加喜欢独自一人,blog和SNS为什么非要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呢?

2003年,刚接触blog(博客)的我写道,博客的”这个博字还应该代表博爱,人性,关怀“。5年后,我坚持自己的看法。

blog不死。

和菜头:麦田,做三个俯卧撑先

网贝:博客绝对没有过时

魏武挥:Blog Blogger BSP 哪一个过时了?(上)

曹增辉:说说麦田的博客过时论

GLIF:无聊才逛SNS

肚破天惊:在 Blog 过时之前,SNS 未必大有所成

Sonia’s Buzz:从传播角度看麦田老师“博客过时论”

正式落草(多图)


我一直是山寨机的忠实拥护者,在我看来,山寨机代表了对强权与正统的不屑、嘲讽和挑战。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山寨机代表了中国手机的未来。我们也欣喜地看到,山寨机已经逐渐摆脱初始时单纯对名牌手机的仿造,更加有了自己的特色和独创。

公元2008年7月5日,也就是闹运年,本人在中关村鼎好大厦地下一层以550元大洋购买了一台中天767手机(应该是贴牌的/UPDATE:是金鹏手机,网上售价450),正式落草为寇。之所以买这么便宜的手机,象征大过实际意义,否则就买WM平台带GPS,WIFI等高科技含量的山寨了。

这台寨机在功能上比较一般,单卡单蓝牙,也没电视FM什么的。MTK平台的基本功能倒是都具备,什么MP3/MP4/摄像头(30万像素,有点小了,支持连拍,有多种特效,可以做网络摄像头用),还可以做U盘用,支持NES模拟游戏。由于这部手机有3个喇叭,因此声音可以说是非常震撼,但和有8个喇叭的轰天炮相比,差远了。

总体来说,这是一部中规中矩的MTK平台寨机,但按键稍为生硬,在接打电话、听歌时,电池发热较为明显,这是个不足之处。

废话不说,上图。

100_7960

100_7961

外包装。永不断电,双低音炮,变声效果,七彩按键,还有祥云火炬,山寨机一贯这么彪悍

100_7956

手机、手写笔与说明书,福娃哦。

100_7959

配件。充电器,耳机,USB线,双电。一个都不能少。

100_7957

电池只有3300毫安,不好意思,不能和9999毫安的比。

100_7982

正面。MTK标志性的触摸按钮,咦,怎么少了一个,谁吃了?

100_7947 

背面。摄像头和3个喇叭,本尊很失望,为什么不是8个喇叭的轰天炮?

Continue reading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夜阅旧时日记,发现2001-2002年我最为悲观灰暗。那个时候,对D和ZF可以说是失望之极。是时终日于各BBS妄议时政,然惴惴不安,恐被请去喝茶。今马齿徒增,年少轻狂略退,说话做事更加谨慎小心。现在已谈不上失望与否,所谓哀莫大于心死,概莫如是。

吾辈大抵也算“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耳濡目染皆“五讲四美三热爱、爱党爱国爱社会”之语,所观无非新闻联播、人民日报耳。但由于长在乡野,亲友皆为最底层之农民、民工,平日所见常与书本抵牾,难免有所质疑。90年代农村计划生育执行极为野蛮,强拆房子、强抢粮食、强行堕胎、株连父母,此类事件我都曾目睹,极为反感。

然彼时犹心存幻想:吾乡贪污腐败之风全国最烈乎?及入大学,与同窗谈及此事,方知天下乌鸦未有白者。及至2000年触网,知晓更多内情后,更加失望,此即开头所提悲观灰暗之由来。

上月黔地之民变,虽起于仓促,然一呼百应,盖民心也。官府曰“黑恶势力操纵”,岂能服众。官方之“三个俯卧撑”之说虽滑稽可笑,但我相信受害之女确为自杀,然官方封锁信息且发布会疑点甚多,不免有欲盖弥彰之惑。非独黔地,全国皆然。政府公信,已近笑谈。

本月1日,燕京刀客杨佳于沪上刀刺10警,6人毙命,网上叫好声一片。此事虽为可悲,然某些部门在人民心中形象何其恶劣可见一斑。

今日中国之局势,实外强而中干,形同累卵,有一触即发之险。

昔日读史,常叹未生于英雄之时。及今,我坚信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我等或将有幸见证打破禁锢中华民族数千年之枷锁,走上属于自己的康庄大道之时。我们失去的只是镣铐,而得到的将是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