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8

WordCamp China 2008感受

会场外

Matt Mullenweg

Wp 创始人 Matt

主持人很漂亮

漂亮的女主持,来自北外

昨天(9月20日) 在清华参加了wordcamp china 2008,以下为感受。

1,组织者效率很低下,说好8点签到,8点半开始,结果拖了一个多小时。而且现场没有插板,无线信号也非常差,失败。wordpress创始人matt在演讲时,没有翻译,大多数人英语没那么好吧?这也直接导致没什么人为matt喝彩。

2,又见到herock,lvxinxin,Src,webleon,shizhao,Awflasher, Flypig, Wangkai,hidecloud,zola,Rebecca,Clie.com.cn,Maoz等老朋友,见到了RoamlogiLemoned, Junyu等人真面目。

3, 和去年在北航举行的wordcamp beijing 相比,这次去的人还挺多,大约200多吧。

4,matt的英文演讲基本没听懂,印象比较深的是下午flypig和webleon还有izaobao彭毅的演讲, 煎蛋到最后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听说晚上不少人去了詹膑老师的奇遇咖啡,我由于肚子不舒服,早早回家了。

5,整场的亮点依然是叽歪大屏幕,但这也是把双刃剑。

5,新浪居然还为这次WordCamp制作了专题, 当然这要归功于Julien Gong了。

6,昨晚郭大虾 打电话来问我与会感受,我瞎侃了一通。今天上海也好举行WordCamp,郭大侠可能过去,希望那边一切顺利。

更多图片

http://picasaweb.google.com/chener/WordcampChina2008

淮安,迷失的都市

(淮安街头-健康西路)

从扬州到淮安居然花了4个多小时,这很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考虑到为了拉客,汽车仅在扬州市区就晃了一个小时就可以理解了。

在淮安汽车站找了辆趴活的黑车,约好10块钱到老季那里。司机是个颇有姿色的半老徐娘,人保养的很好,车保养的也很好。

如今的淮安市,以前叫做淮阴市。当时,淮阴下辖十多个县市,其中包括我县,直到1996年划出。再后来,淮阴改名叫做淮安,而原来的县级淮安市,则改叫楚州,原淮阴县改叫淮阴区。

我身份证前4位号码是3208,32代表江苏,08则正是淮阴的代码。这是淮安留在我身上最后的、也将伴随我终生的烙印。

我对淮阴的改名曾经颇多不悦:难道改了个名字,借了周恩来故乡的名号,城市就能发展起来了吗?

淮安,已经迷失了自己。

穿过车站前面那条熙攘的街道,十多分钟就到了老季任教的大学门口。还没下车,就隔着车窗看到刚刚结束监考的老季骑着电动车出现。

老季是我最好的朋友,自上次匆匆一别,已是两年光阴,他比上次又胖了许多。安顿好行李后,便和老季到附近的餐馆吃饭。觥筹交错间,不知不觉一瓶半白酒下肚,老季已经两腮酡红,而我也有些晕晕乎乎,尽管我喝的稍少。而后他便去继续监考学生补考,而我则在他的住处上网聊天。

老季的房子是他任教的大学给他住的,三室一厅,虽然比较破烂但却很敞亮。他父母目前都在南京打工,他姐姐弟弟也在那边上班。

老季的父母——我以前在博客中也曾谈及——是我非常佩服的两个人。他们只是普通的农民,但却培养了老季姐弟三个大学生,其中包括两个研究生。而他们也因此借了许多高利贷,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在MSN上和男男女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老季回来。尽管还有空床,但我还是选择和老季挤在一张床上,我们已经很久不见了。由于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基本忘记我们都聊了什么,但却记得老季告诉我,他们家的高利贷去年3月就还清了——老季家的债基本是他一个人在还。

这样的聊天很能让我想起六七年的一个夏日夜晚,那天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到老季家喝酒,我喝多了就没回家,和他还有他弟弟挤在一起。半夜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老季家年久失修的房子也开始淅淅沥沥,我们于是起床到处找盆接水。就这么折腾了半天。第二天起床发现,老季家边上的小桥已经被河水淹没了。

老季家离我家骑车只有15分钟,但自那次喝醉之后,再也没去过。实际上,他们家的房子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卖掉。某种意义上说,老季已经没有家了。

难道,我们注定要迷失在这都市中?

扬州:没落的贵族

二十四桥明月夜

瘦西湖,白塔晴云

史公祠

有关扬州的诗词能找到多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我最记得最清楚的却是小时候妈妈教唱的童谣:“小扁担,软绉绉,我挑白米上扬州”、“破不破,扬州货”。作为离扬州只有几百公里的苏北人,扬州在我心中曾是个传奇。

从苏州到扬州不过三个小时车程,在北京上班要是遇到交通高峰期的话可能也不少于这个时间。汽车行驶在润扬大桥上,从镇江到达对岸扬州也不过十多分钟。单从外表上并不能看出这两个地区有多大差别,都是满眼的绿色,几乎差不多的江南景色,尽管扬州郊区农民建的小洋楼似乎少了些。但就是这条大河,分割了江苏。

南北本来只是地理上的差别,但在江苏则另有一番含义。苏北或者江北,代表的是贫穷落后愚昧,在上海甚至是骂人话,而苏南或江南则是发达富庶浪漫的代名词。也因为这个原因,有人发明了“苏中”这个名词,专指长江北岸的扬州南通泰州,以示这些地区至少高“苏北”一等。我不知道他们看到扬州的苏北人民总医院和苏北灌溉总渠该作何感想。但从文化意义来说,扬州从来就是江南。

走在扬州街头,到处是绿树成荫,的确无愧于联合国最佳人居奖的称号。瘦西湖一副江南婉约风情,二十四桥不禁让人想起风姿绰约的玉人。扬州,总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但是,这个城市还有来自河南的民族英雄史可法,还有在“扬州十日”中几被满清军队屠戮殆尽的扬州人。

扬州曾有属于自己的繁华,虽然已经一去不复返。

今天的扬州,西边高大漂亮的京华城代表的是这个城市的现代化和对未来的憧憬。而在东关的老城区,小巷子里呛人的煤炉、天空高高飘扬的内衣裤还有业已败落的豪门宅院,代表的则是这个城市的过去和没落。

今天的扬州,只是个二线城市,这里的人们过着不紧不慢的生活,三轮车师傅看见外地游客会大声问要不要看前主席故居。

今天的扬州,更多的是藉着昔日的荣光。扬州,这个名字属于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