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September 15, 2008

淮安,迷失的都市

(淮安街头-健康西路)

从扬州到淮安居然花了4个多小时,这很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考虑到为了拉客,汽车仅在扬州市区就晃了一个小时就可以理解了。

在淮安汽车站找了辆趴活的黑车,约好10块钱到老季那里。司机是个颇有姿色的半老徐娘,人保养的很好,车保养的也很好。

如今的淮安市,以前叫做淮阴市。当时,淮阴下辖十多个县市,其中包括我县,直到1996年划出。再后来,淮阴改名叫做淮安,而原来的县级淮安市,则改叫楚州,原淮阴县改叫淮阴区。

我身份证前4位号码是3208,32代表江苏,08则正是淮阴的代码。这是淮安留在我身上最后的、也将伴随我终生的烙印。

我对淮阴的改名曾经颇多不悦:难道改了个名字,借了周恩来故乡的名号,城市就能发展起来了吗?

淮安,已经迷失了自己。

穿过车站前面那条熙攘的街道,十多分钟就到了老季任教的大学门口。还没下车,就隔着车窗看到刚刚结束监考的老季骑着电动车出现。

老季是我最好的朋友,自上次匆匆一别,已是两年光阴,他比上次又胖了许多。安顿好行李后,便和老季到附近的餐馆吃饭。觥筹交错间,不知不觉一瓶半白酒下肚,老季已经两腮酡红,而我也有些晕晕乎乎,尽管我喝的稍少。而后他便去继续监考学生补考,而我则在他的住处上网聊天。

老季的房子是他任教的大学给他住的,三室一厅,虽然比较破烂但却很敞亮。他父母目前都在南京打工,他姐姐弟弟也在那边上班。

老季的父母——我以前在博客中也曾谈及——是我非常佩服的两个人。他们只是普通的农民,但却培养了老季姐弟三个大学生,其中包括两个研究生。而他们也因此借了许多高利贷,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在MSN上和男男女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老季回来。尽管还有空床,但我还是选择和老季挤在一张床上,我们已经很久不见了。由于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基本忘记我们都聊了什么,但却记得老季告诉我,他们家的高利贷去年3月就还清了——老季家的债基本是他一个人在还。

这样的聊天很能让我想起六七年的一个夏日夜晚,那天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到老季家喝酒,我喝多了就没回家,和他还有他弟弟挤在一起。半夜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老季家年久失修的房子也开始淅淅沥沥,我们于是起床到处找盆接水。就这么折腾了半天。第二天起床发现,老季家边上的小桥已经被河水淹没了。

老季家离我家骑车只有15分钟,但自那次喝醉之后,再也没去过。实际上,他们家的房子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卖掉。某种意义上说,老季已经没有家了。

难道,我们注定要迷失在这都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