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8

悲观的人是可耻的

这几日心情颇不能平静。

冬天来了,西伯利亚的冷空气来了,华尔街更冷的空气也铺天盖地过来了。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准备过冬,大家都很怕冷。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的一些朋友最近很是抑郁,有的甚至多次跟我说想自杀。而今年的纷杂乱象,也让大家有种世界末日的错觉。

这几日不能平静的原因很多,首先大家都去广州参加中文网志年会,而我却不能去。然后又看了杨恒均的演讲稿,非常感动。昨晚仔细看了年会上安替的演讲后,知道他最喜欢西南联大时期。在为安替成长经历触动的同时,最能打动我的却是毛向辉那句“现在是最有激情的时期”。而今日看了连岳在凸凹酒吧的演讲稿后,我更加不能平静。尽管只是文字,尽管我不在现场。

我不是个非常乐观的人,也曾抑郁的想自杀。但我现在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连岳那句“在中国现阶段,悲观主义是不道德的事”说出了我的心声。

这无疑是个伟大的时代,“伟大”的意义不在于官方的各种统计数字、各种虚伪的宣传以及各种盛大的庆典中。伟大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面对一个即将到来的崭新未来,难道我们还需要什么理由证明其伟大吗?

我曾经不止一次跟朋友说,这是个产生伟大人物的时代,只要我们去努力,为什么不能是你,不能是我?

在这样一个波澜壮阔的伟大时代面前,悲观是不道德的、可耻的。

就算你是个悲观主义者,那也请把悲观留在心底!

————————————————————————————————

连岳:把悲觀留在心里 (在現階段我們說悲觀,它是一個不道德的事;只不過如果你是一個悲觀主義者,你要把這個東西放到你的心里 )

Aether:把悲观留在心里:走向成熟的中文网志年会 (在一个生命受到广泛尊重的现代社会观里,死亡才是最卑贱的选择)

Daxa:自由的公共空间,创意的万花筒 —— 2008中文网志(广州)年会随笔

中国为什么没有新闻法

新闻法讨论了20多年,为什么还是难产?两种解释:

1,贵党大佬陈云: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

2,贵党喉舌柳斌杰:美国没有《新闻法》

和菜头:处处无间

珠海!珠海!

因为一个八卦谣言的缘故,今天领导怒了,发脾气了,吓唬我们了,说再传播类似谣言重则开除了。我得承认,这个谣言虽然不是发源在我这里,但我也是有意无意曾做了传谣者的。但到现在这个程度,我还真没那么大能量。

 

有时候,我也是挺八卦的,虽然办公室的事情我总是后知后觉、无论是前单位还是现单位。例如,谁和谁谈恋爱了,我几乎要等到人家孩子生出来才知道。再比如,办公室之间谁和谁过不去,谁是谁的人,我到现在也理不清。狗屁的办公室政治,能离多远离多远。

 

不过呢,我也讨厌拉大旗装虎皮的人,一点小事也搞得跟天塌了似的。有什么JB大不了的事情,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给大家点娱乐空间还不成么?

 

再往前推两天,我TMD喝高了。大概红酒一瓶半,然后就拉着女同事不肯放手,非要跟人谈心,基本上就和一2B差不多。我基本上是不肯放过一个免费买醉的机会的。平时太过清醒,需要麻醉自己。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第一次喝醉要往前推11年,1997年2月19日,也就是邓小平去世的当天晚上。那会我读高二第二学期。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在吐得不省人事后,第二天早上就听到了学校广播低沉的哀乐。这次喝醉也是我第一次喝酒,给同学过生日。在交了10快钱份子钱之后,我们就狂喝了一通,什么高沟洋河、当时流行的太空酒,胡喝海塞了一通。气的寿星同学后来只骂我们钱没给多少,吃的倒不少。这位长的很像演员林永健的同学后来当兵了,听说考上军校做了司务长。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没犯啥男女作风问题,现在应该早升官了吧,估计肚子也大了。

 

再后来大学时候,被班上俩北方女生灌得更加不省人事,每每被同学引为笑谈。后来那俩女生一个去荷兰留学又回来了,一个去了挪威就没再回来。看来,北欧还真是好地方。

 

我没见过大海,在11月2日之前。我是不大喜欢这里的大海的,看上去呈一种黄灰色。如果在海面下行走的话,估计会吃一嘴的泥水。如果飞翔在海面,看上去会好一些。

 

 

11月9日,我离开了珠海。我终于坐过飞机了。

blogger们的聚会最精彩

 

第四届中文网志年会已经于11月15-16日成功在广州举行,我也代表火星互联网协会表示了祝贺,各位与会blogger们也写了自己的一些感受。由于费用以及时间问题,我没去本次年会,但通过twitter和zuosa以及网络视频直播,对年会进行了实时关注。并在詹膑老师的年会分会场奇遇花园咖啡进行了手机视频直播,虽然第一天只有我一个人,第二天我又因为前晚喝多了中午就走了。看了大家的推和blog以及照片,真是后悔没事先请假去广州。

我也曾参加过在上海的第一和北京第三届年会,随便谈几句感受。

1,中文网志年会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大了。这次不仅两大门户站中的新浪网易派出了报道团队,做了专题,网易还进行了视频直播,这可是以往几届年会没有的待遇。我记得第一届年会只有第一财经日报和中国新闻周刊有过简短报道,当时做视频直播的是Seehaha.com,现在这个网站大概已经不在了。和媒体关注相映成趣的是,这次年会还受到了国安部门的注意,这也是前所未有的待遇,纸老虎们还真是害怕人民的力量啊。

年会的影响越来越大,是好事,也是坏事。

2,年会关注的内容越来越多。以往几届年会被许多人诟病的是太过技术化,几乎成了技术圈的封闭性聚会。而这次年会则不同,不仅有安替、和菜头、连岳、平客、许志永、刘晓原等知名blogger、媒体人和维权律师出席或者在年会发言,也有像Punch Party这样从台湾舶来的特别节目。而讨论的内容也更加丰富多彩。而最后杨恒均老师的发言,可以视作小众的、中国的《I had a dream》,据说让在场的密探都感动鼓掌了

3,互联网改变世界,也在改变中国。不仅在改变着城市,也在改变着农村。Fenng提出的农村blogger参会,很有现实意义。

如果互联网世界不出现巴别塔,而倒退至各自为政,以至于像朝鲜光明网那样的话,我相信互联网将是中国未来变革的原动力。我是始终相信,中国未来10-20年之内将有崭新变化的。而这一切,将大部分归功于互联网。而我们的网志年会,将是先驱。

4,说说问题。据说年会现场WIFI一直很堵,场地也不算太好,以至于席地而坐不能实现。而各位blogger下榻的南亚星酒店甚至因为一群网络蝗虫的到来而瘫痪。另外,每年年会的脸孔大多是熟人,能有更多的新鲜面孔么?囧。

不知道明年年会在哪里举行,但我届时一定赶到,与各位blogger共享盛宴。

See you next year!

参考: 年会照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tags/cnbloggercon/

SB们请记住

SB们总想问,你们把自己灌醉,SB不?
SB们请记住,不是我们把自己灌醉,是这个SB的社会。
SB们总想问,你们吐得到处都是,恶心不恶心?
衣冠楚楚的SB们请记住,我们再恶心没这社会恶心。
SB们总想问,你们给自己喝醉找这么多借口,累不累?
装B的SB们请记住,我们不累就不喝这么多。
SB们总想问,到底借酒装疯有什么好?
SB们请记住,这个社会你不装疯,迟早把你逼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