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8

共和国六十年:2008年终总结

共和国六十年,亦即公元2008年,在欧美历史上为特大金融危机爆发的一年;而在中国,也发生了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也有若干为历史学家所易于忽视的事件。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但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如果将来有可能写一本回顾现在的书,我愿意以这段模仿《万历十五年》的话作为开头。

2008是个让所有人都激动的一年,几乎每天都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注定要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写下轰轰烈烈的一页,也将成为中国历史的转戾点。

首先,让我们大概回顾一下2008都发生了哪些引起大家广泛关注的事件。这其中有天灾,例如年初的南方雪灾5·12四川特大地震南方洪水,这其中唯有地震能在史书上留下一笔。也有人为,如三鹿毒奶粉西藏事件胶济铁路列车相撞事故山西溃坝等矿难、可能改变世界格局的金融危机杨佳事件贵州瓮安等地人民起义。

还有北京奥运神七飞天等在现在看来是大事,但实则其本身不会对中国未来走向产生多大影响的事件。当然,奥运对北京的影响是巨大的,至少留下了鸟巢和水立方等可供后人敬仰的建筑,而神七在中国航天事业上也是个里程碑。

至于陈冠希艳照周慧敏结婚等大家也广为关注并乐此不疲的琐碎小事,站在历史角度来看,不值一提。实际上,今年还有一些本来可以成为大事,但被冲淡了的一些事件,如阜阳儿童感染EV71肠道病毒事件,现在除了受害者家人,谁还记得?

于我而言,今年有几件事情将可能影响未来中国的发展。其中杨佳事件贵州瓮安代表着中国社会的一个走向,即以暴易暴,陷入死循环的怪圈。西藏事件的影响,则可能更大,也许是埋下了中国未来分裂的种子。

而由于当局打压关注人群仅限小众的零八宪章则代表另外一个理性的、坚持以和平非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向。而在此之外,还有一件我上面没有直接提到的事情,即在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中,出现的保卫圣火以及反CNN等事件。这件事情标志着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涨,也将在未来占据一个重要角色。

此外,还有一些在编排大事记时易为人忽略,但也将对未来产生重要影响事件。如四川地震中的NGO,网民对周久耕林嘉祥等的人肉搜索、老虎庙发起救助流民许志永探访黑监狱等等一系列事件,这也许将成为未来中国公民社会的滥觞。

至于全球金融危机,它影响的是全球格局,也许和1929大萧条一样吧。我说不清楚。

立宪还需四十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陶文钊说,中国在逐步走向民主。他说:“邓小平先生当初估计,中国可能会在2050年举行选举,这当然还只是一种估计,我们要看情况。”他说,他相信中国最终会举行自己的大选,不过这不会很快发生。

VOA:中国人对奥巴马及其政策的期望

我之伪科学观

在喜欢思考人类终究命运的aether那里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叫做《中国在世界的位置》,中心思想大概是中国不过是人类文明史中一个后来者,我们只是老以为自己是中心而已。此处不就骋姿同学这个观点发表意见,单单就他的“或许我们这些地球的生命和人类已经诞生地太晚了”发表一下我的看法。

根据我们已掌握的知识,人类所居住的地球已有46亿年历史,而我们已知的最古老的猿人化石是距今700万年前的乍得撒海尔人(Sahelanthropus tchadensis)。至于我们已知人类的文明史,最早也不过可以追溯到大概一万年前。

如果我们所掌握的地球寿命是大致可信的,而猿人化石历史也相差无几的话,我想许多人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46亿年的历史,人类产生才几百万年历史?难怪人家说,人类不过是地球历史上最后一分钟出现的。

我的宇宙观,以我朴素的、受伪科学影响的看法,那就是人类历史或者说地球的文明史,是螺旋型发展的。地球历史上,应该有许多和人类文明相似的文明出现,但最后都消亡了。

想想,如果在地球的第40亿年出现过一个文明,经过1000万年发展成熟,然后灭亡,5、6亿年后,大家认为会留下什么能让我们这些尚未开化的人类发现?而一些所谓3亿年前人类脚印化石、什么水晶头骨、什么山海经之谜周易之谜等伪科学,更给了我们更多遐想。

我一直觉得我们不过是和蚂蚁一样,所谓高低贵贱,无非浮云。我们人类会觉得那些长着翅膀能飞的蚂蚁很高贵吗?会觉得蚁后很神圣吗?比我们更高的文明,对待我们,无非和我们对待蚂蚁一样。

我们对于短短几千年前的历史,便已无法叙述清楚,甚至沦为神话传说。这就像我们个人一样,对自己的小时候的事情记不清楚,但对父母流传下来的上辈的一些传说却能耳熟能详。我想,这也许是我们许多传说的来源吧。

官做到多大比较过瘾?

原宿迁市泗阳县委书记曾鸿翔:“官要做到县委书记才过瘾!”via 光明网

    难怪没前途,就这么点志气,我呸~~~

人生最高境界:

拿沙特工资,住英国房子,用瑞典手机,戴瑞士手表,娶韩国女人,包日本二奶,做泰国按摩,开德国轿车,坐美国飞机,喝法国 红酒,吃澳洲海鲜,抽古巴雪茄,穿意大利皮鞋,玩西班牙女郎,看奥地利歌剧,买俄罗斯别墅,雇菲律宾女佣,配以色列保镖,洗土耳其桑拿,当中国干部.

做到最后一点,前面皆可实现。最后一点应该是:中国大陆干部 (网文

—————————————————————————————————————

去年我认识一个老乡,在北京做生意,大概30多岁,开着辆奥迪A6L,看上去人比较文雅,虽然长的很没文化。没问他具体多少资产,但从口气判断至少千八百万吧。他就跟我说,我觉得现在这样最好,吃穿不愁,没事自己开车出去遛遛。那些亿万富翁能有这时间和闲情吗?他说的这番话我深表赞同,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还是安贫乐道,有事没事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好了。

钱挣到千八百万看上去是比较滋润和过瘾的,官当到多大才算过瘾呢?

小时候觉得大队书记很不错,当上几年立马脱贫致富奔小康了,我几位当过农村大小干部的亲戚都根据官阶不同,翻了大小不等的身。当时觉得镇长很了不起,能管好几万人,现在想想才不过科级最多是副处级干部,北京一块砖头得砸死十几个处级。
话说由于我从小没有鸿鹄之志,长大也没有什么经世之才,当不了人民公仆,没法过过瘾啊。下辈子一定要当回县委书记!

零八随想

零捌宪章》公布了,我也签了名。现在已经有几位签名的被国宝熊猫请去喝茶了,据说贵党还准备秋后算账,你们一个一个的都逃不掉。我觉得很可笑,我只是签了个名,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甚至在网上都没什么“煽动”的言论,找我干什么,心虚?不至于吧,贵党肚量没这么小的。不过,我还是很欢迎来找我,本来想公布手机号码的,但考虑到隐私问题,给我发邮件问我要号码好了。

 

至于这份宪章本身,当然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我也只是赞同其基本观点。至于具体条款,我有一些是反对的,有一些我认为现在提出是不合时宜的。这就好像我对西方民主的态度一样。民主当然也有弊端,也有缺陷,但在当前的世界,相对其他则是更好的。西方国家民主也当然不能原封不动套用到中国,但无论是“西方民主”、“东方民主”或者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国家对普通人的尊重等基本价值都应该是一样的。比如,我国参与签署了的《世界人权宣言》。

 

有人认为签名的都只是被一些人利用谋取政治资本,当然,这是很可能的事情。不过,对于赞同或反对的事情,我是从来不屑隐瞒自己观点的,我不是贵党党员,今天也不会不说。

 

我曾被一些人称为贵党“帮闲小丑”,这么说我当然是不高兴,但我也不愿意做“斗士”或者烈士。记得何兆武先生在《上学记》中提过,贵党当年在学校发动革命时,20%的学生是积极参与的,20%是反对的,还有60%是墙头草无所谓的。历史从来都不是人民书写的。我只是个普通人,也没有做伟人或者先驱的意愿,我自觉自愿地呆在这60%里。但是,如果非要有人逼着我,我也没什么害怕的。

 

我有我的追求,很微薄地谈不上追求的追求。民主宪政选举等等这些大而泛的原则当然都是我赞同与支持的,不过我更在意个人的自由,人性的解放、思想的独立、社会的公正。罗斯福曾提出著名的四大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我想,我们可以完全实现的。

 

理想主义者,如同1949年的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是相信制度的改变能给中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的。结果是,中国后来真的很“翻天覆地”。于我而言,制度当然能解决很多问题,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例如,如果我们的宪法和法律完全贯彻的话,那也可以尽善或尽美了。

 

我曾经悲观的认为,即使中国发生制度变革,也不会有任何改变,穷的仍穷,富的还富,甚至更糟。这样的说法当然比较过激,但教育、环境、贫困等等这些问题当然不会因为制度的变革而一夜发生质变。如果要我选择的话,我更愿意从事教育事业,所谓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脑残则国脑残。

 

中国的未来,想来应该是越来越好的。但也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