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阳光总在风雨后

Sunnypku,我想这个id今天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响亮的一个名字:许志永。

知道许志永应该是从2003年3月孙志刚案起,但追溯起来更早就应该在北大未名或者一塌糊涂拜读过他的文章。再后来又有了2003年5月的孙大午案,许志永是辩护律师,我每天在YTHT追踪事件发展。

大概是2004年底——我记得应该是一塌糊涂被关闭之后了——原YTHT公民版在五道口聚会,去了很多人,我只记得有洗海、Bambi、郭玉闪和腾彪了。本来听说许志永也要去,但最后还是缘锵一面。饭毕,一干人等去了华清嘉园的阳光宪政,也就是昨天刚刚被北京民政局强行取缔的公盟前身。

这次之后,真正见到许志永便是4年之后的2008年10月,北京黑监狱。他和郭建龙被打了,我没有。

我只见过许志永有限的几次面,他甚至都不一定还记得我这个人。但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温和却坚毅、执着追求理想的人。他的“公民维权的非暴力原则”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对我而言,许志永永远是那个阳光的PKUer。

谨以此文献给公盟和amoiist。我始终相信阳光总会照耀我们。

各国互联网审查和封锁现状

题注:互联网绝对是到目前为止人类最重要的发明之一,可以说是人类建立的巴别塔。全球许多国家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网络审查、封锁以及过滤现象,无论是极权还是民主国家。solidot5月消息,Herdict根据用户递交的报告列出网络封锁最严重的五大国家:分别是:伊朗、中国、摩尔多瓦、美国和泰国。而根据金融时报2007年的报道,实施互联网审查的国家增多

PS:其实我不想写这篇文章的,但在google和baidu以“各国网络封锁现状”、“全球网络封锁现状”、“各国互联网封锁现状”为关键词都找不到比较好的文章,维基百科倒有相关条目,但也没那么清楚。所以就自己动手搜寻英文资料再翻译过来了。本文内容主要来自维基百科互联网审查英文中文条目以及个人搜集的其他资料。个人水平有限,错误在所难免。

 

800px-Internet_blackholes.svg

 

上面这张图片是无国界记者对互联网审查的评分。黑色部分(大家可以看到天朝一片黑漆漆)代表互联网黑洞(意即网络审查最严重),草绿色代表有监视,黄色代表有部分网络审查(大部分国家都是黄色),至于蓝色就说明没有网络审查(主要集中在非洲、南美,这些国家怕是互联网不发达以至于监管都无能为力。)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internet-filter

上面这张是OpenNet Initiative(ONI)开放网络促进会(哈佛大学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剑桥(Cambridge)和牛津(Oxford)共同组建的)绘制的互联网审查地图,和无国界记者略有不同。红色代表pervasive(意即互联网审查普遍存在),稍淡的红色代表Substantial(大量存在) ,砖红色就是 Nominal (微不足道),接下来粉色是Indirect(非直接),黄色代表Watchlist(观察名单)。地图上还有一大片白色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亚洲

 

亚洲是互联网封锁最为严重的地区,在无国界记者于2009年发布的12个“互联网敌人”(enemies of the Internet)中,有9个位于亚洲,分别是缅甸、中华人民共和国、伊朗、朝鲜、沙特阿拉伯、叙利亚、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而被ONI列入Pervasive 级别的12个国家中,也有8个位于亚洲,分别是伊朗、缅甸、朝鲜、 中国、叙利亚、 土库曼斯坦、 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

 

亚洲国家掀网络封锁潮

 

中国:

不赘述,参考维基百科

 

朝鲜:

 

朝鲜国内只有很小一部分人能连接国际互联网。其国内建立的光明网并不与国际互联网连接,朝鲜民众只需到各电话分局办理入网申请手续,即可免费24小时透过电话线享用无限时的上网(光明网)服务。由于朝鲜严格的信息封锁,因此不清楚其是否在光明网内部也有过滤。http://baike.baidu.com/view/157433.htm

 

韩国:

韩国是世界上首个强制推行网络实名制的国家,网民在韩国主要网站发布信息必须先接受身份验证。

 

韩国被ONI列入互联网过滤Substantial(大量存在)级别,韩国禁止公众访问同情朝鲜的“倾朝”网站,共计31个。此外,韩国还封锁未分级游戏、色情、赌博等非法网站。在搜索被认为不适合青少年的特定关键词时,网民将被要求输入身份证号验证年龄。

 

由于抵制抵制实名制,Youtube今年取消了韩国版的上传和评论功能。http://it.sohu.com/20090410/n263316283.shtml

 

日本:

2009年4月,日本通过了“不良网站对策法”,,规定手机服务商有义务提供过滤服务,促使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远离不良网站。6月30日,日本政府确定了为保护青少年免受不良信息影响的“互联网使用基本计划”。日本政府提供免费过滤软件“FILTERing”,但不强制使用。

http://news.sina.com.cn/o/2009-07-03/164815894686s.shtml

 

 

越南:

越南政府对网络有大规模审查和封锁,网络警察对网吧进行监控,多名互联网异议人士因为呼吁民主被投入监狱。

 

据BBC网站2008年12月报道,越南政府开始加强对博客的限制和监控,以净化网络语言。报道称,越南电讯传播部草拟了新标准,要求ISP每6个月向政府报告并提供可疑博客的信息。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煽动暴力或泄露国家机密的文章将会被禁止。

 

缅甸:

 

在缅甸,互联网受到严格控制,上网费用异常昂贵、网速也较慢。包括美国Fortinet公司在内向缅甸提供了互联网过滤软件系统。凤凰周刊2006年底报道说,ONI的报告显示,缅甸军政府的网络审查水平目前居于世界前列。在缅甸,一些国外的电子邮件服务提供商,如雅虎和Hotmail等,长期被列为封锁对象。

无国界记者称,在缅甸仅仅上网本身就可能被视作异议行为。根据Electronic Act (电子法),上网者必须得到官方许可,否则最高处罚可能是入狱15年,并被视作危害国家安全、民族团结、文化、国家经济和法律法规。2007年,缅甸僧侣通过互联网发起“藏红花革命”时,政府切断了互联网连接。

全球互联网管制最严厉国家之缅甸  缅甸仰光互联网瘫痪多家报纸停刊

 

 

泰国:

 

今年1月, 泰国政府宣布封锁2300家涉嫌冒犯泰国国王的网站,并且正在等待法院批准对另外400家网站进行限制。

 

此外,因播放侮辱国王的视频,Youtube遭泰国政府封杀。

Continue reading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

“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清代孔尚任《桃花扇》

上海13层在建住宅楼倒塌事故告诉我们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如果根基腐朽了,外表再华丽,声势再浩大,也免不了垮台的命运。

西安宏图星城楼盘10楼的故事也告诉我们,有时候再宏伟的大厦,也可能只是纸糊的。

忽剌剌我见他起高台,整日里我见他自吹嘘。忽剌剌我见他大厦将倾倒,昏惨惨我见众人各自飞。

–迟到的后记。

你不配

历史上你无处不在:焚书坑儒、东厂西厂、文字狱、盖世太保、克格勃、真理部。现实中你很强大,你有武器和爪牙,还占据这世界上的许多个国家。

 

你可以随意逮捕乃至处死异己,几乎没有人不怕你。你杀害了真理,传播着谎言和谬误,愚弄着百姓,欺骗着大众。我没有你那么强大的力量,我只有勇气和良知。

 

但是,你不配成为我的对手或敌人,我对历史垃圾堆里的废物毫无兴趣。我懒得理睬已经或即将消失在历史中东西,那只会侮辱我自己。

 

我对涤荡在激流中的沉渣烂滓不感兴趣,我对垂暮的夕阳不感兴趣,我对臭不可闻的腐水不感兴趣,我对朽烂的树根不感兴趣,我对你不感兴趣。

 

守着你的腐鼠,好好过剩下的每一天。

 

2009匿名网民宣言

一切其实才刚刚开始

在外国政府、跨国企业以及屁民的强大压力下,绿坝娘终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虽然官方措辞依然不服软,称只是由于“一些企业提出工作量大、时间仓促、准备不足”可以“推迟预装”,而且绿坝娘得到了“众多计算机厂商的支持”,并且将“继续在用于中小学校、网吧等公共场所的计算机上安装过滤软件”。实际上,这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绿坝娘基本已经衣衫脱尽。

 

但可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屁民的胜利了,一切其实才刚刚开始,万里长征才走出第一步。

 

转载一则新闻,这不是闹着玩的。

200906272048chin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