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September 21, 2009

人生如寄

晚上翻阅高中毕业纪念册,彼时同窗给我贴上最多是“聪明”、“活泼”、“调皮”等诸如此类的标签。其时,我的确是个很调皮没长大的小孩。直至大学毕业后若干年,与昔日同学网上聊天时,仍被这些标签牢牢困住,似乎我的长大于他们而言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十余年已如白驹过隙。所谓聪明活泼似泥牛入海,再也寻不着半点痕迹。尘世间许多烦恼已消磨掉我许多精力,以及本就稀疏的头发。老友笑言,太过聪明故。

 

虽然,孩提至今未曾改变的是浑不在乎的天性。小时候无非青春期的反叛、天不怕地不怕,现时而言则是不在乎金钱的多寡,利益的得失以及面对强权的不愿妥协。或曰,非不在乎,实囊中空空、无所可失也。

 

京城近秋,夜间已觉凉气袭人。偶尔回首,颇多慨叹。最近意欲另谋出路,但囿于经济大势,似成难题。离职之念,已一年有余,本欲六月挥别,后又定于八月。孰料其间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遂放弃先离职再谋职之想法。

 

曾有友人困于感情及工作难题求解于我。语彼曰,宇宙苍茫繁星不知几许,世间熙攘往来之客不知几多,何愁也?彼以我玩笑语,嗤笑之。

 

人生如寄,多忧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