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代沟、韩寒以及其他

1,代沟。代沟的产生,无非是不同年龄段对彼此爱好、习惯、群体思维等不了解而造成的。这不了解,既有客观因素,例如老年人对高科技的不掌握和恐惧;也有主观因素,比如不愿意,比如我现在就不愿去关注90后喜欢什么歌星。在我看来,这不愿意至少有一些是由嫉妒产生的:当看到年龄比自己小的人取得更大成就时,心中有种不忿,伪装成不屑。对年轻一代人偶像的不忿或者不屑,自然会与年轻一代产生代沟。

2,韩寒。韩寒其实和代沟无关,但和嫉妒有关。韩寒比我小一岁,他出名时候,我正在上大一。当时我记得有不少人很不屑韩寒,好像都是同龄人。这其中至少有很大一部分是嫉妒因素在作怪,包括我在内当时,年少轻狂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也很牛。《三重门》出版时,隔壁宿舍人买来看了,我顺便扫了一下,现在只记得主人公去周庄游玩。

而如今,韩寒已经成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我对他是越来越尊敬了。

3,其他。忘了今天谁在推特上说,之所以笔耕不辍,是因为如果我们不写,谬论就会越来越横行(大意)。

韩寒在上海世博论坛演讲:我是个乡下人,城市让生活更糟糕

奥巴马上海演讲谈twitter/GFW和信息自由

来自新华网文字直播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obama/wzzb.htm

[奥巴马]好吧,我现在请我的洪大使,现在有一个网民通过我们使馆网站提了一个问题。[ 11-16 13:46]

[洪博培代网民提问]第一,有这么多互联网使用者的国家,有6000万写博客的人,你知道防火墙的事情吗?第二,我们是不是应该自由的使用TWITTER?[ 11-16 13:46]

[奥巴马]首先让我说,我从来没有使用过TWITTER。我注意到一些年轻人,他们一直很忙,有各种各样的电子器材,很笨重。但是我还是非常相信技术的作用,非常重视开放性。在信息流动方面,我认为越是能够自由的信息流通,社会就变得越强,因为这样子,世界各地的公民能让自己的政府负责,有一个问责制度,他们自己会思考,这样会有新的想法,鼓励创造性。所以我一直是坚定的支持互联网开放的使用,我是非常支持不审查内容,在美国我过去谈过,这是我们的一个传统,我也认识到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传统,但是我可以告诉各位,在美国,我们有没有受限制的使用互联网的机会,这是我们力量的来源,也应该受到鼓励的。[ 11-16 13:47]

[奥巴马]但是我也应该很诚实的告诉各位,作为美国总统,有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信息不是那么自由的流通,因为这样我就不需要听到人们在批评我,我认为很自然的。[ 11-16 13:48]

[奥巴马]在人处于一个实力地位的时候就会想到,你为什么这样说我,你这样说是很不负责的。可是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因为在美国信息是自由的,因为在美国有很多人批评我说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我还是认为,这样才会使得我们的民族制度变得更强,使我变成一个更好的领导人,因为它迫使我听到一些我不愿意听到的意见,也迫使我审查我正在做的事情,每天都要审查,要看我是不是真的为美国人民做我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所以我认为互联网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更强的工具,可以让公民来参与。[ 11-16 13:49]

[奥巴马]实际上,我这次胜选,当了总统的一个原因之一我们能够动员很多年轻人,通过互联网来动员。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我会赢,因为我们不是得到最富裕的支持者、政治上最有权利的人支持我们,可是人们通过互联网看到我们竞选,他们开始感到很兴奋,他们就组织起来成立一些竞选的活动、事件和集会,结果就产生了这些从下往上的一种行动,使我们很成功。[ 11-16 13:50]

[奥巴马]这不仅在政府和政治,在企业界一样。像Google这种公司,不到20年前,它只是两个年龄跟你们差不多一样的人创业,本来是科学的实验,后来因为互联网,他们能够创造一个产业,这个产业使得全世界各地的商业发生一场革命。[ 11-16 13:51]

[奥巴马]所以要不是有很自由的开放性,就像互联网所提供的开放性,那Google不会存在,所以我很支持一个做法,就是不要限制互联网的使用、接触或者像 TWITTER这种信息技术,越开放越能够沟通,使全世界联系在一起。像我的两个女儿玛丽亚和娜塔莎,一个是11岁,一个是8岁,在她们的房间可以上网,通过互联网可以达到世界任何地方,可以学到她们想学的内容,这是她们巨大的力量,她们拥有这种力量,也有利于促进相互理解。[ 11-16 13:52]

[奥巴马]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技术也有负面,恐怖分子也可以通过互联网做一些以前他们做不到的事情,有一些极端分子也可以动员。当然开放性肯定要付出某种代价,这是不能否认的。可是我想好的远远多于坏的,所以还是保持开放是好的,这是我很高兴互联网也作为这个论坛的一部分。最后两个问题。[ 11-16 13:52]

NHK中国国庆献礼片

判断一个人,大抵是看他说过什么,最主要还是看他做过什么。过去犯错不要紧,现在诚心实意改了也可以谅解。但要是虚与委蛇,说一套做一套,那这样的人想必是不可信的。而如果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且死不悔改那大概更不是什么好人。不管改还是不改,对于他犯过的错,我们都要真实面对。

这是我关于如何判断人的想法。

对于一个政权,我想这套方法也大抵适用。

日本NHK和铁木真电视公司在贵国60周年国庆之时,寻访历史亲历者,制作了题为《老百姓话说建国60年》的两集纪录片,10月13日和14日播出。看多了歌功颂德的献礼,也看看真实历史的献礼吧。

ED2K下载地址: (使用emule软件可下载或者最新QQ旋风)

字幕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