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February 2, 2010

“50后”的童年记忆(1):三年“自然灾害”时期

题注:前一阵回家,把以前用的旧T40笔记本送给父亲,看得出他很高兴。父亲又自己联系电信局装了宽带,据说我家还是村里第三家通宽带的。老早就跟父亲说,写点东西回忆一下当初,以免我们这些后辈忘记了历史。下面就是我父亲写的一点东西,不可避免的带有他这代人的思维。他只有QQ空间,不知道为什么查看还需要登陆QQ,于是我代发上来。

每个人都有童年回忆,有的是辛酸的,也有的是甜蜜的。说甜蜜,我的孙辈那才叫甜哪,蜜啊!身上穿的是名牌,几十,几百的出,家长眉头皱都不皱。吃的就更不用说了,还要外带各种营养品。听说城里人还专门请专家制定食谱呢!玩的,有的地上跑的,有的天上飞的,还有的开发智力的—-应有尽有……有人把当今小孩比作皇帝、公主,而皇帝、公主又怎能比得了呢!

50后的我们呢?就说我吧,五三年出生在苏北一个偏远的小村子里,也就是生长在“百废待兴”,却“屋漏偏逢连阴雨”的年代。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穿的是什么?是父母、哥姐穿过的各种碎布缝制的衣裤,“两人穿一条裤子”是说两人暗地串通一气而言行一致,但在我们的那个年代,确确实实存在,夫妻双方有一个外出就必须有一个在家蹲着,可想而知,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说到吃,讲个故事给各位听听就知道了。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吧,母亲给了我一个外皮是山芋面,里面是野菜的窝窝头。我到邻居表婶家串门,这个表婶常年多病,家中生活也许比我家好点吧,她正在家中烙玉米煎饼,我,就是我,眼睛紧紧地盯着那黄灿灿的玉米饼,那个馋啊!“想吃?用窝窝头换”,表婶望着我的窝窝头说。我又怎能禁受得住那黄灿灿的玉米饼的诱惑呢?换了 ,煎饼吃在嘴里那个香啊……回家后,母亲追问那窝窝头哪去了,我说了实情,就被母亲狠狠的打了一顿。列位!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窝窝头是我一天的口粮啊!在那个年代,吃什么都有,你们听说过吃“浮肿”吗?那是我们的父辈因为吃野菜而引起脸肿得像年画上“判官”一样,因此,大队给他们开了“小灶”,也就是去吃带有粮食的饭。

再说玩吧,家庭条件好的,还能买个“花棒”,一种用木头制成的,里面放些石子,摇起来咚咚响的玩具。还有“货郎”挑卖的用泥 制成的 吹机 ,吹起来“叽叽”响。其他的,那只有我们小伙伴自己找乐子了,跳绳,摔跤,下泥棋……玩到兴致时,嘴里还哼着不知谁编的词,“苏联老大哥,给双破毛窝(芦花缨编成的鞋),破不破,扬州货,光看不值钱,还能穿二年。”还有说:“沭阳大改变,秃子头上安电线,巴掌一拍就来电”……

我们这代人,就这么熬着,熬了一年又一年,熬过了“三年自然灾害”,熬过了“动乱年代”,终于熬到了今天的“天堂”生活,作为我,满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