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March 7, 2010

父亲的回忆(6):一夜之间办起“大食堂”

吃“大食堂”的那会儿【一】

一夜之间办起了“大食堂”

一九五八年,全国刮起了“共产风”. 从那时候起,我们这个偏远的小村子就再也没有平静过。话说,当时人民公社下辖生产大队,生产大队下辖生产小队,我们这个村的生产大队叫“长荣大队”,也不知是哪位领导给起的名字,我揣摩着“长荣”有可能是“长久繁荣”的意思吧。“长荣”大队部就设在我们村,有十三个小队,十个自然村,近三千人,如果以我们村为直径,画一个不规则的半圆的话,其余的自然村就在这个半圆的弧线上,最远的有三里余,近的有一里之遥,大队支部书记名字叫庄长山,是一个“铁杆”的共产党干部,曾参加过解放战争,解放后曾留在山东某地做一个不小的官,因其妻子死缠硬拉,硬是逼他辞了官,回乡务了农。

话说在五八年的下半年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在大队部一个四间泥坯草房的窗户里透出了隐隐的煤油灯光,灯光下坐满了开会的大小队干部,村支书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办大食堂,必须保证明天早上社员要吃上饭。那时候,办任何事情是不打折扣的,没有过夜的事,真可谓“雷厉风行”,具体事项:以两个生产队为一个单位,远处的自然村搬到村部所在地居住,把住户的粮食和有关炊具全部集中到大食堂。

说干就干,一夜之间,真的就把以上事情做完了,一夜之间,真的把大食堂办起来了。据当年当过生产队长我叫他表哥的人回忆:那一夜,大小队干部都没有睡觉,生产队的社员自然也就没有睡觉时间,我们这个食堂有两个生产小队合并而成,人口近三百余人,一夜之间,收缴粮食的收缴粮食,支灶的支灶,支磨的支磨,浸泡粮食的浸泡粮食,烙饼的烙饼……至第二天的早晨,八、九点吧,大功告成,那个早晨,吃的是玉米煎饼,外加一些小菜,管饱。每个社员都有秩序的排队打饭,从第一个领到饭的到最后一个领到饭的要差三个小时有余……

闲话少说,话说没过几天,人民公社召开了“万人’’大会,目的就是庆祝各大队办食堂庆功会,或叫“总结会”,据当年当过大队干部的回忆;每个大队的男女老少都去了,家里只剩下“老弱病残”和不能走路的孩子,说叫“万人”大会,可能有两三万之众吧,真是人山人海,开完了大会,公社食堂准备了便宴,吃的是白米饭,喝的是白酒,还有猪肉其他菜等,管足。那天几万人在一起开饭,那个热闹场景,简直无法找到适当的形容词来形容,就说是能喝酒的,也不下万人,划拳行令的,猜数的,怪招百出……如果按十人计出一个醉汉,至少有两、三千个醉鬼。个个都喝得东倒西歪,喝得天昏地暗,满嘴说着酒话,洋相百出……

就这样大食堂一夜之间办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