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March 9, 2010

父亲的回忆(8):除四害之打麻雀、捉老鼠、赶蚂蚱

吃大食堂哪会儿【三】

打麻雀、捉老鼠、赶蚂蚱

在吃大食堂那会儿,中央有一个除“四害”的号召,那时候真是全国动员,全民参与。话说大队干部在会上布置了任务:实行对四害中的“两害”:麻雀和老鼠外加蚂蚱实行“围剿”。首先拿麻雀开刀,全大队男女老少齐上阵,有锣的打锣,有鼓的敲鼓,有棍棒的拿棍棒,几样没有的地面上的坷垃头就是武器,田边的、树底的,只要有麻雀能落脚的地方,就有人把守,哪还有麻雀落脚的地方,麻雀也打了不少,其余的鸟类倒也成了“惊弓之鸟”,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无辜”。

捉老鼠,大队设了一个奖,交老鼠尾巴,根据尾巴的多少,给一定的奖励。那时候社员们个个奋勇争先,有的用老鼠夹子,还有的用一种木制的中空的长方体漏筒,老鼠进去就出不来,真可谓“瓮中捉鳖”,男女老少齐上阵,都在遍地掏老鼠洞,真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社员们的积极性可高呢。

再说赶蚂蚱,若干人围住一块地,地的中间放上草垛,用长长的竹竿把蚂蚱赶往草垛上,然后用火焚之。听说也就是在五五、五六年吧,我们村曾从西南方向往东北方向闹过一次蝗灾,那蝗虫遍地都是,足足有一尺多深,铺天盖地往东北方向蹦,蝗虫所过之处,一片绿油油地庄稼变成光秃秃的空地,一棵参天大树也变成了干枝。

打麻雀、捉老鼠、赶蚂蚱,虽然没有改变那时候人们挨饿的境况,倒也确确实实深得民心,虽然没有使它们绝迹,但从此它们再也成不了气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