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10):1961年,村里饿死人

吃大食堂那会儿

到 了六一年,大食堂已经办了三个年头,那一年也是最惨的一年。人们生活极端困难,举个例子吧,有一回大队来了位“光头县长”,姓啥名谁也没有人知道,但头上 没毛的特征人们倒还记得,所以都管他叫“光头县长”。

据当年当过大队干部的回忆:光头县长来了,大队干部都犯了愁,这样的大干部怎么招待哦?要啥没啥,实在也拿不出好的东西来招待,最后形成统一意见,吃“青浆”饭(就是玉米面和野菜混合做成的饭),还外加胡萝卜熬制成的糖来招待县长。也许有人看到这里绝 对不会相信,怎么可能呢,就是真的是这样,难道那位干部能吃这饭吗?疑问却也多多。可这确确实实是事实,食堂确实也拿不出来比这好的东西来招待。列位,那位县长不但吃了,吃在嘴里还连连夸好吃呢,现在想来,那位县长是了解当地的情况的,不然,他也不会连连说好吃,也许是真的好吃吧,也许是另有一种滋味吧……总之,那碗“青浆”饭却也被那位县长吃了个精光,这也是事实。

县长走了不知有多少时日,也许几个月吧,我们大队有很多人因吃野菜中毒,脸都肿起来了。倪姓有位老太,因心疼儿孙,把自己的那口饭省给他们,自己却饿死了。这位伟大的母亲,那种护犊之情,确实令人感动。

从此后,大食堂烟囱冒的烟,再也没人注意了,号筒喊领饭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大食堂”轰轰烈烈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匆匆几年就这样“寿终正寝”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