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12):我在吃“大食堂”那会儿

吃“大食堂”那会儿

我在吃“大食堂”那会儿

吃大食堂那会儿,我已经七、八岁了,应该是上学的年纪,那时一日两餐都无处着落(我们这个地方一天只吃两顿),上学的事也就不在父母考虑范围了。说实话,那时我都七、八岁了还不会数数,从一到九还顺利,遇到整十整百九就是转不过弯来,二十九就不知道奔三十,我的小姑和姐姐笑我笨、蠢才、丢人……当时讥笑我的情景至今我还历历在目,那时急得我抓耳挠腮,就是数不对,直到我十一岁进了学堂才解决了数数的问题。

话说,到了六零年吧,那时人们的生活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况,不过我们还是“无忧无虑”,饿了只知道向父母要吃要喝,那时又有几个能了解父母心中的辛酸。那个时候食堂的粮食也快要用尽了,生产队就号召社员们到野地里去挖野菜来弥补粮食的不足,我也随着父母满地的跑,遇到好的野菜,父母亲就硬逼我咽下去,所谓好的野菜也就是不带针状、少一点苦味,吃在嘴里容易下咽的哪一种。

再说,有一回父亲从食堂打饭回来,气得连话也说不完整,气的骂爹骂娘……我们都吓得躲的远远的。原因是,生产队规定,参加劳动的方可领饭,不参加劳动的自然也就没饭领,大食堂初那种放开肚皮管饱的时期再也没有了。那时,我奶奶已经七十多岁了,无劳动能力,自然也就领不到饭,我父亲那还能不着急,就搀着我奶奶到大队去评理。大队干部说,别人就是喝稀的,她老人家也要吃干的,语言也相当严厉。后来我才知道,我的叔叔是解放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奶奶是烈属,哪还有不给吃的道理,只要有奶奶吃的,自然我的生活就要好一点,这些也都是题外话。

那时候,我母亲也会经常到食堂去帮忙,我饿了就想到去妈妈那儿求助,那时候煮饭烧的是各种杂草,烧的灰就堆在近处,如果要想走近路就必须从灰堆边缘跨过去,那个青灰堆长约十米,高约二米,宽约三米,边缘有一尺深,看着明明是一堆死灰,有岂知死灰下还有暗火,我一个小孩又怎能知道其中的厉害,就从一尺深的青灰堆跑过去,没想到烧得我直跳,烧得我急忙把鞋脱掉,再看我的芦花编织的鞋也烧的面目全非。这还小事,我的脚到膝盖很多部位顿时起了大泡小泡的……疼得我“鬼哭狼嚎”,疼得我母亲也直淌眼泪,没想到一堆“死灰”把我烧到床上,使我足足有一个星期才能下地活动。

儿时的记忆,每每想起来总感觉到鼻子有点酸酸的。

4 responses to “父亲的回忆(12):我在吃“大食堂”那会儿

  1. Pingback: doubleaf chen

  2. Pingback: 陈双叶

  3. Pingback: 父亲的回忆(46):我的母亲 | 雙葉-維艱維難

  4. Pingback: 父亲的回忆(46):我的母亲 | 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