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铝管牙膏

挂了电话后,便去刷牙。香皂边上有两支牙膏,一支是刚用不久的云南白药,售价20多元;另外一支是已经快用完的被挤得皱皱巴巴的高露洁,大概五六块钱。

这支高露洁已经扔在那有半个月,却一直没舍得扔进垃圾筐。于是拿起打算用完。塑料的管子,刚从底部开始挤起,松手便充满了空气,又迅速的鼓胀起来。于是,突然想起小时候用的铝管牙膏。

那个时候的牙膏,最常见的是黄色的中华和蓝色的利民。前者今天已经被外资收购,虽然还在继续生产,但却已没有铝管牙膏卖。后者是地方品牌,我近年回家的时候却没有再见到,不知道是否已经倒闭。

记得小时候,父亲总是教导我,牙膏一定要用完,别看它瘪了其实还是有牙膏的。于是他亲自拿起黄色的中华或者蓝色的利民,从底部仔细挤起。我看着那层已经沟壑纵横的铝皮被父亲的双手仔细抹平,即使松手也不会鼓起,直到最后挤出白色的牙膏。用完的牙膏皮也不会就这么扔了,小孩子留着自己玩或者把头部剪下来,和墨水瓶一起做成油灯。

小时候没吃过大白兔奶糖,但却对小白兔牙膏记忆犹新。那个时候,电视总是播放一个广告,那就是小白兔儿童牙膏。我在心中默默地想,为什么我是儿童却不能用小白兔儿童牙膏呢?直到后来上了初中,有了零花钱,才第一次买了一管铝皮装的小白兔牙膏。记忆中,好像价格是一块多,比中华和利民都贵。

再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铝管牙膏从市面消失,我们身边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廉价的不易损坏的塑料。而我小时候亲手制作的那盏油灯,也不知去向。

Herbie Hancock 北京演出小记

5月11日,12次格莱美获奖者、美国爵士乐传奇人物赫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举行演出。和汉考克先生一同演出的还有爵士乐天后级人物/2次格莱美得主Dee Dee Bridgewater以及Thelonious Monk Institute of Jazz(萨朗纽斯.蒙克爵士乐演奏学院 )的学生。

11日上午,赫比·汉考克先生和Bridgewater女士在万豪酒店接受中国日报网站记者采访。两位大师都很和蔼可亲,也很善谈,谈了自己对中国和上海世博会的看法。萨朗纽斯.蒙克爵士乐演奏学院院长Tom Carter和小号手billy buss也分别接受了采访。

下午,汉考克先生一行前往中山公园,进行彩排。3点左右,cctv-9主持人季小军采访了汉考克。汉考克先生说,用什么音乐工具并不重要,因为做音乐的不是工具,甚至不是人的大脑,而是心灵的感受,心的沟通。来自季小军的微博

晚上7点半,汉考克音乐会正式开始。我在入场时,看到了崔健跑来跑去,不知道在忙什么。退场时,看到了成方圆。当然最重要的是,柴静坐我边上。其实。。。她的票是我给的。

总体而言,这次演出非常成功,掌声不断。最后结束时,在现场观众的强烈掌声要求下,汉考克等人又返场演出。

希望以后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可以欣赏到世界级大师的演出。

以下图片来自美国驻华使馆flickr

接受央视采访
cctv-9主持人季小军采访汉考克

接受中国日报网站采访
汉考克接受中国日报网站采访

演出现场

演出现场

Dee Dee Bridgewater在演唱,汉考克在弹奏钢琴

Dee Dee Bridgewater在演唱,汉考克在弹奏钢琴


演出现场

Dee Dee Bridgewater深情演唱

web2.0世博:努力影响去不了现场的人

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陈二
2010年05月10日17:59

http://cul.sohu.com/20100510/n272033969.shtml

  世博已经开幕十天,数以百万计的游客到现场参观了世博会。可即使按预期,6个月的展览时间能吸引7000万的游客,对照中国13亿的人口来讲,也仅仅是1/20,更不用说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了。如何影响那些没法到现场观看的人。或者说,影响那些大多数的,去不到现场的人,才能让世博真正起到它影响世人,引领潮流和未来趋势的作用。所以,媒体,尤其是以微博、社交网站为主的新媒体的介入,是上海世博游乐区别于以往任意一届世博的独特风貌。而各国家馆也在网络上极尽所能,展开“社会化媒体大战”。

  从目前来看,运用社会化媒体宣传自身最好的当属美国馆。点击进入世博美国馆官方网站,只见下方满满一串链接,分别是flickr、twitter、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开心网、优酷,可谓在保持国际化的同时,还极具中国特色。实际上,除了列出的链接外,美国馆还在搜狐微博和网易微博也都有帐号,内容与twitter同步更新。

  截至5日晚上8点,美国馆在twitter的帐号已有1159名跟随者(follower),它也跟随了1156人。更为难得的是,与许多企业推特帐号只冷冰冰的发布消息不同,美国馆还与网友展开积极的互动,其最新的10条消息有5条都是在回答网友的疑问。但在国内微博上,美国馆的表现则欠佳,未见与网友互动。与此同时,拥有近4000名follower的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新闻文化处(GZPAS)也在推特上为美国馆摇旗呐喊,不断转发美国馆的消息。

  除此之外,美国馆官网还通过flickr更新展馆图片,其blog甚至还启用了topsy网站插件,可以通过它即时了解博客文章被锐推(Retweet,即在twitter上被转发)的次数。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美国馆对社会化媒体的重视程度,此举也加深了普通中国民众对美国馆的亲切感。

  美国馆重视社会化媒体毫不奇怪。奥巴马能在2008年大选中获胜,包括twitter、facebook在内的社会化媒体功不可没,他甚至因此被冠以“web2.0总统”的称号。奥巴马上台后,更是积极推动政府各部门拥抱社会化媒体。

  除了美国馆外,英国馆在社会化媒体上的应用也毫不逊色。和美国馆不同的是,英国馆并没有单独注册微博帐号,而是利用了英国使馆文化教育处的已有资源。借助官方V字认证的优势,英国使馆文化处在某微博的帐号已有7000多名“粉丝”,在数量上一下就把美国馆比了下去。英国馆在微博上图文并茂,并善于利用名人优势:其最新一条世博的文章发布于10日下午14:29分,内容是译言网上关于世博历史的一段翻译。在豆瓣一贯活跃的英国使馆文化处也积极参与宣传英国馆:其发布的最近一个活动是5月18日在广州的一个沙龙,名字也很有意思“社会创新沙龙:社会进步是靠不讲理的人推动的?”。

  除了美国和英国外,俄罗斯馆、智利馆、欧盟比利时馆等也都不同程度在推特等社会化媒体推广自己。至于中国馆,我在网上看到去年9月的一条新闻《首届上海网络文化高峰论坛在沪举行》称,本届论坛以“社会化媒体与世博机遇”为主题,认为要充分认识社会化媒体和上海世博会是推动本市网络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两大机遇。但遗憾的是,截至目前,除了在推特上有一个山寨恶搞版的中国馆帐号外,我还没有发现中国馆的任何社会化媒体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