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12, 2010

父亲的回忆(16): 告别了“黑暗”

告别了“黑暗”

儿时,到了盛夏,晚上,我们一家人全在露天院里乘凉,兄妹几个依偎在父母身旁,一边享受着父母紧一扇慢一扇扇来的凉风。一边数着天上的星星,偶尔瞧见不时有一两颗流星拽着长长的尾巴滑向那天边尽头,流星过处,顿时湛蓝的天空亮了许多。不知在什么时候,我发现了我家的东南方向有一片亮光,就用手指着那片亮光问父亲: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县城”。父亲回答。那儿又哪来的亮光?父亲又说,“那是电灯光”。什么是电灯光?父亲不耐烦的说,“电灯发出的光,小孩子哪有那么多的话”。我也只好默默无语,心中揣摩着那电灯是什么样子,就这样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

有一回,父亲带我到大队部去玩,那大队部可宽敞亮堂多了,砖包门,瓦盖脊,红草缮顶,还有直到窗台的墙砖,不知比我们民房要好多少倍,可把我羡慕死了。仰头一观,只见那东山墙上挂着有两个直径六、七厘米,长约十二、三厘米的圆柱形东西。就好奇的追问父亲:那是什么?父亲说,那是电池。接着父亲又顺手又指着桌子上的电话机说,那是电话。我朦朦胧胧、似懂非懂,嘴里只有嗯嗯的份。随着又听到悦耳的女音歌声,可当时屋里只有几个人,更没有张嘴唱歌的人,可把我迷糊住了,我就悄悄地,顺着那墙根来回转了好几趟,就是不见那唱歌之人……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增多,渐渐才知道,那墙上挂的是用于通话的五号蓄电池,那个声音是从小喇叭里传出来的。现在说来倒有点不好意思的。

那个时候的电话线是用两根没有绝缘布包装的铅条,电话桩高度不到二米,正好从我家的小园田边通过,那小园田四周是人工垄起的卧着的半圆柱泥坯,上面插上篱笆,用于防范牲口糟蹋蔬菜。有一次,我和我的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堂哥在放风筝,不小心把风筝挂在了电话线了,于是我们就找来长长的木棍,我用木棍把电线压得低低的,我的堂哥趴在那篱笆上,一手拿着那电话线,一手去拽那风筝,就在这时,我的堂哥鬼嚎:电着了,电着了!我抬头一看,我的堂哥一只手刚刚从一根铅条上挪开,另一只手又钉在另一根电话线上,就这样来来回回数次……好像手中捧着滚烫的山芋——舍不得丢掉,只能来回换手了,急得我慌忙上前帮忙,可我也依样画葫芦,有样学样,堂哥的所有的动作一样不落地照样做了。好在也不过数分钟,我们才从电话线上滑落下来,现在想来,那时我们两人的遭遇,可能正巧遇到互打电话产生电流把我们给电着了,好在有惊无险,不过,从此再也不敢碰那电话线了。

真正见到电灯时,我也是一个初中生(17岁)了,和我一起读书的农村学生,见到那全是砖头垒起的高大明亮的教室,还有那路两边的有好几尺粗的法国梧桐树……新奇,新奇的晚上都要失眠。又一次,我的同村学友庄为言,爬在那足有二米高的双人床上,好奇的瞅着被摘下电灯泡里面的那两个铜制正、负极,用那长长的指甲轻轻地朝那铜的上碰……扑咚一声,从那双人床上摔在那砖头铺的地面上,摔得鼻青脸准……之后,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说他命大,幸好那正、负没有齐碰上,碰上了还想命?

土地到户后,八六年左右,全村按人头集资,通过我们村在徐州工作的一个老乡,买了一台被人更新的变压器,大队专门请了厨师,招待那些安装人员,历经月余大功告成,从此,几千年就这样生活的人们,永远告别了“黑暗”,迎来了永久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