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13, 2010

父亲的回忆(17):颤悠的独木桥

颤悠的独木桥
我们村有个独孔水泥小桥,桥上刻着“新建桥”,建于一九七五年九月“字样”,在七五年之前,就在这块原址上,它可是一个独木桥,那个独木桥是由两块木板搭建而成的,板宽约一尺许,中间有个木架支称,桥身长约六、七米,桥的中间凸起部分离水面约三米。

这个独木桥是是南北来往的主要交通要道,每到逢集时,那南来北往之人滔滔不绝,用万人过“独木桥”有点夸大其词了,在那交通不发达的年代,一天的流量总在上千人吧。

那个独木桥晴天好走,可到了雨天那就不容易了,那宽约一尺多的桥面上,被人来回走多了,那上面沾满了稀泥,滑的要命,稍不小心就栽倒沟里去了。

有一回逢集,巧的是我那天有事必须赶集,更巧的是那天正好下着小雨,“逼走华容道” 嘛,唯一通道就是那独木桥,别的却也无路可循,我硬着头皮来到桥前时,看那又湿又滑的桥面时,心里就直发毛,可看那来往客人没有一个掉到水里去的,也就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走在那桥面上,中间还没有过半,脚底一滑,慌得我急忙弯下身子,双手稳住了桥面,好在没有掉到沟里去,在想站起来可没有那个胆子了,只有用双手扶着那桥帮,一步一爬,一步一爬走过了独木桥。

有一次,桥下掉进一个是新河乡(邻近乡)的妇女,那时正值初春,天气又比较冷,那个妇女冻得浑身哆嗦,急的眼泪直淌,辛好桥上面住着我管她叫表婶的一户人家,把她带回了家,费了很多柴火,才把她湿透了的衣裤烘干。这种尴尬局面一年到头不知要发生多少次。

独木桥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心酸的回忆,可对我们的后辈们来说,他们只能在电视上看到了,也许把它当作“荡秋千”那么好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