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15, 2010

父亲的回忆(20):造反派夺印

夺印
少年时期,在村部的门前,我曾看过这样一场电影,名字叫“夺印”,大概故事情节还依稀记得,说的是,某大队的领导权被坏人篡夺了,觉悟不高的大队长还处处维护坏人的地位的故事。

虽然已经过去四十五、六年了,因电影中的人物和我同姓,还有好几个和我是同辈呢,独记得那个大队长名字叫陈广清,为了弄清楚他们是哪县、哪乡,电影队到了那村,我就跟到哪村,一场电影下来,我的耳朵伸得长长的,那个眼睛都惊花了,真可谓全神贯注,就是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现在想来有多幼稚可笑,作者虚构的东西又怎能对号入座呢。

过了好几年,准确的说,应该在六七年末、六八年春,那时,正是文革高潮期,村里相继成立了两个造反派,“红心向党”和“为真理”,他们整天在互相算计着对方,相互间在互相攻击着对方,互相在指质对方是“保皇”派。

只要有一方对大队那些“走资派”有所行动,那另一方也不干视弱,走资派成了香馍馍,就是把走资派劈成两个半也不够两个造反派互相拉扯着斗,因为,谁也不愿做保皇派嘛,这一子,可真苦了那些走资派。

过了不久,两个组织不知得到什么高人指点,同时在盘算着那大小队的公章,竟然玩起了夺印游戏。

不知在什么电视连续剧上曾看到过,有个侠客,腰挎用黄布做成的包裹,那里面藏着皇帝的玉玺,据说,谁能得到玉玺,谁就能得到天下,围绕着玉玺,一场夺、保功夫大片就这样开始了。

造反派们虽然玩的夺印没有那么惊心动魄,但也着实玩的够精彩的,那时的大小队公章,统统有大小队会计保管,于是乎,大小队会计家这一下就不得安宁了,那个印把子,大小队会计也不敢把公章随便给一个造反派,自然,把公章藏在隐蔽处,所谓一人藏东西,十个人难找,这一派来翻箱倒柜,那一派就来掘地三尺,这一派来威胁恐吓,那一派就来引诱套取。

经过几轮的折腾,那些会计们哪能抵挡得住造反派的阵势,乖乖的把公章交给了造反派,就连那生产小队的粮食保管员的粮印也被造反派拿了去,顺便说一下,那个粮印是一个长方体木盒子,里面盛满了石灰,用于在集体的粮囤上落上印,防止粮食被盗取。

因是两个造反派,他们得到的公章也有所不同,有的得到了大队公章,就说,我们胜利了,我们掌握了印把子,另一派虽然有些沮丧,但很多生产队的公章也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这样,两派也都各有所得,不过,双方都在盘算着怎样才能把对方的印弄到手。

他们的行动还没付诸实施,毛主席就号召要一边抓革命,一边促生产,毛主席的话谁敢不听,自然农民就干起了老本行,种地,一旦农民干起了农活,一天到晚累得要死,那个革命主要的就变成次要的了,再来鼓动闹革命那你就干脆拉倒呗。

不知过了多久,造反的头头被“三结合”结进了新的领导班子里面去了,公章还是掌握在合法的班子人的手里,这场夺印闹剧这样草草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