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16, 2010

父亲的回忆(21):苏北婚俗

说起婚俗,我们这个地方,文革前和文革后有很多不同之处,记得比我大十几岁的人结婚时,新郎倌头戴瓜皮小帽或礼帽,身穿长衫,新娘则穿红棉袄、棉裤,从电影上看和大清年间结婚穿着没啥两样。

文革前、后的婚俗具体有什么不同,那我就来唠叨唠叨,文革前,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经过媒婆说合,一旦双方婚姻(几岁到十几岁)敲定,那就要举行隆重的订婚仪式,首先在男方家里设一个饭局,请双方亲友、媒婆和有脸面的人在一起聚聚,共同作个见证,当面传贴过柬,那柬帖上上写着某某和某某订婚等字样,柬帖由红布或花布包成,红丝线捆扎,一式两份,男女双方各持一份。就这样两个人的婚姻牢牢被锁进那柬帖之中,一纸红纸黑字的契约,要想反悔,那就要比登天还难了。

这种传贴过柬,文革后就再也没有人用了,可那定亲宴要比原来隆重多了,大约在二~~十桌人不等,男方要给女方见面礼,礼金在几千、几万元不等,还要给女方买三金,什么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化妆品等,女方由男方专车接到男方家里,陪看人员大都是女方的嫂嫂、婶娘等,大约三、五人不等,男方相应要买几十元的礼品相赠于陪看人员,这个叫“看家”。

文革前,男、女双方到了成亲时,首先有媒人拎着四盒礼品(饼干之类),去女方家开“生庚”(出生年月),媒婆一般要跑三趟,少了表示男方不尊重女方,次数多了,表示女方不愿在这阶段嫁女儿或有些要求又说不出口,那媒婆在双方之间就起着两头说合的作用,双方都满意了,女方把生辰八字写在红纸上,有媒婆带到男方家,男方会请“先生”推算出节日良辰,把那喜日子写在红纸上,和新娘的衣服、布料等,一起有媒婆再送到女方家,在一段缓冲的时间里,双方都在积极的筹办婚礼上需要的东西。文革前的这种习俗和现在差不多,不过衣服、布料改为现金了。

婚礼分为三天:催妆日、正日和分三日。

“催妆”日前,男方要选黄道节日,请人铺床、套被子。套被子必须留一个“被头”不缝制,留给“分三”日那天新娘缝制。被子的四角要放进去花生、栗子、白果、枣子,含有早生贵子或早立贵子之意。

铺床,大都有儿女齐全的叔叔辈们来担当,四个床腿有红纸包的四块砖头来垫,据说,以前,财主家娶亲用金砖垫大床腿,来显示财富,可穷人没有,就用红纸包着砖头,充充门面了。铺床、套被这种习俗至今还沿用。

催妆日,男方窗户上要贴整张的红纸,大门的两边墙上贴着两个大大的双喜,那门上贴着各种喜联,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红梅多结子,绿竹广生孙等,那横批上什么天作之合、同心同德等,总之,一切都是好好好。

催妆的晚上,男方要请童男压床。当晚,有“端米斗”奶奶端着那米斗(斗的表面用红纸糊成),米斗里装上大米,米上插着一杆秤,放着两个鸡蛋,意为称心如意,两个鸡蛋留作新娘“开脸”用,米斗奶奶把米斗放在喜床的中央,接着,乒乒乓乓放起了催妆鞭。现在只保留压床和放催妆鞭了。

一切忙得差不多,由新郎的母亲,到三岔路口,焚烧冥钱,边烧边祷告:望过往神仙、祖上,保佑儿女婚礼能顺顺当当进行,并望那些野鬼能让开一条路,拜托、拜托,都来领钱啰。那些野鬼见了钱,纷纷齐来抢夺,有了钱,自顾去消费了,自然也就不来胡闹了。

催妆日这一天,女方可忙活开了,大摆宴席,宴请亲戚、朋友和诸相邻。

晚上,新娘的陪嫁物品开始装箱,装箱的人必须是新娘的亲人和信得过的人方可,怕有些用心不良的人,把一些不干净的污秽东西放进箱里去,迷信说法,一旦箱里放的是不该放的东西,那将给新娘带来夫妻不和等诸多不确定因素。

装箱的时候,要用红纸捻点着火,在箱的四壁照一遍,边照边说着喜话,什么天上金鸡叫,地下凤凰鸣,今日黄道日,正是装箱时等。目的就是驱除箱里污秽,保证箱里纯纯净净。这一条至今还没有变。

正日,则是男方宴请亲朋好友,迎娶新娘的日子。文革前,大都是用花轿迎娶新娘(还有的用牛车),那花轿木板做成,底盘见方,轿的四角有环,那轿的表面是由轿衣围成,那轿衣上绣着八仙过海、龙凤、花鸟之类,再看那轿顶上雕刻着活灵活现麒麟送子图案。

观那轿两边,有两根大轿杆,还有两根小轿杆,轿的前方还有两根横杆,四角有四根绳索。头探进轿里面,你就看到有一个鲜红的木箱,箱子里有专供新娘装饰用的如凤冠之类小物件。

新娘上轿前,由男方打开轿门,再由女方用 红纸捻点着火照过一遍,驱除轿内邪恶。我们这个地方的习俗,新娘是不能沾着娘家的土,所以,新娘上轿要由兄弟打着红伞驮着上轿,当花轿起身时(新娘),那专管放鞭炮的人可就忙坏了,什么催身鞭、洗脸鞭、上轿鞭、换衣鞭、过桥鞭等十几挂鞭炮连连不断响起,前面是八抬大轿,后面每两个人抬着一个礼盒,一串长长的队伍,新娘就这样离开娘家门了,这串长长的队伍,在太阳没落山之前,必须赶到新郎家。

如今不用轿娶亲了,改为机动车辆了,可又增加了几条,那车头前面放着一个筛子,一个镜子,还有一只大公鸡,大概意思是,那个筛子上有若干个孔眼,筛子就变成了千里眼,镜子就变成了照妖镜,大公鸡变成了过路机,前面有千里眼看着,外加照妖镜照着,那些牛鬼蛇神是不敢现身的,还有那新娘坐在过路机上,管保一路平安。

上车,新娘要向男方索取几百到上千元不等的上车费,新娘的嫂嫂们还要向男方争那名叫“改鸡腿”费。

到了现在,红伞照头,驮着上轿,放鞭炮还在沿用。

八抬大轿把新娘娶到家门口,那鞭炮响个不断,那专职说喜话的,首先来到了轿前,打开轿门,喜话就出口了:先说喜话开轿门,开开轿门看新人……接着走来端米斗奶奶,那说喜话的就说:米斗奶奶端米斗,今年端米斗,明年孩子有。新娘被一路喜话说下了轿,接下来就是传口袋(类似今天走红地毯),走完一条口袋,抽走一条口袋,新娘有两个“搀轿姑”搀着,身两边还有两个说喜话的,当新娘走在那口袋上,走三步退二步,不知多会能走到喜房里去,全凭说喜话的嘴上的功夫了。

现在不用轿娶亲,这一条也不存在了。但增加“揽门”闹喜这种习俗了,揽门,大都是新郎的平辈或新郎的好友来担当,无怪乎撮撮笑话罢了,揽门的人可不能白揽,要向主家索取十条左右的香烟,那叫“争喜”。双方都满意了,新娘才能进入洞房。

热闹了一天,送走了客人,接着请新人拜天地(拜堂),在院中央,放一张大八仙桌,摆上祭品,点着了檀香,说喜话的:请新人拜堂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接着放起了鞭炮,夫妻双双进入了洞房,那说喜话的人,端着笆斗,把笆斗里染红的花生,边说着喜话边按不同方向撒去,什么一撒红罗帐新娘喜洋洋,二撒什么……总之,按不同方位或新娘的身上抛撒,十句喜话撒十把,只看那新娘东躲西藏,就是不能让那花生砸着了,这叫“撒帐”。

接下来就是“戳窗户”,用十把筷子,边说一句喜话边从红纸糊好的窗户上投进去一双筷子。戳窗户完毕,亲戚和家里人悄悄的来到窗户下面,听小夫妻说悄悄话呢,三天不分大小,任何人都可以来凑热闹,这叫“听房”。
现在可不兴拜堂了,那就是开茶话会,有德高望重的人主持,又叫闹“喜房”,具体怎么闹,没有具体规定,花样百出,总之,大家都高兴就行了,送新人进房要说喜话,戳窗户要说喜话,直至把新娘送进洞房,人们才有机会休息一阵子。

分三日,忙活了几天的厨师,变着法儿争一些喜庆的物件,诸如,喜钱、毛巾、肥皂、烟糖、水果之类。那新娘端着“米斗”来到厨锅上,那米斗里就有厨师所争的物品,这叫新娘“上锅”,

接着家里安排新娘、新郎首先拜祖宗灵位,然后再拜公婆、兄嫂、外公外婆、舅父舅母、姑母姑丈、姨夫姨母等人,那不是白拜,他们都要给相应的见面礼的。

叩拜过后,接下来就是开早宴,早宴过后,新人就要“开脸”,就是用红丝线拔除新娘脸上的毛,意为毛头丫头,从此,变成了一个能持家过日的大人了。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红鸡蛋,在新娘脸上滚一下,便滚边说吉祥话,什么滚脸蛋,滚脸蛋,今年吃喜果,明年吃喜蛋,这样,开脸这道工序就算完成了。

现在像叩拜祖宗牌位,拜七大姑、八大姨,开脸之类早也不用了。

送走了客人,新娘把未缝制好的被头重新缝好,以示一切圆满。晚上新娘必须到公婆面前问安,为二老掸床叠被,有的还到叔叔婶婶床前问安,整理被褥,以示孝敬长辈。这个习俗可能要永远保留了。

就在分三这一天,女方来人,那叫“瞧”,客人叫“瞧客”,那男方就要请有头有脸的人,陪客聊天吃酒,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时,那厨师想着法子从瞧客的身上索去一定的现金,什么八八八(八百八十八元)发发发,那当中说话之人,来回奔波,最后,瞧客只给了三分之二的钱,那个厨师就说,喜不足、喜不足,那叫争“喜钱”,瞧客在离开之前交代新娘怎样怎样孝敬父母,尊重长辈,善待弟妹,勤劳本分等客气话,名义上是说给自己的亲人听的,事实上是说给公婆听的,表示女方家风纯正,是一个有教养的家庭。再一和新娘的公婆交代:大概的意思是,新娘在家这样不会,那样不行,望二老多多指教和担待,等诸多客气话。次日,娘家来人,带夫妻二人回娘家,叫“双回门”,所以,有“三瞧四带”这种说法,在结婚后的一个月里,娘家人要带很多次,但不能在娘家过宿,这个叫“跑短趟”。这种三瞧四带,双回门,跑短趟至今还在沿用着。

经过这一系列的程序,从订婚到结婚,才算圆满完成人生旅途中的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