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17, 2010

父亲的回忆(22): 借田

借田

说些题外话,本打算不再写了,原因一,往事有点不堪回首,回忆起来心中总有那么一点酸酸的,二自知自己所写的太过纪实,我的一个大学生侄女看了我写的东西,评论是:质朴,太质朴!言下之意太枯燥,不够圆润,所以我就不想讴那个脑子了。儿子、女儿来电,力劝我该把自己经历过的那段历史记录下来,也好让他们了解了解,细想起来也对,让我的后辈们了解祖辈们当年的生活境况吧,也许对他们的创业、成长起到一些作用吧,质朴就质朴吧,所以又拿起了笔。

说过题外话,还是接着上篇的顺序来写吧,话说六一年村里饿死了人,大食堂也解散了,人们还再和饥饿斗争着……

我曾看过一篇报道,当年的毛主席一家人都在缩食,就连他爱吃的红烧肉都退出了桌面, “一国之君”都是这样,可想而知老百姓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

到了六二年吧,生产大队秉承上级意旨,准许村民们向生产队借田,按当年的现有人口每人可分到三分地,我们村的大队干部自作主张多分了二分,共五分地。

大集体那会儿,我们这个地方牲畜都是散养的,种田人自然知道肥料的重要性,可那是集体啊,干部不组织谁又会想到那地面上的粪便好处呢。

自从有了这五分地,情况就不同了,村前屋后、沟渠路边各种动物的粪便,都被自动收集起来了,每家都在认真经营着自己的五分地,到了收获季节,五分地打的粮食比集体四、五亩地打的粮食还要多呢,听当年参加分田的干部回忆,多亏了借田,乡亲们才被从饿死的边缘上拉了回来。

到了次年,大队干部闹不和,有人举报村里多分了地,后果是除了主张多分地的干部被公社严厉批评外,社员们五分田从此变成了三分地,这三分地就是我们现在村民所说的“小园田”,又叫“瓜菜田”,或叫“鸡嘴田”,简单一句话,就是村边零散地块。

土地到户后,也就是说直到现在,这三分地还被名正言顺地牢牢掌握在村民的手里,可想而知,村干部和村民们是多么器重这三分田了。

这借来的三分地,帮助我们大家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也正因有这这三分地的给养,我们走向了新生活。多亏了那三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