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20, 2010

父亲的回忆(25):民兵排长在“文革”中所起的作用

民兵排长在“文革”中所起的作用
民兵排长在生产队的班子中,是一个小角色,可在文革中出尽了风头,那时,一切都是军事化,每个人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且听我说说“文革”中某一天的生活:天刚蒙蒙亮,民兵排长的哨声响了,基干民兵就到了指定地点集合。每个人拿着毛主席语录,首先毕恭毕敬站在毛主席像前,民兵排长说,祝他老人家万寿无疆,我们也顺着说几句,然后,再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下边又跟着喊林副统帅身体健康……一共是四句话,年代久远具体记不清了,只知道叫“四首先”。做完了四首先,再围绕村庄跑了一圈又回到原地点,就做广播体操,广播体操的名称好像叫“第四套广播体操”,一、上肢运动,二、冲拳运动,三、扩胸运动……共八项。

接下来就布置当天的工作,干完了早活,大概在十点钟左右吃早饭,吃过早饭就上工,上午休息半个多小时(我们这个地方一日两餐,不吃中饭),直到干到四、五点钟就收工,到了晚上,还要晚汇报,在毛主席他老人家像前,回报一天来是怎样工作的。就这样周而复始持续了二三年。

到了七、四五年,大队成立了武干排,那可是真正的武装,武装部下发了十几条步枪(不发子弹),大队还专门为这十几条步枪配备了枪架,那时,民兵排长又忙活了一阵,整天就是训练,还专门请了曾在部队复员军人做教练,跌、打、滚、爬掷手榴弹样样都练,还真像部队训练那么一回事,民兵们也曾上过靶子,进行过好几回实弹演习呢。

有一回,公社武装部组织了民兵排长观看打“坦克”训练,地点在一个叫袁滩大队西边的河塘底,坦克是用泥土堆起和真坦克高矮一样的模具。这场戏是这样演的:一、开始。负责打坦克的干部A连忙跑到武装部长面前,啪的一声,立正、敬礼。二、回报,A:前面发现敌方坦克,请示首长怎么办?答曰干掉它。A回答:好!三、A说,敢死队准备!于是,就有两个人用早也准备好的用报纸捆成的两个炸药包,绑在长竹竿的顶端,做好了战斗准备。四、A命令甲上,甲离敌坦克还有一段距离倒下了,A又命令乙上,乙弯腰弓背顺利地把炸药包挂在“坦克”的身上。成功!五、A又急忙几步跑到武装部长面前,啪的一声,立正,敬礼,回报:敌坦克被我们干掉了,请指示。武装部长曰:干得好!祝贺你们!你们为我们民兵争了光!六、结束。

结束后,又开了两、三个小时的总结会。回家后,自然又学模学样折腾了一个时间,说起来在那个年月,还有很多的故事,只因我这支笔太笨拙了,写不出来那些感人的一幕幕……

村里的民兵组织,土地到户后就再也没有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