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21, 2010

父亲的回忆(26):闹“地震”的那二年

闹“地震”的那二年

1974年~1976年间,我们这个地方闹起了“地震”,我还清楚的记得,在农历四月份某一个夜晚,大队的广播响了,广播里反复播报:要地震了,社员们不要在屋子里睡了……接着干部们就挨家督促,在我们近两千人的村子里,一下子炸了锅,不用督促,哗哗啦啦,几乎在听到广播的同时,社员们一下子涌出了屋,邻近的社员们三三两两不约而同的聚拢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专等地震的到来,可左等右盼就是不见地震光临,夜深了,有的歪着睡着了,有的还在慢声细语地拉着家常,有的胆大的进了屋拿出了蓆子和御寒的衣物……总之,这一夜没有人敢冒风险在屋里住了。

在这二、三年来(74~76年间),社员们盖起了各种能防震的“舍子”,我们管叫它“抗震舍”,人们临时告别了泥坯房搬进了抗震舍,专等那该死的地震。

在这二、三年里,准确的说应该在一九七四年下半年,村里来了县委“批林批孔”工作组,接着大队相应成立了“批林批孔”小分队,那时,我也有幸成为小分队中的一员,小分队服从工作组的调遣。那个时候,大队经常开社员大会,我们小分队就从各种报刊杂志上东拼西凑的、拼成了一颗又一颗“批林批孔”的“炮弹”,然后在社员大会上对“林、孔”进行轮番“狂轰滥炸”。会后,把发言稿写成大字报,把一个大队部糊的严严实实。那时,我可出“风头”了,几乎所有的大字报都是我一人独揽,虽然劳累了点,可以骄傲地说,经过那个阶段锻炼,我的毛笔字进步很快,就是在“大雅之堂”也能说得过去。没过多久,我得到了工作组和大队干部们的赏识。正巧那时大队学校缺一名老师,於是我于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一日,被安排到学校教书了,从此,进入了漫长的教书生涯。

在这二、三年里,“批林批孔”工作组变成了驻队工作组,短期的变成了长期的,单一使命的变成了全面工作的,革命、生产一把抓。工作组人员来回轮换,直到土地到户后,工作组才在无声中离开了村子。

虽然在这二、三年里,真正的地震没有光顾,可国家的政坛却发生了“地震”,周恩来总理、毛泽东主席相继去世,“四人帮”一夜之间倒了台,这一下子,震动了中国,震动了世界,也震动了每一个人的心。

地震这种不可预测的怪物,一旦他要和你“亲近”,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愿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不要见到那人为的“地震”,更不希望看到那“撕心裂肺”的自然界的地震,愿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能在一片平静、祥和声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