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23, 2010

父亲的回忆(28):苏北葬俗

丧俗

唠过婚俗,再来唠唠我们这个地方的丧俗。如果一个人一旦被亲人认定近期死亡,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请个村中的剃头匠给亲人理个发,家人再为其身体,用热毛巾满身擦洗一遍,有点类似整容,这样亲人就能体体面面,干干净净的上路了。

在老人病故前,家人把早也准备好的寿衣、寿帽、寿鞋等全穿在病人身上,在文革前,守死的人是不穿任何内衣的,现在不讲究了。

病人放在主屋的正中央,头直对着大门,躺在那儿专等死,等十天、八天、半个月谁也说不准,有的还有等了好几个月的呢,甚至还有白等的。

一旦亲人亡故,除了全家人嚎啕大哭外,应该紧急做的这几样事情是:

一、把事先准备好的土坯(长方体,长约尺余,宽约六、七寸,高约二寸),放在死者的头下。

二、用火纸(一种发黄的草纸)放在死人的脸上,“火纸蒙脸”有个传说,说的是死者在阳间的义务还没有实现,上还有父母没有送终,下还有儿女没有成家,早早过世,心有不甘,到了阴间哪有脸面见自己的列祖列宗,所以,立下遗命,死后用火纸蒙脸。

三、煮“倒头饭”,把做好的干饭放在死人的头前,干饭上面插上一双筷子。

四、点上长命灯,就是碗里放上豆油,灯捻用棉絮做成,一旦点亮,是不能熄灭的,如果灯熄了,那人就活不过来了,据说,是从诸葛孔明时传下来的。

五、准备好烧纸盆(专供来人祭拜时烧纸盛灰的盆)。

六、烙好打狗饼,把打狗饼放在死者的衣袖里面,这有个传说,病死之人,要到阴曹地府,一路上要遇到很多恶狗,遇到一个恶狗,就丢一个打狗饼,那狗遇着那饼叼着就吃,哪顾的上来咬人,一路上要安全多了。

七、选好丧仗。丧仗,二尺左右,必须是柳条棍,上面白纸裹成,男性亲人人手一根,目的是用来打阴间的恶人和恶狗。

紧急事情处理完毕,如果亲人是在夜间死亡,天蒙蒙亮,就要送“倒头汤”,文革前,我们这个地方,每个村子里都有土地庙,送汤要送到土地庙,倒头汤要送三次,第一次送汤,有儿子、儿媳,孙子等,排成一溜长队,嚎啕大哭来到土地庙,围绕土地庙转三圈,上香、烧纸、磕头,再沿着土地庙缓缓而下。

送倒头汤很有讲究,排在第一的必须有长孙打着灯笼,后面是长子拎着烧纸笆斗,长子后面是长媳拿着白旗拎着茶壶,每个男性手中拿着一根哭丧杖,长子边走边撒用火纸剪成的冥币,长媳则边走边一路浇水,这样一路嚎啕大哭,一路撒纸钱,一路滴水,完成了第一次送汤。以后二次,每一次送汤只准添人,不准减人。

文革期间,每个村的土地庙被当作四旧毁了,现在,家中老了人,用一个小桌子,一张芦席,一只碗,在碗里放上些玉米或小麦,在碗的中央插上香,选一个三岔路口,把几样东西一组合,就成了一个土地庙,仪式照样进行。

戴孝有个讲究,儿子头上是不带缝制的孝帽子,是一块一尺五、六见方的白布,用麻绳箍在头上,那叫带“搭头”,腰上勒着一根麻绳,鞋的表面用白布全覆盖在上面。

孙子孝帽的两个尖尖角,其中一个角上钉一个蓝布条,重孙两个尖尖角上钉上两个红布条,重重孙则带全红的孝帽。

儿媳白布缠头,白布打腿,白布蒙鞋,腰勒麻绳,脖子上围着孝手巾,那孝手巾比侄女、侄媳等比要稍长些,其他人如侄女、侄媳等是蓝布打腿,蓝布蒙鞋,腰中不勒麻绳。腰中勒麻绳的戴孝妇女,叫“披麻戴孝”。

接下来,就是请“风水”先生,选定墓穴,择定出丧日期。如果死者死在坏日上,身下要铺松,身上要盖松,棺木要悬在地面添土安葬,更为严重的是,有的不能下土安葬,需要把尸体抛在家乡人不知道的地方,任凭那野兽东拉西扯了,如果不照此办,那将给死者的后人,带来料想不到的无穷恶果,没有一个死者的后人敢越雷池半步的。

如果需要合服(夫妻合葬),有的等上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最多的要等到六十年才能合葬,儿子等到六十年几乎很少,任务也只有孙子来完成了。

抛尸的我只听说过某某家的祖上有,但六十年后才合葬的就见怪不怪了。

风水先生把一切交代清楚,就着手写“七贴”,就是写在七七四十九天里应该注意事项,什么儿子、孙子犯压,不能领棺到穴地安葬等。

在七贴里写的清清楚楚,如果违反游戏规则,后果自负。那七贴就贴在主屋的后墙上,时时提醒主人应该怎么做。

儿子在这七七四十九天里,不能剃头,不能洗衣服(可以轮换穿衣服),不能坐板凳,不能大声说话,以示孝敬父母。

选定好安葬的日子,安葬的前两天的下午,请来的鼓乐队就吹起了哀乐,接着有女儿(没有女儿就是侄女),买的各种祭品,摆放在八仙桌上,停留在村头,专等鼓乐队前去迎接,鼓乐队从中挑出一吹一打两个人,浩浩荡荡把祭品迎到早也搭建好的灵堂之内。

灵棚之内的四壁写着各种哀联,正中央放着祭品,八仙桌上还放着死者的遗像,若夫妻双双都不在了,还要请出另一个老伴遗像摆放在一起,享受众人的祭拜,没有遗像的就临时刻一个牌位放在一起。

在遗像的上方有一个大大的奠子,有的闺女为了摆阔气,那个奠子用百元大钞组成,大概五千元左右,那个钱自然也不能再收回去了,事后被死者的儿子揣进了腰包。

灵堂的两边摆放着纸人、纸马,还有一溜纸糊成的排灯,那排灯上写着死者家族的“堂号”,还有女儿买的纸糊的花轿和花圈等。

大门前不远处,高高的天空竖着用红布做成的明旌,那铭旌的上面写着几行字,上款是生于某年某月字样,下款写的是卒于某年某月,中间竖着写着一行大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某某(姓)公讳某某(名)享年几十有几之柩,女的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某氏孺人享年几十有几之柩,如果夫妻双故,则竖两个铭旌头。有的亲友还有用白布做成的竖在天空,那叫“帆”,帆的上面也写着一些挽词。

文革前,丧事比较简单,不设灵堂,来人磕头戴孝吃个饭就行了。

出丧的前一天,是亲朋好友登门祭拜的日子,那一天,主家根据大概人数的多少,可摆四个到十个桌堂不等,有的人家一天下来要摆一百多桌宴席。

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只听那吹鼓手吹起了长长的一声哀乐,嘟嘟……嘟嘟 ……只看到那行厨(懂礼仪的人)把伞打开遮在孝子的头上,另两个人架着孝子,那孝子躬身四十五度左右,缓缓的来到开宴地方,只听那行厨一声大喊:谢客啦……众人齐刷刷站起来,孝子一个深深鞠躬,又缓缓离开,礼毕。

客人如数坐下来吃酒吃饭,宴毕,客人在来到灵堂如数祭拜,方慢慢离开。早晨的宴席一般要开到接近十二点钟方结束。

到了中午,要送晌汤,送晌汤的人排成一字长蛇阵,排队次序也有个讲究,有的因为站前站后闹了不大不小的矛盾,一般请懂礼仪的人来料理此时。

晌汤队伍的前面,有族中晚辈抬着祭品,吹鼓手领着近二三十人到一百多人不等的队伍,围绕着村中要道吹吹打打缓慢前进,到了人多的地方,就停下来,吹鼓手拿出各种看家本领,博得众人捧腹大笑,这样就达到了主家的目的了,送晌汤时间约一个半到二个小时左右方才结束。

到了晚上,还要送程,首先长长的一串队伍抬着花轿,来到土地庙前,由死者的亲人齐喊各自的称呼:上轿嘞……,然后,一串长长的队伍,在一片吹吹打打声中来到三岔路口,停下来,有那行厨打开轿门,亲人在喊各自称呼:下轿嘞……接着,只听行厨一串话就说出了口:开鼻光鼻闻四方,开嘴光嘴大吃猪羊,开耳光耳听四方……一切礼毕,接下来就焚烧花轿,请亲人早早登程,亲人一个个都必须从焚烧过的花轿上跨过去。

这时,你又见到死者的几个孙子拼命的往家跑,因为在家中的棺材头上放着一笔数量可观的小钱,迷信说法,谁能先抢到这笔钱,谁就能大富大贵。

送完了程,亲人开始祭拜,在那哀乐声中,每一个亲人个个都要祭拜死者,什么三揖五叩、三揖九叩、九揖九叩、九揖十八拜、二十四拜、大礼等。不会上述礼数的,还有儒家的抱拳礼的,最简单的,就是磕四个头。

祭拜过后,那鼓乐队玩出了五花八门的节目,惹得众人哈哈大笑,众人越是开心,越说明主家请来了一个好鼓乐队,主人的面子上越光彩,这样折腾了十一点多钟才结束。

到了第二天的凌晨,死者的棺木要向前升一点点,升棺的谐音是升官,可能盼下一代升官发财,光宗耀祖吧。

大概在八、九点钟,开始出丧,如果是合葬夫妻,那女方娘家人买一些小镜、红头绳、粉之类的化妆品。

两口棺材的中间,用红纸包着的一块小木板,搭在两口棺材上,这块用红纸包着的小木板,叫“过桥板”,当棺材登位,儿女们要齐喊女方的称呼:过桥了。这样,他们在阴间又重新结婚,又重新生活在一起。

棺穴里亲友要抛下若干钱文,新居落成,亲友贺喜之资,我们这个地方的叫法又叫“踩当门地”,把阳间的一套全用到阴间去了,那些不菲的钱文就落到做活人的手里去了。

死者是高寿的又儿女齐全的,那铭旌上的红布被村民们撕的七零八落的,但字不能撕,撕下的布用作孩子裤兜等,据说,如果,用高寿死者的布,儿孙们也能像死者一样长寿,儿女满堂。

剩下字的部分,在棺材之上喷洒白酒,然后再覆盖上面,这样,就完成了下葬前的一切准备工作。

一声哀乐长号,嘟——嘟——众人抬着棺材,在亲人的一片嚎哭声中离开了家……

安葬下地后,接着就是圆坟,就是亲人准备一些祭品到坟上祭拜一下,看看对坟墓满意不满意。

晚上,所有的儿子要到坟上转一圈,那叫“抄坟”,一连抄三个晚上,文革前,我们这个地方死了人是不火化的,如果夏天安葬,死人的气味会招来野狗乱扒坟墓,儿时,我曾看到那坟头上用瓦罐涂成白色放在坟头之上,感到好奇,就问父母,父母答曰:他家祖上干了坏事,到了这一辈子,就招来天狗来扒坟啃骨头了,那是为了恐吓野狗。这又和迷信扯上关系了,一句话,那抄坟的最初的目的,可能就是看看有无野兽来打坟墓中死人的主意的。

这样,三天丧事就办完了,接下来,每逢七天的首日的晚上要报七,在七贴前烧把纸,哭几声,磕个头就算完了,家人在七七四十九天里,每顿饭都要破一破方能动筷,就是把饭菜端到七贴前面,烧把纸,磕个头,用筷子把饭菜夹点丢进烧纸盆里,表示让父母先吃,儿女才能动筷子,以此孝敬父母,一切礼数完毕,一家才能做下来开始吃饭。

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就到了五七,五七首日的早上,一家人包括出嫁的女儿等,都回到家,办了一桌菜抬到某个路段,全家人全面向东方嚎啕大哭起来,当太阳露红时,一家人又齐齐站起来,望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迷信说法,能看到死者在那东方或隐或现呢,也就在这时,死者方知自己真的死了,这叫报“五七”。

五七过后(约一至三天),女儿、侄女、外甥女等,择定某一天,她们自备饭菜,把饭菜放在笆斗里挑着,一起到亲人的坟墓上,烧纸、磕头、嚎啕大哭。然后,一起回到事主的家里,在一起吃个饭,主家买些礼品作为压笆斗的回赠,这叫送“六七饭”。

以后,女儿每逢头周(周年),三周、五周、十周、二十周、三十周,女儿都要到父母的坟前祭拜一下,别的时间也就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