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ugust 2, 2010

父亲的回忆(38):苏北民间传说之铁耙耙和尚头

古老的传说

(一)

铁耙耙和尚头

以我村为中心,方圆在六七里的范围内,有很多久远的故事,至今还在民间流传着,根据我所知道的,整理一二,供在外生活的游子们,了解这块土地的传说。现在,我就来说说,“铁耙耙和尚头”的故事。

话说,不知哪朝哪代,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着两姓人家,一家潘姓,另一家路姓,他们两家都各自出了个官,同在朝里称臣,又同时告老返乡颐养天年。

那个时候,我们这个地方是个洪水泛滥的地区,那个黄河水不时光顾你的家园,毁坏你拥有的一切。潘、路这两个阁老,很想为家乡父老做点事情来造福桑梓,于是,他们经过磋商,决定扒条河,来报答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

那个时候,土地掌握在千家万户的手里,想要从各家的土地上扒条河谈何容易,虽然,他们都对扒河很支持,可那条河要从自家的土地上经过,那就比割他的肉还难,没得办法,那个河只有从各家的田头经过,因各家的田地长短不齐,那个河不知绕了多少个弯,有首歌不是唱那个河,有九曲十八弯吗?可这条河还要多几个曲,又多绕几个弯,这条河就坐落在我们的乡镇,阴平街南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一条东西走向的,现在看来是一条不起眼的小河。

这条小河,名字叫沂河,又叫潼河,因河的南面为阳,北面为阴,在河的北面的这块平整土地上,有个村庄故此得名,叫阴平。

抗日、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在这块土地上,领导着人民在这里浴血奋战,在阴平镇成立了县政府,取名为潼阳县政府,而原来的阴平镇已更名为潼阳镇,这个“潼阳”可能也是因这条河而得名的吧。

话说,这个潘姓为官的叫潘都史(音),那个姓路的称路御史(音),也有可能是官谓吧,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在那远古的年代,我们这个地方,各种谷物都放在平整的场上,用牛拉着那个石磙,在场上,不知转了多少遍,那些谷物才被从谷苞中剥离出来。

那个潘、路两个人,见那牛拉着石磙慢腾腾的,于是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点子,把那场的下面,掏得空空的,挂上响铃,那个牛听到铃声,受到惊吓,自然也就狂奔起来。这也就引起后来的一场官司。

再说,阴平的这块土地上,有个皇家寺院,那个皇帝老儿每年都到寺院烧香还愿,保佑他的江山永固。那个寺院的主持,耐不住寂寞,动起了凡心,经常骚扰地方上的妇女,招来了民愤,那潘、路两个阁老,又怎能坐视不管呢,一直告到皇帝老儿那儿去。

皇帝一道圣旨,把两个阁老和庙宇主持,一同招进了宫,那两个阁老列举了和尚的种种劣迹。那个和尚也不示弱,把那潘、路两人怎样私自扒河,又怎样挂铃打场诉说了一遍。

皇帝老儿这可犯了难,一边是告老返乡的两个阁老,一边是和皇家有渊源的和尚,不耐烦地摆了摆了手,嘴里连声说“罢了”!“罢了不用说,这就是算了的意思。

大家知道,“罢”和“耙”是同音的。就这样,双方各自回到了应该去的地方后,那个潘、路二人一回到地方上,把那一整院的和尚,一个个全都埋在那土里,只露出了头,用牛拉着那铁耙,然后,驱动那牛,把那些可怜的和尚的头,耙了个稀巴烂,为乡民狠狠地出了口恶气。

那个皇帝老儿闻听此讯,立招潘、路进宫,皇帝老儿说,我叫你们算了,你们怎么……那潘、路两个阁老,慌忙跪倒,连声奏道,我们正是遵照您的旨意办的啊,您不是说“耙”了嘛,我们也正是用耙耙的啊,那个皇帝老儿听了此语,又能怎么样呢。那潘、路两个阁老正是利用这个谐音除去了祸害。

这就是还在我们这个地方一直传颂的,“潘都史、路御史,私扒沂河,打响场,铁耙耙老和(尚)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