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40):苏北民间传说之脚蹬鸭蛋滩

古老的传说

(三)

脚蹬鸭蛋滩

周边那些久远的故事略表过后,再来叨叨我们村我那老祖宗的传说。据传,元末明初“红缨赶散”,我那老祖宗,从那陈姓的发源地—河南颍川迁徙到此地繁衍生息。后来,可能是为了不忘根吧,我们这个地方陈姓的宗祠就以“颖川堂”作为堂号,细细算来,应有六百年的历史了。

在没迁徙到我们村之前,我们这个村就有了村名,叫“后屯村”,相对的在南面有一里之遥的一个村叫前屯,在我们这个地方,方圆几百里还没听说有叫这个屯那个屯的,唯一的就是我们这个地方了。据县志记载,在元朝有两支打仗的部队分驻扎在前后,故此得名前屯村、后屯村。

闲言少叙,陈姓的第一代祖过世后,安葬在村西现在叫“官庄”顶的地方,那可是块风水宝地,据传,有个南方来的风水先生,看了此葬穴,连连赞叹:风水宝地,风水宝地啊!

有个多事的人,闻听此言,就问,此话怎讲,那个风水先生手指着那东北,你看那青根亮茬的山没有?那叫“安丰山”,那死者的头就枕在那安丰山上。

我们这个地方安葬老人,都要选择一个好的方向,什么西北向,东北向,哪个方向如果是一个低矮的地方,就不是上上之选了,哪有人低拉着头睡觉的。风水先生接着说,死者的头枕在那既“安”、又有“丰”两个吉祥字的山上,主那后代人丁兴旺(“主”表示“管”的意思)。

那个风水先生,围绕着那墓转了数圈,天上有那成群的野鸭围绕着坟墓盘旋,说出了惊人的一句话:“头枕安丰山,脚蹬鸭蛋滩,陈姓的后人将要出三斗三升芝麻官”。顺手又抚摸着坟墓上长出的有一人高的青竹,自言自语地说,愿你快快长啊,你能望见北面的小河水,任何人就怎么不了你了。从此,这个地方就叫“官庄”顶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据说,有个庄姓的人,忒嫉妒,想方设法怎样来破这个风水,于是,他每天早晨早早来到墓地 ,拾了满满的一篮鸭蛋以后,顺手用那手中的镰刀,把那根青竹连根毁去,说也怪了,那根青竹,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又长出了一人高,这一下子可愁坏了破风水的人。

那个想破风水的人,找来了那南方风水先生,请求指点迷津,怎样才能把那个风水破了。于是,破坏风水的人,依据风水先生的指点,用那黑狗血和其它污秽的东西,才把那风水给破了。

从此,那个坟上再也长不出青竹来了,那些野鸭也不见踪影了,想捡个鸭蛋壳都不可能的了。

据传,那个庄姓破坏风水的人,不知什么原因,弃庄姓改为姓陈的了。如果要对号入座的话,这一家人最后一个光棍汉,在九八年前后离开了人间,不知是真是假,可老一辈的人就是这样传下来的。

One response to “父亲的回忆(40):苏北民间传说之脚蹬鸭蛋滩

  1. Pingback: 陈双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