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August 8, 2010

父亲的回忆(41):红卫兵大串联时的我们

文革初期,可能是66年吧,全国的红卫兵都开始大串联了,还记得,我们村有两个初中生也参加了大串联,一个是和我同组的,他家和我家只有一墙之隔,比我大四岁,他串联回来,附近的大人和我一般大的孩子们都来到了他家,津津乐道地听他讲那些外边的新鲜事,他说,他串联是去的是上海,还做过轮船,我们就追问,上海是什么样子,那个轮船又是什么样子,他嘟嘟哝哝也说不出所以然来。说实话,到了现在,那个轮船我也是从电视中曾看过,现在我也近六十岁的人了,还未曾看过真的轮船是什么样子呢。

他讲着,那些大人有时插嘴不时问些什么,就在“问、讲”的过程中,他突然一本正经的站起说,现在我有重大的消息要公布,毛主席他老人家要活到165 岁,林副主席要活到135岁。还有蒋介石已经丧了狗命,那个时候,因我的年龄还小的缘故,还不知道蒋介石是何许人也,更不知道丧“狗命”是什么意思,就追问起来,旁边有人冷语道,这个还不知道,我也只好不再追问下去了。

后来我走上工作岗位,遇到另一个大串连时的人,他和我同在一个学校任教,闲聊时聊到了大串联的事,我就把当年某某所讲的“特大消息”做了印证,他说,那个时候什么消息都有,真真假假谁能分得清,不过某某讲的确有这个消息,那时谁都盼毛主席长寿,林副主席身体健康,这样,农民就不受二遍苦、二茬罪了。不用说,而后来这些消息,随着林彪命丧温都尔汗,毛主席辞世这些重大事件的出现也就不攻自破了。

据他回忆,他们串联时一行六七个人,坐车、吃饭都不要钱,他们一行转了一圈都回家了,其中有个同学“天马行空”,几乎把有名的大城市都逛遍了,父母为其准备二十元钱的路费,回家时不少反而多了,其中缘故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闲言少叙,话说大串联那会儿,我上的是四年级,那个时候,我上的这个小学是个初小,只有四个班,一~~四年级,四个老师,因受大环境影响,老师基本上也不给我们上什么课了。

记得在66年的冬天,天气比较寒冷,地面上那个雪下了厚厚的一层,水沟的冰也能撑人了,走在上面那个冰被踩得吱吱响。可能受大串联的影响吧,我们几个大一点的同学也想出去串联,理想之处就是县城,想去看看有星星那么多的电灯,还有那些高楼大厦,就硬磨着老师带我们出去串联。

在一个傍晚,我们一行约十人,年龄最大的十四五岁,最小的十一二岁,每个人身上都背着棉被,前面有个同学打着红旗,倒有点像解放军行军的阵势,有王树仁、袁宗亭二位老师带队,就这么徒步向二十多公里外的县城走去,走在那村边的路上,看着那些大人们都投来惊讶的目光,我的心里美极了。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现在算来,可能有三个多小时吧,天也暗了下来,才走到我们村东约十五里的一个集镇,庙头镇,再也不能前行了,老师就带着我们走进了庙头中学,一走近那大门,那路旁有一人能抱得过来的法桐树,那一排排整齐的教室,还有那宽阔的操场,再走进宿舍,那个电灯亮极了,那个双人床,要想爬上去,还需要托着屁股才能上去,新鲜,新鲜极了!

不知我的老师怎么和校方联系的,总之我们住下了,当晚,我们吃的是我们新年才能吃得到的大白馒头,还喝着那冬瓜和一些肉丝的汤,激动的我们半夜才睡着觉,一觉醒来天也亮光光。

没想到的是,吃罢早饭,老师不是带着我们继续向县城方向进发,而是打道回府,有的同学都哭了,大家带着不平,在无可奈何情况之下,只有跟着老师耷拉着脑袋回到了家里。

没有去成的原因,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们之中,有两个年龄比较小的又有尿床的惯病,因睡得迟,可能冬瓜汤喝得多了点吧,他们把自己的被子湿了大半边,老师也有可能基于这个原因才打道回府的吧。

大串联时的我的梦想,就是想去县城,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要实现了,却又因故没有去成,现在回忆起多少还觉得有点遗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