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43):记一次教师征收“提留”费

记一次教师征收“提留”费

在零五年以前,我们这个地方,政府每年都要向农民征收各种款项。如果是税务机关的,就出具正规的税票,是政府行为的,则出具发票,而有些是地方行为的,就没有什么票据给你。

现在我就来说叨说叨一年中农民交过哪些费用,农业税、村提留乡统筹费、水费、畜防、统防、盐费、教育事业附加费、路工以资代劳费、五小车辆费(手扶拖拉机、自行车等)、生猪费、社会人口费(户口不在本村)、违反计划生育费,还有村或组需要筹集的一些款项,这些就没有票据了。这样算下来有十三四种吧。

这些费用,一年中一般分二次征收,七月份新粮、西瓜上市征一次,到了秋收结束第二次又开始了,这样算下来,一年之中农民要交的费用约三四百元,这还不包括计划生育费。

现在我就来算一算一亩地在二零零年之前能有多少收入,好的年景小麦能收八百到一千斤,当时的市场价在六毛、七毛钱之间,一亩地的收入也不过四五百元,多则六七百元。其中在土地投入中,化肥一百多元,籽种三四十元,机耕费四五十元,还有农药等,不包括人力资本投入,一亩地少说要投入三百多元,也就是说一亩地的纯收入只有二三百元。

种田人一年忙忙碌碌下来没有大的收入,地方政府还年年加码收那么多费用,农民要想以土地致富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听说有的地方的农民愿意抛荒,也不愿意种那劳力伤神的田,“纷纷抛田”离乡到外地谋生去了。

到了收费时,那些村组干部也是愁得要命,老百姓大都采取软抵抗,叫你整天找不着人,那些干部就采取扒粮、牵猪,以实物抵那各种费用,有时会引起双方激烈对抗,最后吃亏的还是老百姓,一旦干部受到肢体损害,那“保驾护航”的派出所把你人抓了去,还罚你的款,细细想想还有好果子给你吃吗?!
计划生育收费那就更难了,有几千到上万元,大多数超生户采取拖一时是一时,能少交多少就多少,也有不怕的,家里住着“梳头舍子”,也就是四檐着地的茅草房,家里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要啥无啥,正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那些干部也拿他没辙,还有的常年不在家,收不到这些费用,那些村干部也愁得要命。
话说到了公元一九九八年七月,全国大中小学生都放了暑假,也正是教师休闲度假时间,可这个时间恰逢我们这个地方政府征收提留款之时,当地政府知道,乡村干部也无能力顺顺当当完成这次征收工作,凭动粗也解决不了问题了。
于是有人就想到了动用老师这个力量,老师在老百姓中还是有一定威信的,老师的工作对象是千家万户的孩子,直接影响到孩子一生,那些家长不会轻易说个不字的。
全乡教师齐上阵,一个教师配备一个组干部,于是到各个农户家征收提留款项了,那一年,天气比较炎热,高温,温度都在三十四五度,每个老师都发了条毛巾,每个人都把毛巾扎在左手腕上,右手拿笔,左手拿着发票纸,当汗顺那脸往下淌时,一抬胳膊就擦去了汗渍,这样也就不影响工作了,就这样,为期一个礼拜的征收工作开始了。
收费确实难,因为老百姓囊中羞涩,哪肯把一年的生活费用轻易的交给你,怪话连篇也还罢了,还提出了诸多的不合理的收费款项,我们哪能解释的清楚,于是就用一句话来搪塞,这都是全乡统一的,不知好话说了多少,方把钱拿下,心里暗暗说了一句:阿弥陀佛。
天黑之后,我们收费人员就不敢上门收费了,因天气炎热,怕遇到哪些尴尬事,弄不好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早晨,是我们收费的绝佳时间,于是我们收费人员,天蒙蒙亮就去堵各个农户的门,“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那些应该交提留款的人,比你起得还早,当你用手拍拍那门时,已经是“铁将军”把门了,有的确实到田里干活去了,有的农户是刻意躲着你的,这就给你征收提留费带来一定的难度。
于是,白天我就骑着用五十元钱买来的二手凤凰车,满田乱窜,去追那在地里干活的人们……不知跑了多少冤枉路,受了多少白眼,难听的话不知听了多少,总算不负使命,一个星期下来,基本上完成了任务。
零五年后,没想到的是,自古农民种田就“完银纳税”,被国家这届政府颠倒过来了,不但不完银纳税,国家还按地亩补贴一些钱,我们这个地方人均一百八十元,这等于给农民发了工资,土地给你种着,还给你一定的土地补助,我相信种地的人会一天一天富起来的。
附一些当年农户保存的不同年份残存的收费凭证:
记一次教师征收-1707

村提留乡统筹费、水费、畜防、统防、盐费收据

记一次教师征收-1732
农业税收据
记一次教师征收-1740
教育附加费收据
记一次教师征收-1750

路工以资代劳费收据
记一次教师征收-1762

超生罚款通知书
记一次教师征收-1772

催欠通知单
记一次教师征收-1780
五小车辆费收据
记一次教师征收-1790

生猪税收据

3 responses to “父亲的回忆(43):记一次教师征收“提留”费

  1. Pingback: doubleaf

  2. Pingback: 陈双叶

  3. Pingback: y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