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我一生中的四次病魔

按:父母亲养育之恩难以回报,唯愿双亲身体健康。

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风顺的,难免会遇到工作的不顺,亲人的离去,病魔的缠绕……

我的一生可谓坎坎坷坷,先是受了“三年自然灾害”的饿罪,接着又来了“十年浩劫”,还有四次病魔,几乎次次可夺去我的生命。

第一次病魔,是听我母亲讲的,就在我刚刚出生不久,就得了不知名的病,那个时候乡镇还没有什么医院,能给人瞧病的,只有集镇上有个称“张二先生”的,父、母亲把我抱到离村约四公里的集镇上找到了张二先生,那个张二先生,把我瞧了一下,见我脸上也没有了血色,又用手把我掐了一下,见我动都不动,没有任何反应,就断定我没救了。

父母亲只有抱着我,迈着沉重的步伐,顺着那弯曲的小道,一步一步往家赶,当走到集镇南约三里的乱葬坑时,父亲建议我母亲把我丢掉算了,我的母亲只有顺从父亲的建议,把我丢在乱葬坑里,临走时又有点依依不舍,就用二根手指放在我的鼻子上,见我还有微微的气息,哪能舍得,不顾父亲反对,把我抱回了家。

到家后,我的奶奶把我从妈妈的怀里接了过去,用手拨弄了我一下,见我还动弹,就用白冷开水一点一点朝我嘴里淋,我的嘴就一张一合喝那白开水,奶奶说,可能有救,于是就把我紧紧地贴在胸口,用她的体温来温暖我的身子,就这样,奶奶、妈妈轮流抱着一个多月,始终没有离开奶奶、妈妈的胸口,饿了,奶奶、妈妈就用厚厚的米水来喂养我,因为那个时候,我连吮吸母亲的奶汁的劲都没有了,就这样,我从死亡线上逃过了一劫。

不知哪个戏曲上有句唱词,“父亲的恩还好报,母亲的恩报不清”,我要是没有我的母亲的细心,还有奶奶和母亲的精心照料,又哪能有现在的我。

第二次病魔是在我十二岁时,我还记得,在我得病之前,我一直都是伴着奶奶睡在一张床上。

有一天夜里,我的感觉还没有完全进入梦乡,不知什么东西来挠我的头发,我就用一只手去逮那个东西,可逮不着,复又睡下,当你又要进入梦乡时,这个东西又来挠你的头发,我就双手去逮那个东西,可就是逮不着,就这样,挠的你无法入睡,另一头,我的奶奶也鼾声如雷了。

我就干脆起来,摸着那火柴,开始擦火,平时一两支火柴就能把煤油灯点亮,可这一次,擦了一支灭了一支,一盒的火柴擦完了,还是没有把煤油点亮。

折腾了一阵子,想看个端倪,也没有如意,就睡下了,当我又进入梦乡时,那个东西又来骚扰我,我哪能睡着觉,就在床上来回翻身,再翻身的过程中,我的皮肤无意间碰在墙壁上,有个东西,我的感觉是某种动物的肌肤,有体温,又好像是是人的身体的某个部位,被我的身体挤在墙上,那个东西顺着我的身体往下滑,吓得我赶紧挪开,我慌忙起身,钻进奶奶的被窝里去,我把奶奶惊醒了,奶奶哝哝的说了一句:这么大的孩子,还离不开大人。我哪敢作声,我又哪敢把我遇到的事告诉奶奶,我只有把头缩进奶奶的被窝里去,还好,我一直睡到大天亮,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过了不久,我的双眼下框,鼓起了两个疙瘩,那个时候,隔壁村也有了村医生,父母亲就把我驮到医生那儿,医生按了按我那两个硬硬的两个疙瘩,说我的疙瘩里有脓,需要动手术,在征求我父母的同意下,为我动了手术。

手术后,不知过了多少天,我身体在发烧,父母又带我去看医生,医生量了一下我的体温,又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口,就说,我可能得的是败血症,建议父母亲,我必须打青霉素,就这样,我整整治疗了一个多星期,听我母亲后来说,我晕过去了好多次,,把全家吓死了,就这样,我又第二次从死亡线回来。

至今,我还把我那次得病和那次怪遇联系在一起,当我一边回忆一边写我那段经过时,心里还在咚咚的跳,我也想这不是真的,只是我的一个梦罢了,可这几十年来,又一次一次被我否定了,本想把这个秘密永远尘封起来,就是说出来又有谁会相信呢?现下了很大的决心,把它写了出来,不知谁能帮我答疑解惑。

第三次病魔是在十九岁,那个时候,庄上的人几乎个个都得疟疾,那个疟疾来了,体温一下子要上升到四十多度,那时专制疟疾的药物还是有的,可我就是这么扛着,任凭他发烧,就是不吃药,一连七八天,把我烧得口干舌燥,有一天早晨,忽然鼻孔流血,我就用棉球堵那鼻孔眼,然后,打来一盆凉水,用那凉水激那头部,本以为可以止血,没想到血又从嘴里流了出来。慌得我父亲赶紧把我送到离我们村有十五六里的“庙头”镇医院,在那里医生对我采取了紧急止血措施,可还是流血不止,医生无法,就建议我赶紧转去县医院。

于是我就转到了县人民医院,也许血要流完了吧,到了人民医院,我的血慢慢的也就不淌了,医生又给我采取了一些措施,就这样,我住进了医院,住院期间,医生给我输了很多瓶血浆,我的脸慢慢才有了血色,医生不知说我的红血球还是白血球,已经到了正常值以下,就这样一连住了七八天医院,方出院,回家后,一二年身体才恢复了健康,这是我第三次从死亡线爬了回来。

第四次病魔是在我四十九岁时,那个时候,我的体重近一百七十斤,有半年时间就突然消瘦下去,自己还浑然不知,别人提醒我,“怎么这么瘦”?可我反问说,我瘦了吗?

有天傍晚,饭后闲来无事,我串门来到了村代销店,代销店那个磅秤就在室外,我就往磅秤上一站,一称体重,只有一百三十多斤,原以为是年龄大了,有钱难买老来瘦吗,也没放在心上,平时又能吃能喝的。

哪知过了一段时间,一到下半夜,感觉有低烧,时常还不断咳嗽,有一天晚上 ,我到了村卫生院,村医生开了一些止咳之类的药物,又用听诊器听了听,建议我到县医院做个CT,可我还是没有拿当一回事。

直到有天早晨,一口咳嗽出血来,这一下子我才慌了神,请了假,到了县医院一检查,说我得的是肺结核。

那个时候,我宛如从天上一直坠到深渊,精神上极度低沉,心想,这一劫恐难逃了,还好,经过药物治疗,虽然病情反复过几次,但那个阎王爷还是没有收留我。

在这次患病中,多亏了我的爱人精心照顾,只要听说有对我的病有好处的食物,想方设法弄来给我吃,听说那个梨和冰糖在一起煮能治我的肺结核,就天天煮给我吃,就这样,吃了有近一年,我的肺结核好了,可我又吃出了糖尿病、高血压。

第五次得病,第五次……也许第五次就是我的终点站了。

3 responses to “父亲的回忆:我一生中的四次病魔

  1. Pingback: 陈双叶

  2. 真是幸运,真是幸运!每一次身边都有爱你的人把你留住。

    我有点好奇:第二次生病时,那天晚上一直骚扰你的东东是什么?你的那两个疙瘩与这个东东有关吗?恐怕你也很难回答这两个问题吧。
    不管怎样,大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

    • 我父亲自己也不知道。有人回复说:Duan 写道
      嗯。第二次病症,从描述看,应该是被蜥蜴咬着了脸部或头部,蜥蜴里的病菌进入血液,引发了眼眶蜂窝织炎,又由于拖着没有治疗,而是采取了挤压囊肿的危险方法,造成血栓,发展成了败血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