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September 26, 2010

父亲的回忆(48):我们村的邻里关系

说起邻里关系,不得不说说我在城里所见的邻居间的相互关系,最近,我到了儿子工作的地方——北京,那可是天子脚下,我在那儿小住近半个月,儿子住在五楼,有三户人家,如果三家同时开门的话,那个门和门可以碰的叮当响,就这么近,几乎触手可及,儿子在这幢楼上也住了三年多。

三年多的时间,我想儿子总应该认识几个人吧,闲聊时就问儿子:另两户住的人可认识?儿子说不认识,只认识楼下的一个清洁工,彼此见面打个招呼,至于姓甚名谁可就不知道了。

我又问,可曾发生过小偷,他说,曾发生过小偷破窗而入盗窃的,后来改为用卡进出,说到那个卡,倒也神奇,那个卡朝门上一印,门就自动开了,不过害得我十几天失去自由。

那个门出去容易,进来难,还真能挡挡那些君子哥,高墙虽高,挡不住梁上之人,有句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想”,还有句话说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小偷真的没法子光顾了吗?如再遇到小偷时,那就后悔晚也!

城市里也许不需要互帮互助彼此照应的和谐邻居关系,因为有强大且多功能防盗设施,是硬的,可在我们农村就不一样了,农村靠的是一张张富有人情味的网,是软的。下面我就来说说我们村里的邻里关系。

我们当地有句话说出了邻里关系的重要的,“千百(钞票)买邻,八百买产”。意思是说,拿出高于买房的钱来,去和左邻右舍相处,用于买房屋的钱,比相处邻居的钱还要低百分之二十,这句话,就是在这个时代还值得品味一下的呢。

“远亲不如近邻”,我们这里是怎样来构建这个和谐融恰的邻里关系的呢?现在我就来说叨说叨,有这么几条。

一、人们常说,“亲戚吃(饭)来回转,邻居吃碗扣碗”,意思是说,亲戚靠来回走动来联络感情,彼此互为招待。那邻居就不同了,邻居是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中,有点好吃彼此想着对方,但不能“火叉(一种拨弄柴火的工具)一头热”,你送一次东西给我,我就想着法儿送等值的东西给对方,彼此关系就互动起来了。

二、经常串门儿,在一起唠唠嗑,彼此建起信任感。

三、相互打招呼,给你一种亲近的感觉。

四、遇红、白事时,一个村上的人都来了,大家坐在一个饭桌上,彼此推杯助盏,那个热闹劲儿就不用说了,自然也不能白吃,每个人出个三十、五十元不等。在这个场合,平时有点矛盾,也一笑泯恩仇了。

五、相互间来了客人,彼此互邀,加深感情。

这种和谐融洽的邻里关系,将给相互间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呢?说几件就可知了,原来我们村上都是草房,经常失火,失起火来那还了得,一瞬间就变成一堆废墟,有了融洽的关系,那就不同了,如果你家里没人,那另一家看见有浓烟冒出,就过来张张瞧瞧,一旦真的失火,又会马上摇旗呐喊,远近村民就会一呼百应,大家齐心协力,打水的打水,救火的救火,就可把火消灭在萌芽状态。

有的人家不慎失了火,家产尽失,家人呼天喊地,家中生活本还可以,一把大火,一下子变得一无所有,这个日月没法过下去了,而此时,那些好心的邻居们就相互送衣送粮,这家一根房料(用于盖房的木棍),那家一把草,有钱出钱,没钱出力,不计任何报酬又把这个家撑起来了。

有一回,我的四叔得了急性阑尾炎,村里离乡卫生院还有八里的路程,又是一个下着小雨对面看不见人的夜间,邻居们没有二话,抬起了四叔直奔卫生院,如果没有和谐的邻里关系,想命就万难了。

我们组里曾发生过拆房倒塌事故,庄士生和陈怀民两个村民成了重病号,两家的农活也多亏了邻居的帮助。

一旦遇到小偷,事主一声大喊,远近村民们就立即呼应,每个人手里都有了可手的工具,一下子堵住各个要口,那个小偷经此一回,下回还敢再来吗?

还有的相互照看小孩,那个水啊、火啊、电啊之类的,如果没有良好邻里关系,不知夭折了孩童,在这里我就不一一举例了。

和谐融洽的邻里关系,在我们这里还不能没有,这种精神在我们村里会永远传承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