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49):苏北风俗

我们这个地方的一些礼仪、礼貌和称呼

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因地域不同,礼仪、礼貌和人与人见面打招呼也有所不同,我们这儿是苏北的一个小地方,风俗、礼貌、和称呼和其他地方也有所不同,下面我就来说说我们村里的一些礼仪、礼貌和相互见面时的一些用语具体有哪些不同。

婚、丧方面的礼仪,我在婚俗,丧俗的文章里多多少少也提及了,在这里不再重复了,今天我要说的是,我们农家平时的一些待客之道。

家中来了客人或不常见的亲戚,见面时要紧紧握住客人和亲戚的手,有句话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要给客人和亲戚有那么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一句话,要使客人和亲戚有一种暖暖的亲近感,千万不要手一碰就松开,那客人和亲戚心里就感觉有点凉凉的。

客人到了门前,主人推开门,用手示意,让客人先进,三请两让客人到了客厅,应把客人安排在上首(东面)坐下,然后递烟倒茶,那个烟不能一支一支往外抽,必须成双。你可千万不要只顾自己点火抽烟,要先给客人点火上烟,然后,自己才能自行其变。向客人敬茶,必须一手奉茶,另一手张开平升,作一个“请”用茶姿势。

唠叨一段时间家常话,接着坐席吃酒吃饭,坐席很有讲究,那个桌子必须安排在主屋的中间,桌子上不是有木板吗?横板面朝东西,竖板南北,客人应安排在上首(东)面朝西做着,同辈子则在尊贵的客人对面或平起平坐,晚辈或年龄稍青一点的,南北就是他们的座位了。

斟酒时,则有晚辈或年轻人来担当,首先从客人斟起,右手把壶,另一只手作一个“请”字手势,从右往左逆时针转着斟,一个桌面斟玩,然后换手再斟。

我们这个地方喝酒,一般四盅酒后开始互相敬酒,根据自己的酒量,怎样来把握就是自己的事了,但必须举杯,客人杯杯饮尽,那陪客的人就想着法儿,直到你烂醉为止。

上菜也有个说法,那盘鱼的鱼头要朝着尊贵的客人,那鱼头和鸡头只有尊贵的客人和长辈才能享用。

听说,在旧社会因为鱼头被一个人吃了,另一个人大怒,拔出枪来,差一点在酒席桌上闹出人命来,因此两下结下仇恨,不久两下发生火并,死了很多人。以后,饭桌上再也没有人轻易去动那个鱼头和鸡头啦。

宴毕,要等客人开口说回去,主人再说些挽留的话,然后才能欠身相送,一般送到门外十米、二十米不等的地方,再叮嘱一句:走好啊。客人远去,才方可转身回家。

家庭一些简单礼仪就此略过,再来谈谈我们当地的一些礼貌用语,我们这个地方一些礼貌用语有别于其他地方,你好、再见是不常用的,因都是熟人之间打招呼,用了反而生疏了。

早晨起来,若双方遇个面对面,一般年轻的向年老的先打招呼,(大叔、二大爷、婶婶……)起来了?对方回应,起来了,你也起来了?可千万不要应一句,没有反问是不礼貌的。

时间恰在吃饭前后相遇,就会说,你吃过了?对方回应,吃过了(或没吃),你也吃过了?

平时相遇,就说,往哪儿去的?干什么的?对方若没有隐私的话,就会实情相告,若有隐私,也就乱扯一下就过去了。

天黑相遇,就说:你还没睡啊?往那儿转转啊等之类的话,对方根据你的提问,也会如实相告。

若受别人恩惠,或受到别人帮助,也会说谢谢等暖人心的话。无意间有对不住对方的话或事,就会说,对不起啊,请原谅啊之类的话。

“下放知青”调侃我们当地的礼貌用语,当你早晨起来,用我们的地方话向你打招呼就说,你还没睡吗?当你从厕所出来,他又说,你吃过没有?当然这都是互相熟知的情况下说的,就拿当开玩笑罢了。

现在,年轻人都在外打工,把外边好的礼貌用语都带回了家,从小就教孩子的礼貌用语,什么你好、再见、谢谢等,连从国外进口的“拜拜”都灌输到孩子脑子里去了。

称呼,每个地方的称呼大同小异,有的叫法不同,也有些地方却恰恰相反,下面我就来一一说个明白。

父亲(大,或大大),母亲(妈妈),在中国可能都这么称呼的,祖父(爹爹),红灯记里称父亲为爹爹,和我们这个地方完全不是一个味了,在我们附近村有个徐姓人家,还称父亲为爷爷的呢。祖母(奶奶),曾祖父(老太),曾祖母(老太奶),曾曾祖父(白毛),曾曾祖母奶(白毛太奶),在朝上去因无法称呼,都一概叫老祖了。

公公、婆婆和儿媳的称呼:公公、婆婆喊儿媳直呼其名,但不带姓氏,儿媳当面叫公公、婆婆为大、妈,别人问起就称老公、老婆,和现在称自己的丈夫为老公就截然相反了。有了孩子后,就称他爹、她奶。

夫妻之间一般直呼其名,不带姓氏,有了儿女后,就他大、她妈称呼了。父母对自己的儿女直呼其名,在解放前后,有的地主家的母亲喊自己的儿子为二爷、三爷的,听老一辈讲,她的目的,是喊给下人们叫的。

兄弟之间,小的必须喊兄长为哥哥,哥哥自然称小的为弟了,也有的直呼弟弟的名字的,但不能带姓。

妯娌和兄弟之间的互称:妯娌之间,小的称大的为嫂嫂,大的称小的为弟妹,有了小孩就她大娘、她二娘的称呼了。弟弟的妻子称嫂子的丈夫为哥哥,有了小孩就他爷、他爷的叫了,哥哥只叫弟弟妻子的名字或她大娘、她二娘……

女婿和老丈人、丈母娘之间的称呼:女婿称老丈人、丈母娘为爷、娘,根据兄弟排行,可称大爷、二爷、大娘、二娘的,老丈人、丈母娘可称女婿他姑爷,如女儿在家排行在第三的话,就称他三姑爷了。

以我为例,再来说说其他亲戚的一些称呼,我的姑母,我则称大姑、二姑、三姑…… 相应的姑爷就称大姑爷、二姑爷、三姑爷了,我的孩子则称姑奶、姑爹。姑姑家的子女,我则称表哥、表姐、表妹、表弟,我的孩子则称表叔、表姑,我的孩子和表兄弟、表姐妹之间的孩子则互为表兄弟称呼了。

我的姨母,我则称大姨、二姨三姨……我的姨丈,则称大姨夫、二姨夫、三姨夫,我孩子则称姨奶、姨爹。姨母的孩子我称姨哥、姨姐、姨弟、姨妹,我的孩子则称姨叔、姨姑。我的孩子和姨哥、姐家的孩子之间,则互为姨哥、姨弟、姨姐、姨妹相称。

再以我爱人为例,她的亲戚,她称呼什么我就称呼什么,爱人的姑母、姑丈,我的孩子也称姑爹、姑奶,爱人的表哥、表弟,我的孩子则称表舅,表舅的妻子则称表妗。爱人的表姐妹,我的孩子则称表姨。平辈之间则互为老表称呼了。

我的爱人的姨母、姨丈,我的孩子则称姨奶、姨爹。她的姨哥、姨姐,我的孩子则称姨舅、姨。

礼仪、礼貌和称呼,都是人为编织而成的,你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违反了它,会招来必要的麻烦,甚至变成恶脸相向,说严重点,有可能危及到相互的生命呢,如有不到之处或错的地方,望知情人给以指正。

One response to “父亲的回忆(49):苏北风俗

  1. Pingback: 陈双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