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October 2, 2010

父亲的回忆(50):村里的“能人”

“能人”,是指某人掌握着一门技术,别人干不了,做出的物件又令人称赞的人。今天,我说的能人,他有着旧社会那种族长的威信,在那个特定的区域或家族中,具有一定的号召力和处理一些问题的人。

在那个区域和那个家族中,政府不愿出面又不能出面来解决的一些问题,那些能人,就填补了这个空白,例如:

一、人与人之间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但又难以启齿的,不愿公布于众,“民不举、官不办”,政府也无从下手的,亏理的一方,找到了能人,能人在这个区域或这个家族中,有着他独特的地位,另一方也要看能人的面子,能人做个和事佬,问题也就解决了。

二、一方遇到困难的,如缺钱、缺粮等,因能人对那个区域的人家比较了解,能人出面周转一下,问题也就解决了。

三、夫妻、婆媳,族中人与人发生一些矛盾,也会找族中能人处理。

四、村中结婚或老人(死人)的,喜事、丧事那些亲朋好友都要来,人数在几百人,可是个大场面,如没有能人在场,那些酗酒的人,就把好好端端的一个场面闹翻了天。

能人具备的素质:

一、要有宽阔的胸怀。一些事情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甚至还招来当事人的白眼,那你就要厚着脸皮两边说合,不能火烧脾气—— 一点就炸,要有解决问题的决心。

二、能说会道,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三、正直。敢于说公道话,不怕得罪任何一方。

四、有震慑力。能压住不讲理的一方。

能人在哪个区域和哪个家族中,具有一定的年龄段,在一个家族中,一定的年龄段里都有一两个能人的出现,如在七十岁左右的,陈姓有:陈维余、陈广成。庄姓有:庄金华、庄金朗。孙姓有:孙如俊。张姓:张开银。

到了我这个年龄段,也就是六十岁左右的人,陈姓有:陈广发、陈维平、陈以寿。庄姓有:庄加田。孙姓有:孙行发。

村中能人,具有一定的号召力,如果应用恰当,他们对于稳定一方,将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

记得多年前,我村上有位陈姓人家家庭不和,夫妻反目。两人成天吵闹,摔碗砸碟,孩子哭喊,吵得邻居也不得安宁。一般而言,两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外人是不应当介入的。可在乡下就不一样了,夫妻吵架可是两家子的大事,于是妻子娘家的人就介入进来了。这位夫人娘家可不是一般人家,非常强悍,不管谁对谁错,都极力维护自家女儿的权益,不仅帮她吵架打架,还要帮她把嫁妆搬运回家,并要求离婚,实际上,就是火上浇油。但也有句话说得好: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一家子哪能说散就散了呢?于是,男方邀请村中“能人”陈维余出面协调。这陈维余此时已六十多岁,在陈姓家族说话很有号召力,凭他三寸不烂之舌和多年累积的威信,来回奔波数次,事情竟得到了圆满解决,两人终和好如初,家中又充满了欢乐。

还有另外一家,兄弟妯娌间矛盾极大,竟十多年不相往来,究其原因,也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后来在一家的丧事上,陈广发和陈广成两个“能人”硬是把两家夫妻拽到一张桌上“话家常”。他们俩的“调节方式”与陈维余的不同,他们强令要求两家必须和好,而且必须说出“愿意和好”。经过这次事件,两家还真的和好了。从此冰释前嫌。

另一就是在一家婚宴上,酒过三巡,大家说话开始无所顾忌。这时一人因一句不恰当的话,招来某人的愤怒,双方开始争执,闹到脸红脖子粗,进而撕扯起来,眼看就要打起来了,庄加田立马赶到现场,一声呵斥,再用强制手段,把两人分开,并各自教训一番,还让他们自我检讨并相互道歉,一场危机在庄加田的强制“协调” 下化解了。

以上事例在我们这儿不胜枚举。

这就是我们村的“能人”们,他们的努力促进了人与人,邻与邻,家与家之间的和谐,也就造就了我在《我们村的邻里关系》里描述的那样既和谐又融洽的邻里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