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65):陈姓“三大将”画传

听村里那些老年人讲,在晚清、民国年间,在村里四大家族齐名的还有陈姓的“三大将”。据传说,这个故事发生在陈姓“三斗三升芝麻官”的风水被破了以后。具体风水怎样被人破了,我在《脚蹬鸭蛋滩》的文章里,也有过详细的叙述,在这里我就不再详细的介绍了。

据讲,在后屯村里陈姓家族的发展还有一个传说,也就是在陈姓老祖坟的东面有一块地。当时有三个阴阳先生,一个叫“刁前梅”(音),另一个是姓侍的,还有一个是阴平集镇上叫“路北方”的阴阳先生,不知什么原因聚到一起。巧的是,他们一同从陈姓老祖坟东这块地边经过,他们边走边看起地形来,也各自卖弄起自己的学识来。

其中一个风水先生说,陈姓风水被人破了,从此将和官场无缘,但如果把阳棺送在这块地上,虽然将来陈姓不出官,但能出三个大将。另两个也巡视了一番,也连连称是。再多说一句,阴阳先生所说的“阳棺”,是指阳宅,也就是在这个地方,地理环境适合人们居住。盖房子,在阴阳先生嘴里说成是“送阳棺”,不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嘛。要不,人们怎么称呼他们为阴阳先生呢?

不知陈姓人听错了,还是理解错了,以为只是葬死人的地方,那就是阴宅了。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陈姓老了人都往这块地上送。没想到陈姓人到了晚清、民国年间年间,还真出了三个“大将”,可惜出的不是带兵打仗的将军,而是具有一手精湛技术的手艺人,此“将”非彼“匠”也。下面我就来一一说说他们是什么样的三个“大将”。

第一个是扎柴匠陈文琢,官充(绰号)大柴。他还有一个弟弟陈文香,他可不会这门手艺,皆因他哥哥的缘故被叫做二柴了。扎柴匠是干什么的,一说你就清楚了。那就是死了人,需要扎纸马、纸人、花轿等丧事上用于焚烧的东西。这样的人才,就是在现在,在我们这个地方还是很吃香的。你就是达官显贵,一旦家中老了人,都要有求于他。他在我们村周围,凭着他的手艺,倒也赢来了人们的仰重。

据讲此公的手艺非常精湛,他扎的那个“人”,乍看像真的一样。那个纸马放在地上,四蹄蹬开,给人有那种想撒蹄奔跑的感觉。不用说,此为一匠也。此公无子嗣,后来他的这门手艺传至他的女婿庄士元那儿。而他的女婿百年后,此手艺也就失传了。

第二匠那就是木匠,此公的名字叫陈广胜,他的手艺也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据说,一户人家女儿出嫁,半年前就在他那儿定做了嫁妆。可到女儿出嫁的前一天,只看到木料一大堆,急的那户人家如热锅上的蚂蚁,满脸的不高兴,难免嘴里嘟嘟哝哝的。可他不紧不慢地说,明早上来抬吧。到了第二天一早,那个嫁妆还真打好了。

据讲,他凭的只是一把斧头。真正动起手来,那个锯子、刨子就成了摆设品,就连取直的漏斗线都不要。他的手艺我曾见过,具体怎样好,我可说不出来。他做出来的家具,比别人精致很多。若干年后,那些老人拍着此公做的家具说,还是人家做的家具,几十年了一点缝都不拔(不显缝),没的说的。此公的技艺同样博得众人一片赞叹声,他的这门手艺也就到他这一辈子,之后就没有传人了。

那第三匠就是裁缝,这也勉强算一匠。按现在来说,就是裁剪师。在那个时代,没有缝纫机等一些机械工具,一切都是手工制作而成。

此公的名字叫陈连彩,他可是个男的,也就是他凭借一根直尺,一把剪刀和一根针,坐在那儿,一针一线做那消磨毅力的活,在我们村附近几十里内倒也闯出了名。

据讲,在那个朝代,请他做衣服的人家都是那些“大家”。这个“大家”是指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如果有户人家是女儿出嫁,那各种各样的衣服一般都要做上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听说,请他做衣服的那些人家,那预约的时间都得提前一二年呢。

他做的衣服,按现在的话来说,都是上档次的。村里人一般在儿女迎娶才有求于他,大多数还不是自家自做自穿,有衣遮体就行了。

到了我的儿时,我们身上的衣服都是母亲一手缝制,何况又是那个朝代。此公手艺也只他一人,他的下一代,说句不好听的,连一个纽扣都缝不好。

据讲,陈姓有和风水先生路北方后人认识的,见面开玩笑的问,你的上辈说陈姓的后辈要出三大将,怎么不灵验了?那路北方的后人说,你们盖屋在那上面住了吗?你们陈姓把阳宅误以为阴宅,那就相反了,不过也要出“三大将”的,可“将”和“匠”就不同了。

风水说,虽然是无稽之谈。但人们又根据阴阳先生的无稽之谈,把传说的“三大将”印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这有点牵强附会了吧。不过,他们也没有辜负了三大匠的名声,他们凭借各自一身精湛的手艺,倒也赢来人们的赞叹和尊重。

此为“三大将”画传,到了今天,人们只当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One response to “父亲的回忆(65):陈姓“三大将”画传

  1. Pingback: 陈双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