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74/终结篇)苏北民间传说之驴驮钥匙、马驮锁

驴驮钥匙、马驮锁

在我们村东南方约六七里的地方,有一个高高的土墩子,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去赶那新河集,都要从那墩子下面经过。有了这么高的墩子,经过的人难免抬头多望几眼,可谁也没有留足,赶集的人还是匆匆忙忙走过,又匆匆忙忙地回来。来回不知有多少趟,墩子还是那个墩子,没有人说起过这个墩子的故事来。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无意中听到这个墩子的的传说,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不知何年何月,更不知哪朝哪代,在这个墩子上居住着一户张姓人家,这户张姓主人的名字叫张家我(音),在当地可是个首富。可此公好张狂,从他的身上处处透出“小人乍富,挺腰凹肚”的脸孔来,有句话不是说“银钱不露白,露白有人黑”吗。可此公不但钱财外露,而且是属于“三个钱挂在眉梢上——翩(沭阳话,意为自夸)的不得了”的那种人。

有一次,此公又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的财富来。他说,他家的钥匙得用驴驮,锁需马来拉着。试想,一个门一把锁、一个钥匙,动起驴、马来拉,不用说家里的房产无数。可这句话说出来不大紧,那听的人可就不舒服了。可他的最后一句话就有损人的自尊心了,他说,你们谁个能比得了我张家我。有句不是说“过天的饭能吃,过天的话不能说”吗。那听者中,在当地也有影响力的人,那个妒意难免从心中升起。于是,算计张家我就这样开始了。

那个年代,人们很迷信那“风水”学,于是,有人出资请了一个高明的“风水”先生,秘查了张家我的祖坟。那个风水先生说,怪不得张家发了财,原来张家祖坟葬在了风水宝地上,这个风水宝地的地脉是一只螃蟹。那出资请风水先生的忙问:怎么破这个风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个风水先生倒出了一个主意,要想破此风水,你就得想法儿把这只螃蟹控制住,叫它无法行走,这样那风水就破了。

那个风水先生走后,出资请风水先生的人,苦思冥想,倒想出了破风水的绝妙法子来。那就是在张家我家的祖坟四周挖沟,有了这个沟,那这只螃蟹就不能肆意横行了。

于是,出资请风水先生的人,说服了张家我家祖坟四周的农户,让出了足以扒沟的土地,于是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就这样针对张家我家祖坟的一个不规则的沟扒成了。没想到的是,张家的财富不但没有减少,那个财富反而又陡增了几分。

那些出钱出土地的人,难免没有好脸色给那领头人看。怎么就破不了那风水?那领头人也一头雾水,于是就把一股怒气全洒在风水先生身上了,不用说找那风水先生算账去了。那个风水先生听了他们的破解方法,不由得扑嗤一笑。忙说,螃蟹就是需要水,挖沟不但不能把螃蟹控制住,那个螃蟹反而得了势,是你们帮助这只螃蟹疏通了更大的活动空间,那个螃蟹借着那个水势,那张家哪有不发的道理?。

怎样才能把那个风水破了,那个风水先生又授了一个锦囊妙计,大概意思是说,你得想个法儿,把那螃蟹压住,叫那个螃蟹动弹不得,那张家的财就终止了。要想张家一下子败了,那你就得想个法儿把那个螃蟹弄死,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石头把那螃蟹压住,也许那个风水就破了。

于是,就在那沟上面架起了一座座用红石铺的石桥,针对螃蟹的桥就这样架起来了,那个蟹字去了虫子底就成了解。据说,现在的解桥村也就是因此而来的。不过从《沭阳地名录》上记载看,是因有一个姓解的和尚在此居住而得名,那可是正统的,无可置疑。

不过,本人倒倾向于这个传说故事。因为在那块土地上,那个凸起的土墩和红石铺成的桥还在,那《沭阳地名录》只是说姓解的和尚在此居住过,可没记载和尚和桥有什么渊源。

解桥村的由来,占不去争论它,还是来继续讲这个故事吧。破风水这么大的一个动作,那张家我又怎能不知。据说,一位老道路过此地,曾告诫过张家我,有人要算计他,平时他倒也听到不少对他不利的风声,自己也十分重视,于是也就格外小心。据说,为了防止贼的侵扰,他把深宅大院用一张网罩了起来,再有那门丁看家护院,自以为也就安全了。

据说,当时张家有个女佣人,也就是丫鬟,看了这张大网罩自言自语地说,如果着了火,怎么办,人逃不出去,还不活活被烧死。此话被主人听见了,便招来主人一顿棍棒,说她吃他喝他,不为主人着想,专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可能那个棍棒下去重了,这个女佣人就这样命丧杖下。

那个女佣人死了不久,张家还真的失了天火。张家的庭院被那罩子整个封闭起来,那张家无一人逃脱出来,就这样张家的人也没了财也完了,只剩下这个凸起的土墩子。

据讲若干年后,当地的农户在那个墩子上锄地时,一锄下去,锄出了被大火烧的黑不溜秋的一口锅。那个锄地户嫌那个锅碍事,想把它挪个位置,于是就用那个锄头不停地敲打,然后就动手去搬那个锅,那锅被锄敲打的部位,露出了亮光。锄地户好奇,就拿起一看,原来是一口金锅,这笔意外之财就这样被那个锄地户拣去了。

“驴驮钥匙、马驮锁,谁人不如我张家我”,这个故事给那些某一方面做出成绩的人提了一个醒,对个人问题要处理的低调一些,不要处处高人一等,目空一切,说话做事都要想来着。不要说有损他人自尊的话,更不要做有损他人的事,人与人是如此,国与国之间又何尝又不是如此,张家我因为一句不得体的话,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这个教训!值得后人铭记。

(本篇补古老故事传说,这是第四篇故事。后屯村往事就写到这里)

One response to “父亲的回忆(74/终结篇)苏北民间传说之驴驮钥匙、马驮锁

  1. 因果报应吧,应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