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76):错失三次机遇的仲书记

仲书记是我们村人民公社化之后的第二任支部书记,名叫仲伟兵。他有着听起来有点让人觉得惋惜的经历,下面我就来说说他的一些故事吧。

  他出生于1934年3月,1946年跟着我们村一个叫陈松洲念过几天私塾,后来在大耳小学,也就是现在的代庄村读完小学课程。在校期间就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1952年小学毕业后,因家庭条件不容许,只好怏怏回家务了农。

  在家劳动了四年后,已经二十二岁的他于1956年3月份应征入伍,服役于当时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福州军区后方勤务部。

  1956年6月奉命入朝,帮助朝鲜战后重建家园,同年10月入党。1958年12月任209部队第九小队副班长。1959年3月获得中国人民志愿军209部队第九小队“技术能手”称号,12月份获得了福州军区司令部、政治部颁发的“六好”荣誉证书等。

  1959年服役期满回国后,被安排到冶金工业部西安冶金机械厂工作。在厂期间,很快适应了工厂的工作。因工作踏实、虚心学习,很快成了一名技术能手,不久就当上了车间主任。

  1959底起,国内“三年自然灾害”开始了。那时城市里的生活,比起农村还紧巴许多。仲伟兵所在工厂发的薪水,也不能满足他的一日三餐。也就在这个期间,在和老家互通信中得知,老家的生活还可以,还能吃上饱饭。我想,这只是家里人让他放心的安慰词罢了,那个时候哪儿有饱饭可吃。可仲伟兵当真了,直把他羡慕地要死,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回老家,美美地吃上一顿,再美美地睡上一觉。

  1962年,正是中苏关系失和之际,苏联单方面撤走了专家,然后又对中国逼债。于是为了节俭开支,政府和企业纷纷裁员,仲伟兵所在厂的宣传口号是“响应祖国号召,支援农业生产”。深一层的意思就是说:工厂不需要这么多人了,也无法养活这么多人,你是哪儿来的,就到哪儿去。虽然不像我这样这么直白,可就是这个意思了。

  仲伟兵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地不得了。心想,这下子终于可以回老家吃顿饱饭了,于是他第一个就报了名。,可是他是技术标兵,又是车间主任,工厂哪能舍得他这样的人才离去?不用说苦苦挽留了,可他执意要回家,就和厂领导大吵大闹,最后还是通过“走后门”的方式才达成所愿。后来听到他谈及此事时说,这都是被饿的缘故,能再坚持一两年就好了。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啊,就这样,他的大好前途,被他拱手让出了。这只是他的第一次错过机会。

  回家后不久,政府安排他到邮电局工作。他说不去,后来又安排到乡武装部工作,他又婉言谢绝了。一次拱手,二次坐失良机,就这样他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哎——不知他那时脑子是怎么想的,也许那个时候,城里的生活真的不如农村,拿钱的不如种田的。可当城里的生活,远远高于农村的生活时,他也只有叹息的份了。

  后来,村安排他当生产队会计,接着就到大队当青年书记。1964年村支部书记吴伟荣退任之后,仲伟兵就接了他的工作,这我在另一篇文章《首任支部书记蒙难记》中也曾介绍过。

  “文革”期间,不用说,做官的他成了村里最大的“走资派”,戴高帽游街、游庄、批斗,应该经历的,他都经历了。

  不久,他作为首批干部被解放出来,继续当村上的支部书记。在任整整15年,直指1979年卸任。至于在任上,作出些什么贡献,村里人有目共睹,我就不在这里涂脂抹粉了,卸任后被公社安排到乡办厂窑厂、砂场工作过一段时间。

  到了八十年代国家落实政策,他工作过的冶金工业部西安机械厂给了相应的生活补助。现在还享受着新农保、退伍军人等生活补助费,杂七杂八一个月有八百多元生活费,自己的生活可以说不用愁了。

  仲伟兵的一生,虽说失去了三次可以让他拥有灿烂前程的机遇。,可是,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这一切也许都是他的性格决定的吧。再说,人都有落叶归根之念,他这一辈子能在家乡终老,也算是福气了。再者,他在本村当了整整十五年的村支部书记,这是相当不简单的,没有一定的人格魄力是不可能做这么长时间的。

  最近,我曾闲溜到他家,八十岁的他,常年多病,也病得骨瘦如柴,说话气喘嘘嘘,也只能靠氧气瓶来维持生命了,但愿他能早点好起来,多享几年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