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ne 26, 2013

父亲的回忆(81):炮楼底陈家

话说在二三十年代,那时中国处于无政府状态,各地盗匪四起,人们的安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于是那些零散的住户纷纷向大村子靠拢。大村子为了自保就筑起了形态不一的土圩子,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土匪来侵扰。

圩子里的人,大都是一个大家族和一些小户。像我们镇的郑圩庄,那圩子里居住的是郑姓一族人。还有我们镇的王圩、左圩、张圩等,不用说就知道里面住的是王姓,左姓和张姓族人了。

圩子主要起防御作用,但不能阻挡土匪来袭。因此,有了圩子还不够。于是在圩子边的某一点上,构筑了瞭望台或者炮楼什么的。有了这些东西,虽然不能打击那些强悍的土匪,但是起码对那些来犯土匪起到了震慑作用,对那些小股土匪也能硬对硬地干上一场。

在那个年代,后屯村有两个土圩子,一个是以庄姓为主建起的一个大圩子。在当时,就算到了现在,住在大圩子里的还会称是“大圩里”的。我们家当时就住在大圩里的东圩门口,一说东圩门口就知道是我家了。天长日久,这个“圩门口”就成了当时我家的代名词。

在大圩子的东面约二百多米地的地方,还有一个小土圩子,住着陈姓、仲姓和朱姓,人们习惯称那儿为“小圩里”。居住在那儿的人,也就自然而然地称自己为“小圩里”的人了。

小圩子的东首居住着一户人家,户主名叫陈松田。家中颇有些田产,大概有一百多亩吧,也是村里屈指可数的地主了。陈松田育有三子,大儿维坤,次子维桐,三子维严。

据讲陈松田这个人可能在三十年代当过国民党的岺东乡乡长,时间约一年多吧。因当年潘胡村的潘大开、潘二开两个匪首,从我们村的东北拽来了一个“女财神”,苦主向他来要人,可他无能力对付这两个匪首,最后还是由前任乡长庄长江来摆平这件事,具体是怎样摆平的,我在《老乡长》这篇文章里有过详细的叙说。据讲他还遇到一件棘手的事,导致他一年后,又把乡长这个位置又让给了庄长江。

据他的后人讲,他们家虽然有良田百亩,也雇了好几个长工,可日子并不好过,平时吃的是山芋干稀饭,鱼肉也只能在逢年过节或来个亲戚什么的才能吃得上。

可在那个年代里,怕的是土匪明火执仗的来抢掠,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因此,你得时时刻刻防止土匪盘算你。

于是陈松田就在紧靠自家的圩边,自己出资筑出了一个高约十来米的炮楼。那个炮楼没有什么钢筋、混凝土,也不过用几十块方砖垒起来的,对外有好几处枪眼。美其名曰说是炮楼,依我说最多能算得上一个瞭望台罢了。

不过有了这个炮楼那些零散土匪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炮楼底”就成了陈家的代名词。也就是在这炮楼底下,在三十年代末期,在后屯庄发生了一起惊天动地的谋杀事件,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到我的另一篇文章《记村里的一次谋杀事件》中去追寻。在那篇文章里,详细介绍了村里陈登保如何被谋杀的一些真相。

经过这次谋杀事件,炮楼底陈家一下子名声大震,可也给这家的主人——陈松田带来了无穷的烦恼和不安。这次谋杀事件毕竟是在自家的炮楼底发生的,还和自己的长子维坤有莫大的关系。可他又能怎么的,也只能整天在那烦恼中渡过。到了四几年还不到六十岁他,撒手离开了人世。

虽然现在炮楼早就没有了,可陈家还在。“炮楼底”这个陈家的代名词,到了现在也没有几个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只有那些老者在一起还会谈说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