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82):久病成医孙如良

人们常会说“久病成医”,意思是说,若一个人多年常卧病房,常见医生是怎样行医问诊的,耳闻目睹多了,自然也会看一些小病什么的,没想到我们村也有这么一位。他不但由最初的能看些小病,而且后来成了一名主治医师,医道还十分精湛。他就是我们村四组因常年住院而久病成医的孙如良。

孙如良生于1929年正月,只有小学文化。在那个年代,在我们村也算是有文化的人了。在战争年代,没听说过此公参加过什么政治活动。

根据其家人提供的资料来看,1949年我们这个地方解放了,此公参加了一项治理水利疏浚工程。因表现突出,当场被领导钦定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这也等于人们常说的“火线入党”吧。一年后转为中共正式党员,并被任命为当时岺东乡的青年书记。

1952年区委调他到当时的岺北乡任助理员,如果去了,应该有好的仕途。可就在这时,他刚刚四十岁的父亲因病去世了,可家中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为了承担起老大的责任,他就这样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

也就在这同年,国家提倡全民捐款购买飞机、大炮。他积极带头,主动捐出了八斗粮食,在现在看来,八斗粮食也许微不足道,可在当时,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了。

1953年,国家实行统购统销,动员群众把家里的余粮卖给国家。据讲他又是第一个带头,并且动员族中人,共同响应国家的号召。因他的带头,给当时的领导工作,带来了诸多的方便。也就在同年,村里成立了互助组,他作为当时的一个小头头,动员族中7~8个农户,率先成立了互助组,受到了当时领导的好评。

1954年,我们村有了初级社,他是当时的初级社副社长。1956年村里成立了高级社,他被任命为当时的屯东(后屯被人为分为东西两个生产组织)生产大队长,同年因和主要领导不和,愤然辞职。

1958年,全国实行了人民公社化,他又被重新任命为当时的长荣大队的副业厂厂长。就这样在和领导不和中干到1960年7月。当年,上海煤矿局徐州第一煤矿进井处向农村招一批挖煤工,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家乡,到了徐州成了一名挖煤工人。

到了煤矿不久,因工作出色,他被任命为井下掘进工班长。1968年他所在的单位改编为部队建制,他被任命为连指导员。可能也就在同年,他在井下作业时,发生井下大量渗水事故,据讲那个水最深处有二米多深,幸好那时他落在比较高的地方,可身子也全部浸泡在千年不见阳光的水里。不知浸泡了多少小时,又幸好被国家矿难救援队打捞了上来,逃过了一劫。

他就这样住进了医院,生命得救了,可十分惧怕寒冷,可能是被冷水浸泡的缘故吧。此时的他,每个关节都像散了架,浑身每个时刻都在嗦嗦的发抖。幸好遇到精通此道的医生,把他埋在不知有多少度的沙子里,就这样他身上的寒气渐渐地被清除了,身体也慢慢地好转起来。

在住院期间他结识了一名老中医。因他平日在家时会点皮毛的针灸技术,祖上不知何年留下一本医书,无聊时他也会拿过来随便翻翻。没想到在和老中医对话中,却非常符合老中医的胃口。

机遇来了,一方面因身体原因不能在井下作业了,你得为今后的生计打算啊。另一方面,正巧当时的矿务局职工医院紧缺医生,他又有这个意愿,又得到了领导的默许,就这样他跟着老中医学起了医术。

他就这样边看病边学起了医术,没花多长时间,那个“汤头歌”也熟烂于心。治了约二年的病,学了二年的医,没经过一天正规院校的学习,就这样他取得了行医资格证。

1970年,他在本单位工程处医院任中医师,1973年调任大屯煤矿医院任中医师,1979年回到了家乡,被调到了本县庙头镇医院工作,任中医师。到了1980年,从医也不过十年光景,就到了退休年龄。就这样,他回到了本村颐养天年了。

在家不用说,他也会用他所学的医道为乡亲们来排忧解难。此公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就是喜欢下下象棋,几乎村里的象棋手都被他下了个遍,我也曾在无事时和他杀过一两盘。

此公于1997年病逝,享年68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