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3, 2013

父亲的回忆(85):天生蛮力庄士岭

在前面的一篇文章里,我们聊过 “驴驮贩”武吉安 的一些故事,下面再来说说和武吉安同年代出生的庄士岭,他也是一位奇人,具体奇在那儿,下面我就来说道说道。

庄士岭这个人我儿时也曾见过,身高约一米七多一点,那个头颅比一般常人要大得多。古书中常把那绿林好汉的眼睛比作铜铃,头比作笆斗。我看此公的头,和那建筑工人戴的安全帽差不多大。还有那个腰身大概也是常人的一个半粗,脚也比一般人要大好几码,我想小说中经常描写的“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也不过是这种形态吧。

村中还健在的庄世坦(85岁)比较熟悉他的一些故事。据他讲,庄士岭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年轻时主要靠租别人家的地来维持生活。那时村里庄士元家因人少地多,不得已把一顷多地全租给他了,这还不够,另外,他还租了离村约七八里地的阴平街上刘少清家的12亩地来种。可是一年辛苦下来,他家打下的粮食扣除租金外,剩下的粮食还不够解决温饱,真不知道那时的土地为什么就长不出粮食来。

但凡是力大如牛的人,那个饭量一定大得惊人。虽然他的饭量不像小说中描写的“顿饭斗米”,却也比常人大得多。

据庄世坦讲,庄士岭一顿饭要吃掉30多张煎饼。我细推算一下,这30多张煎饼起码也有八九斤吧。而且吃完煎饼还得要喝点水,我估计那水也得喝上三到四斤。这样算来他肚子的容量至少要盛12到13斤左右的东西,这个饭量约是我年轻时的四倍。据讲,那时的人们饭量都特别大,到现在也弄不明白那时的人们,为什么能吃下那么多东西。

饭量大的人,力气一般也很大,一句话不是说,“能吃能做,不能吃折货(无用)吗”。不过到底这个庄士岭到底有多大的力气呢,还是来听庄世坦讲他的故事吧。

我们村有个叫庄立生的倒插门到东海县崔家,后来渐渐的就发达了。可他家毕竟是小门小姓,崔姓人多,难免优劣不齐,于是有很多崔姓人上门“借”东西。借出的东西可从没有主动还回来,辛辛苦苦不知流了多少汗挣来的东西,你总不能白白地不送给人家,于是就上门催要属于自己的东西,人们常说不借不恼(失和),一借十恼,庄立生因借东西给他的亲戚们,因上门讨要,一个一个把他们得罪了,于是那些借主们就给他玩一些阴的,比如搞一些小破坏什么的,叫你哑巴吃苦瓜——干挨着,或者干脆上门闹事,这样忍下去也不是唯一的办法,于是当崔姓一伙人再次上门挑衅时,于是庄立生回到了老家,恳请族中年轻又有力气的若干人前去助阵打架,在邀请人中,其中就有庄士岭一个。

话说别人拿的打人工具都是棍啊扁担啊等一些物件,你们猜猜庄士岭可拿了什么去?庄士岭用的是“磨棋”。解释一下,这个“磨棋”是小了一套的磨,不需人推或牲口拉,大集体时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个小磨,人们把他称作“拐磨”。这个“磨棋”就是小磨的上半部分,重也有五六十斤吧。

庄士岭把绳子穿在那磨眼里,就在那即将开战的现场耍开了。他把那个磨棋像抛铅球那样一抖,那“磨棋”在空中转了一圈以后,随手把那“磨棋”抛了出去。话说那个“磨棋”落脚处正是一堵泥墙,那个墙头一下子被砸了个缺口。此时那些崔姓家人一看此情形,早已吓破了胆,哪敢上前斗殴?就这样本来一场争斗就这样平息了。

不过庄立生家也没有就此平静下去,过了一段时间,崔家的“敲竹杠”又复旧如初。

庄立生依然苦不堪言。据说,后来庄立生入了在高流镇的洋教(可能是天主教)。在一次捐钱会上他含泪捐了不少钱,那个洋人就问他,你愿意捐就捐,不愿意捐就拉倒,干嘛哭啊?庄立生说,不是我心疼钱啊,只是……于是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如此这般地跟洋人说了一遍。

那个洋人听完,就叫庄立生说出到底被诈了多少钱两,又是哪些人“借”的。就这样一份详细清单就列出来了,不久教堂派了一个洋鬼子手持洋枪,挨家挨户盘问庄立生被敲诈的钱两。试想,庄士生有洋人撑腰,谁敢不乖乖消停?于是此后不久,庄立生便过上了太平日子。到了一九七几年,庄立生的一支后人又迁回了老家——后屯村居住,当然,这已经是一段闲话了。

上回是用“磨棋”打仗,庄士岭的力气已经显现出来了,不过再看看下面的故事您可能要继续咋舌了。

据村里人讲,有一回摸鱼,当摸到了离我们村有一里地的潘胡村时,当地人不让下沟,他就趁人不注意时,把一个“辘滚”推到了水沟里。事后当地人再想把那个辘滚弄上来可就相当不容易了。后来还是人托人地找到了庄士岭,庄士岭一口答应了下来。他来到河边,赤脚下去,一个人就这样从一尺多深的淤泥里,把一个约三百多斤的辘滚抱了上来!真是惊煞了旁人。

再有一次就是挑瓜。听说那个时候村里人没几户种瓜的。原因是,瓜田梨枣,谁都想吃一口,怕的是招来一些地痞,吃着再拿着,等于给别人种瓜一样。一般种瓜的分两种人,一种就是鳏寡孤独之人,这些人种的瓜几乎没有人前去祸害。再一种就是有势力的,也没人敢去吃白食。据讲,在那个年代,村里人种瓜的也不过三、五户。

那个时候到园里买瓜是不用秤的,谈的是一挑多少钱。也不问你用的篮子有多大,你能挑多少算多少,只要你能从田中央把瓜挑出来,那一挑瓜就是你的。

庄士岭挑瓜用的是草篮,那个草篮是个圆柱体,高约一米,直径约70公分,别人用的是扁担,而他用的却是杠子。别人一挑也不过挑个二三百斤,可他一挑是别人的三倍还多。就这样他从雨后的瓜地里把两个草篮的瓜挑了出来,细细算来,他的一挑瓜也有六百多斤吧,真算的上力大如牛了。

庄士岭只是村里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因有着常人不一样体格和过人的体力,到了今天,村里那些老人聚在一起,还会经常说起这位异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