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6, 2013

父亲的回忆(87):村里一位优秀的农技工作者

在我们后屯村,人们常在农间地头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好像是在悠闲地散步。一会儿查看农作物的长势,一会儿又停下来和村民们聊些什么。这位老人不是别人,是本镇早已退休在家的前农技站站长——张益德。他在庄上也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下面我就来聊聊这位老者的故事吧。

张益德出生于1944年农历8月,1962年初中毕业。当时国内还未走出“三年自然灾害”的阴影,国外苏联“老大哥”开始逼债,中国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教育事业自然也受到一些影响,一些专业技术学校停止了招生,同时还压缩了高中的新招生。就这样,他无缘继续学业,只好回家务了农。

不过在那样的年代里,村里有这样一名初中生,学历也算是很高的了,是人们心目中的秀才。所以,不久他就被安排到生产队做会计。后来因业务技能精湛,于1965年当上了大队青年书记。

他在做青年书记的同时还兼任了大队的“多种经营大队长”。在这段期间,他带领村民利用河堤、河边的一些废地,搞了一个山草堆(河堤),蓖麻路,蓖麻坟的活动。也就是说,在一些废地上栽上农民盖房子急需的草料——山草(山草全身通红,我们又叫它“红草”),并在路边、坟上等地方种植蓖麻。他的这次活动,增加了生产队的收入,受到了当时公社的好评。公社又把这次活动作为经验在全乡加以推广,因此,后屯大队被公社评为“多种经营先进单位”,后屯团支部也被评为“五好”团支部。

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因为替书记吴伟荣多说了几句话,同样也被打成了“当权派”,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这样红卫兵们罢了他的职务,由此他受到了“批斗”、“戴高帽”、“游街”、“游庄”等“惩罚”。虽然他表面无法与红卫兵们抗争,可是他的写作功底非常扎实,在这种情形下创作了朗朗上口的《要文斗不要武斗》、《解放干部》等鼓锣词,由村里会唱淮海鼓锣词的陈松江、朱开宝、陈广德等人随兴演唱,以这样的方式和红卫兵们抗争着。

1968年,他作为被打成“当权派”的首批干部被解放出来,恢复了原职。在68~70年间,他又将村里的新鲜事物、好人好事等撰写成新闻或故事,寄给市、县报社和广播站,先后被《淮海报》,沭阳广播站等采用多篇。他的才华就这样显露出来,70年他被调往公社新闻报道组任职。

虽然一下子跃入了“龙门”,可他的户口性质没有变化,拿的报酬还是生产队的工分,欣喜的是公社每个月财政补贴十元钱,比起农民来说已经不错了。可公社食堂的饭菜对他来说依然是奢侈品,他不得不早出晚归,中午那顿饭只能啃啃自己带去的煎饼了。

早出晚归,对现在的许多人来说也许没有什么。要知道,我们村离公社所在地大概有七八里路,那个年代全靠着“11号”(徒步行走的幽默说法)来回奔波着。晴天还好,如果遇到寒冷的雨雪天,那个滋味就可想而知了。据我所知,他到了八十年代才学会了自行车,从此告别了“11”号。

在新闻报道这个岗位上,他的稿件每个月都要被沭阳广播站采用6~8篇,每年被《淮海报》采用3~5篇,被《新华日报》采用1~2篇。他在71年写的报道,还被《人民日报》第二版采用了,并被附上了编后语呢。由于他工作过于拼命,73年时患上了神经衰弱症,记忆力减退了,也不能适应新闻报道这一工作了,于74年脱离了新闻岗位,做了乡里的一名不脱产农业技术员。

1977年他建议乡建立一个农业科技推广站,简称“农科站”,主要搞小麦、玉米、水稻等农作物的监测、新品种的推广、新农业的示范、新技术的推广应用等,为全乡农民的增产增收做出了重大贡献。

1979年他出任站长。在做站长期间,每年要组织各种现场会议10多次,举办各种培训班10多次,累计参训人员达到万人次。并根据农时季节,利用有线广播,搞农业讲座,每年要讲五六十次之多,他还着手创办了《潼阳农技》报等。

责任制开始后,单一种粮也不能给农民带来太多的经济收入,农民很难富裕起来。于是他利用了我们后屯村历史上有零散种植西瓜、花生的传统,以我们村为一个点,鼓励农户大量种植西瓜和花生。后来进入新世纪不久后,还搞起了西瓜大棚,引进了台湾精品西瓜“小兰”,并成立了西瓜协会,注册了“蜜蜜牌”西瓜商标。从此,潼阳镇西瓜进入了市场。

在花生的种植上,乡里推广了他的试点经验,全乡的花生面积一下子提高到2万亩。后来他又建议乡镇府组织干群到山东参观,学习他们的地膜覆盖技术,使农民自觉地掌握了“四种技术”,即“无垄不种,无膜不种,无药不种,无新产品不种”,这种技术大大的提高了产量。

到了88年,他参与了县“杂交玉米综合丰收配种技术的应用和推广”。由于技术资料完整,于89年获得国家农业部“农牧渔丰收计划”二等奖。

在这段期间,他自认为他的科技知识已经远远满足不了农民对科学技术的需求。于是他就不断的充电,先后参加了农业技术培训,还参加了“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的学习,取得了该校的学历证书。

92年,因他在花生上喷施甘薯膨大素的应用与推广项目,获得了省农业厅科技进步四等奖。他的论文被淮阴农学会(当时沭阳县隶属于淮阴市,96年划归宿迁市)推荐到全国花生重点产区,该项技术至今还在应用。

之后,他还获得了89年省农业厅科技进步三等奖。《无籽西瓜高产抗病技术的应用与推广》也获省农业厅、宿迁市政府科技三等奖等,同时他本人被市、县农业局评为“先进工作者”,还被县政府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2005年他退休,但是人退心未退,他还心系他的事业,心系他一手搞起来的西瓜大棚。他还经常深入西瓜大棚,了解种植情况,帮助农户解决一些技术难题。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份付出,一份尊敬。张益德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希望他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在有生之年为乡梓发挥出更多的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