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9, 2013

父亲的回忆(89):王三姐  

在大集体时代,我们村子常常会看到一位老妇人和她的老伴,太阳出来时早早下地,日落时夫妻二人又形影不离的双双回家。 他们就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为生计而忙碌着。男的是我的族中人,按辈分来讲,我应该喊他一声“爷”(叔叔)。由此而推,女的就得称呼她为“娘”(婶娘)了.

他们夫妻二人平平凡凡,给我的基本印象是:男的是一个老实巴交、其貌不扬的庄稼汉。女的也就是一个会持家过日子的村妇,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在村上那些八十多岁的老者,一提到她的当年,可都会用赞许的话说:“王三姐”当年可风光着呢。

人们为什么如此亲切的称呼她为“王三姐”呢?她当年又是怎么样的风光呢?

“王三姐”原名王玉霞,出生在村里的一个小姓人家。因王姓和村里的大姓没有姻亲,而她在家又排行老三,因此在四十年代的时候。村里人不论老少或辈分,都习惯称呼她为“王三姐”。

据听说,当时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村里成立了各种各样的组织,其中有一个组织叫“姊妹团”。那个时候风行扭秧歌,这个“姊妹团”就担任起这个任务.据讲“王三姐”是当时“姊妹团”的团长,她带领“姊妹团”扭秧歌可出了名,受到了当时人们的赞许,后屯村的“王三姐秧歌队”就这样名声在外。

后来不断受到外村的邀请,她就这样带领“姊妹团”,扭到了附近的各个村落。她的秧歌具体扭得什么样个好法,秧歌我也没扭过,更没看过,所以也评论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那些当年看过她扭秧歌的老者们,提到那场景无不眉飞色舞。不用说,她的秧歌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后来不久,因工作出色吧,她当上了村里“妇救会”的会长。据讲,那时整天不是大会就是小会的开,忙的她回到家只能匆忙扒几口饭后,又是两只手提着两条腿匆忙的外出了。可是,当时再怎么进步,那封建思想也是一时难以瓦解的。就在“王三姐”最风光的时候,村里一些有着封建思想的老人,开始向她的父母进言了,说什么你家闺女再不管就成野丫头了,指不定哪日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等等等等。听得她的父母那个脑袋快要崩开了。

那个时候,人们守旧思想还是比较根深蒂固的,怎么能容忍一个女孩子家整天在外疯疯癫癫呢?可怎奈当时共产党提倡妇女解放,这也算是大势所趋吧,她的父母倒也也不敢明里把她拦在家里。

可是再高的墙头也挡不住闲言碎语。那些流言蜚语一下子灌进了她父母的耳朵里,这下可不能不管了。于是就四处张罗着给女儿说婆家.只要她出嫁了。是婆家的人了,也就能镇住她的心了,也就不能到处乱跑了。

后来经过媒婆说和,就找到了我们村我的一个远房堂叔陈登书。他可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人。因为“王三姐”和他是同一个村子的,自然也见过堂叔长什么样子,哪能同意这门亲事啊?可是在那个时代就得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也没有办法。就这样,有着现代朦胧新思想的她,抗拒不了老封建,就这样下嫁给了我的堂叔.

那个时代结婚兴“三(天)瞧四(天)带”,还有的就是跑短趟,就是早上回娘家,晚上必须回到婆家,一个月后方可以回娘家住上十八天。这些习俗,在我的另一篇《婚俗》的文章里有过详细的叙述。

而就在刚结婚的这一个月里,共产党的大军开始北撤了,身为“妇救会”会长的她,自然想随着大军北撤,可她的自由牢牢得被夫家控制着,可以说连家里大门都难以迈出,怎么可能随大军北上去继续发挥自己的才能呢?就这样,她失去了一个机会,也是一个影响她一生命运的一次机会。

那些老人说,如果当年她不结婚、能随大军北撤的话,她那前途也定如她风光时一样,如日中天,也许也能给我们村村史上留下灿烂一笔,添上一段赞许的佳话。可事实却偏偏不能随如人愿,一个当年叱咤风云的“妇救会”会长“王三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湮没在一个不知名的村庄里了,可悲啊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