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90):二保长——陈松升

村中那些八十多岁的老者,一提起陈松升来,都把大拇指翘的老高,说他是当年村里的二保长,是村里响当当的人物。二保长?这倒弄得我一头雾水,难道那时村里不是一个整体?听着他们的一一叙说,我才明白个大概。

可能在四十年代初,我们这个地方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对管理区域重新进行了划分。以某一条南北巷子为界,大概就是我们村东头的一、二组,和现在的前屯村合并成一个保,巷口西则属于第二保。

陈松升生于1918年,是我在另一篇文章《东大门》中提到的陈庭科的长子,他还有一个弟弟名叫陈松斗现还健在。陈松升出生在一个富农家庭,小学文化,1942年参加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地方上的一些革命工作,同年被任命为后屯村二保的保长。因工作出色,于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工作当中,难免会接触一些钱物,因一匹布受人诬陷,一直闹到上级政府那儿,可就是没给个说法。过了不久,他申请调动工作,于是被调到当时的潼阳县政府领导下的银行工作。

1946年国民党过来了,他随着大军北撤,并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然后随着大军一路征战,一直打到辽宁的大连。到了大连被国民党军赶下了海,在海里足足呆了五天五夜,饿了只能捞点海草充饥。可渴罪比饿罪更难受,眼看着海水汹涛,可没有一瓢可饮。眼看要到了绝望的边缘,就在这时,解放军打跑了岸上的敌人,他们又从海上回到了岸上。在这支部队里,他曾和当过江苏省委书记的许家屯谋过面。

就这样他随着大军又往回打,一直打到了山东地界,当时他们的部队有句口号:打到济南府,活捉王耀武!济南解放了,王耀武乔装打扮想逃跑,可被军民的千万双眼睛识破了,王耀武就这样被活捉了。他也曾见过当时王耀武的狼狈相。

全国解放后,部队开始了三反五反运动,对每一个人都进行了甄别。陈松升因家庭出生问题,不得已转入了地方政府工作,可能在1951年任徐州铜山县二十三区区长。1958年人民公社化后,他先后任铜山县大吴区、茅村公社书记。能从部队转入地方直接当第一把手,可能他在部队的官职也不小吧。没想到回到地方后,只能在原点踏步踏。这一踏一直到退休,始终没有得到升迁,可能是成份制约了他的仕途吧。

1964年社教开始,他被调入社教工作队,出任社教工作队队长。就这样一干就是三年,到了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回到了原单位。因是富农成份,他成了混进革命队伍的坏分子,接受了红卫兵的一次次“战斗洗礼”,并受到了当时一个叫李广兵的红卫兵头头拳脚的光顾。

当时的铜山县曾派出一个调查组到他的老家,调查他的历史问题,对他曾当过“保长”很感兴趣,自以为终于抓到狐狸的尾巴了:国民党的“保长”,这还得了。可在深入调查中,得知他当的是共产党保长。他们只有一无所获带着疲倦的身子怏怏而回,过了不久他被“解放”出来。

那个红卫兵的头头李广兵的母亲向他下了跪,请求他宽恕自己无知的儿子。他本来没打算追究他的过错,只好顺便安慰了她的母亲,并望她好好教育孩子,要学会分辨是非等。

后来他一直在县卫生局工作,担个虚职,直到1977年退休。退休的同时获得国务院颁发的金质纪念章一枚,并收到了省政府、县政府,银、铜纪念章各一枚,70、80、90岁时,同样收到三级政府的纪念章。

他于2012年逝世,享年95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