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93):供仰桌

少年时期,像我们这些出生在农村的孩子,家里的农活忒多:烧锅、做饭、推磨、割猪草、拾粪等。只要是家里的农活、又是孩子们干得来的,父母们都会催着、逼着你去干。天真爱玩的我们有时也会躲着父母,和玩伴们到那比较偏僻的地方去玩。有了农活,父母就会想到我们,那父母就会把一个村子翻了个底朝天,直至把你找到为止。父母还会揪着你的耳朵连打带骂,嘴里还不停的大声说:还不赶快死去家干活去,就知道玩,家里的活准备撂给谁?家里又没打张“供仰桌”来供你……

如果家里娶了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既死懒又不会做农活的媳妇,那公婆会借着鸡啊鸭啊,影射好吃懒做的儿媳说,“我们家没有供仰桌,整天只知道吃,滚一边去”等一些不雅的言辞来。

那么什么是供仰桌?供仰桌是什么样子?大概我十二三岁、可能在六三、四年时我才弄清楚什么是供仰桌,也真正知道供仰桌是用来干什么的。

在文革以前,我们这个地方家家都把已故先人一生的简历全刻在一个长方木牌上,这个东西我在电视上曾看到过,说叫先祖的牌位。可在我们这个地方,则称“亡人牌”。那个时期,你随便走进一个农户家,在主屋的后墙,都会看到一张大八仙桌,上面摆放着先人牌位。

那个年代我们家很穷,没有钱置一张八仙桌,就把我们家应该供仰先人的牌位,放在我的父亲堂兄弟家里了,到了逢年过节或该祭祀的日子,父亲就会带着我们全家到祖先的牌位前,依照长辈的顺序一一给他们磕了头,就这样年复一年,年年像例行公事一样机械的照父亲的吩咐去做,至于为什么磕头,那时的我们还小,哪知道其中的道理。

,有一回,我的父亲和堂叔发生了矛盾,两家吵得不可开交。在争吵当中,我的叔婶把我家应该供的牌位,也就是我父亲的父亲,还有我父亲的弟弟(烈士)的牌位一股脑全清理出了他家,嘴里还不断大声说,自家打不起供仰桌,就算了,还把自家的亡人给人家(供)……就这样我知道供先人那张桌子,原来叫“供仰桌”。

到了文革期间,红卫兵们自认为是迷信的东西,绝对是不会让它存在的。像村里的土地庙,还有一些村民们收藏的古玩、古书、古剑,通通作为“四旧”上缴或清理掉了。供仰祖先的“供仰桌”也在清理范围。就这样,人们把“供仰桌”改为饭桌或为它用了、那些先人的牌位一夜之间,后人纷纷送到他们的坟上埋了,也有的把祖先的牌位偷偷的收藏起来。

不久前,我曾看到过我们村里孙姓的后人收藏的祖先牌位,那上面记录着他的先人生卒年代,还有一些个人简历。从文革到现在也过去四十多年,能把自己的祖先的牌位保存下来实属不易,在我们村里可能独此一家了。

小小的木牌上面记录着每个家庭先人的历史,作为他们的后人有义务也更想了解先人的过去。作为记录每个家庭先人历史的牌位,可惜在文革中就这样被毁了,真的感到遗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