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uly 20, 2013

父亲的回忆(94):村里一桩离奇的失火案

记得在大集体时,特别是在冬天雨水稀少的干燥季节,很容易发生火灾。那个年代,村民们住的都是泥坯房子,房顶缮上比较硬的麦草、稻草,最好的是红梗子的山草。

那时人们做饭烧的是草,于是在房屋的四周围储备了大量各种草料,堆成了各种形状的草堆。秸秆比较长的,像玉米类的可堆个长方体;比较矮的像黄豆、麦草秸秆可堆圆柱体形;像高粱杆这种超长的,只能把它丛起来了,像个高高的圆锥体。可以说,人们居住的环境是:头顶是草,四周围起来的还是草。一家老小全都被包裹在易燃的草堆里,一旦发生火灾,其后果是很难想象的。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可能在六四年吧,一队的张开兵,那时他还是生产小队的会计,一场无名大火把他全部家当烧得精光。后来,还是村民们捐了些粮食和衣物,帮助他一家人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冬天。

话说在一九八一年,土地刚刚到户不久,村里发生了一场离奇的大火。那是在一个深秋的晚上,秋高气爽,天气非常晴朗,月亮非常明亮,小孩子们都在月光下互相嬉戏,大人们有的聚在一起聊天,还有的聚在一起赌钱。大约七点钟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声喊叫,陈广志家失火啦!陈广志是我远房的一个堂哥,那时我们家在庄里,他家在庄外,离我们家约三四百米地,中间还隔着一个大沟。只见他家的方向火光冲天,人们听到了呼救的声音,好像听到了命令似的,聊天的闭上了嘴,那些赌钱人也都放下了赌具,纷纷拿着顺手的救火工具,急匆匆的跑去帮他家救火。等火灭了,那些救火的人,就开始嚓呱起来。有的说,哪儿来的火?另个说,是啊,他家又不卡(靠)路的?还有的说,莫非是人放的火?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揣摩这场离奇的失火案,说得那个主人心里七上八下的。就这样,人们度过了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对于这次失火事件,人们权当作是一次偶然事故。一年到头的,意外的事难免要发生的。可是此后,接连好几个晚上,又有几家失火,陈广志家也再次遭遇失火。于是人们又重新审视这接二连三的失火。有人说,失火当晚,看到一个半大的孩子从此经过。有的说,在另一个火场也看到此人路过,走到哪儿就烧到哪,莫非是“火狐狸”附体?就这样给这场大火,增加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事有凑巧,失火者中,有一户偶得一子,一生下来身体就有恙。可能经医生看没有起色,于是找了一个“香头奶”(巫婆)。那香头奶说,需要出去躲躲才能免除灾难。出去躲了好几天,依然没有挽回这条生命。本来人们对“火狐狸”一说就半信半疑,又增加了这档的事,那些迷信的人,对狐狸滋事的传言就有点深信不疑了。

后来连续有失火事件发生,失火人家不认命,就报警了,警察下来围绕失火地点转了几圈。可也奇了怪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家失火了,看来“狐狸”也是怕警察的。

水火无情,在古代,蓄意放火跟杀人是同等罪过,所谓“杀人放火,天诛地灭”。还好当时只烧了几家草堆,没有人员伤亡,不然警察下来不可能只是转悠转悠的了。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一家有难,八方支援,虽然只是举手之劳,可在救火过程中也体现了村民们善良的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