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4

泰国行记(Day 4)

3月29日,曼谷。

摩托车手骑得飞快。即便在汹涌的车流中左右穿插时,也不曾稍减油门。

我死死的抓住后座的把手,生怕一不小心就颠了下来,又怕把手撑不住我的重量,突然断裂。同时还要时不时扶一下眼镜,我总觉得它马上就要被呼呼的风吹走。

我不会泰语,只能不断的对他说Slow down, Slow down。我不知道他是没有听见,还是根本不懂英语。

不知道是太热还是太紧张,感觉我的后背已经全是汗水。

我对摩托车、电动车有种恐惧,虽然我在普吉岛可以大胆的骑上从未摸过的摩托艇,还把油门加到最大,一路在海面上风驰电掣。

但那是在大海上,摔下来我也不会死。

有一年回家的时候,我骑父亲的电动车出去,回来的路上却没了电,只能一路推回来。下坡的时候,我觉得电力恢复了一些,结果刚骑上去,却不幸摔倒在一堆乱石子里。

他骑的其实可以再快点,如果我心脏还能承受得起的话。因为他已经走错了好几次路,而我的飞机,即将在两三个小时后起飞前往普吉岛。

我当然其实应该选择出租车。但在那个路口,那个黑心图图车司机带我去看第二个佛的路口,已经等了等了20分钟,却一辆车也看不到。公交站牌满是泰语,我一个字也不认识。

那个图图车司机说只要80泰铢,就带我去看四个佛。结果刚看了第一个佛,他就带我去了一家珠宝店,说只要我呆十分钟他就可以拿到车马费。我突然想起大学时候做黑导的同学。

这就是周六的曼谷,大规模抗议人群走上街头的曼谷。而他们出发的地点,距离我的宾馆最多也就五六百米。

这个摩托车手虽然不认识路,但他话很少,这让我觉得很好。当然,也许这只是因为他不大会说英语的缘故。

早上载我去大皇宫的摩托车手英语也不好,但他一路滔滔不绝,我也不好意思让他闭嘴,只能时不时擦擦脸上的唾沫。

没有办法,如果有得选择,我当然会坐出租车。

也许还有步行。

但我已经在大皇宫、皇家田广场、泰国博物馆、卧佛寺走了半天,不想再走了。皇家田广场那两个给我几把玉米喂鸽子的人,还敲诈了我30块人民币。

我当然知道接过他们的玉米喂鸽子是要收钱的,但加起来最多不超过100粒的六小袋玉米,就敢开口要600泰铢。泰国人民是不是穷疯了我不知道,但这两个人绝对是。

这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天气热的也让我也没有太多时间思考这些事情。

我总觉得身边不断呼啸而过的抗议人群扛着的大旗会不小心会戳到我身上,尽管我并没有遇到主力队伍。

但这天气加剧了我的焦虑。

摩托车手还是不知道怎么走,还好我手里有一份花旗国驻曼谷大使馆给我的曼谷指南,上面有泰语标注的酒店名称和地址电话。

风又重新呼呼起来,眼前不断闪过带着汉字招牌的破旧店面和街道,这里离唐人街好像已经有一段距离。

这样的店面和街道我并不陌生。在我读高四的那个小县城,到处是这样的地方。

这样的景象并没有持续太久。拐过一座高架桥后,眼前的一切有些熟悉起来,摩托车手终于找对了方向。

和刚才路过的偏僻街巷截然不同,这条街道上,各国使馆和五星酒店林立,包括我住的酒店。当然还有隆皮尼公园,就是那个在我来曼谷之前几天发生了爆炸、被抗议人群占据的公园。

路边停满了车,很奇怪的景象,之前几天并没有见过。车主其实是因为抗议人群不得已才把车停在这里。

我还没来得及观察公园里的动静,在掠过一个泰国军方岗哨后,摩托车吱的一声停下了。

再见曼谷。

泰国行记(DAY 5-6)

芭东海滩的出租车极其黑,比国内景点不遑多让。从海滩到普吉镇不过15公里,Tuk Tuk车的司机开口就敢要500或者400泰铢(1人民币约等于5泰铢),还不带讲价的。而从机场到芭东海滩45公里,打表不过700泰铢。为了不惯这些人,我没有去普吉镇,只在海滩呆了两个晚上。

3月31日早上,我沿着海边公路步行了大概40分钟。眼瞅着越走越荒芜,于是拦了辆三轮车准备回去。结果这位司机师傅要我出价,我心想,你这是欺负我外地人啊。于是说,你出个价。如此三番两次,他出了个价:400泰铢。我一听,这不抢钱吗?不过天气太热,走得也累了,于是还到了200。10分钟后,我到了目的地,对师傅说,“这钱挣的容易吧?”师傅可能也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沿海公路的右侧是山坡,所以这条公路也算是盘山公路。山上有各种度假村和小别墅,我并没有上去,不知道什么人住这里。左侧是各种饭馆和酒吧,当然还有海滩。不过越走越荒凉,酒吧饭馆越来越少,也越来越破,海滩也变成了悬崖峭壁。

经过某处破破烂烂的小房子时,一只小土狗非要跟着我。我从来最怕狗,生怕它咬我。于是不断对它说,Go Go!但它听不懂英语,还是跟着我。于是我让它先走,我跟在后面。这条狗跟着我十几分钟,后来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在这条狗跟着我的时候,我不小心瞥见公路对面一户人家门口盘着一条体型更大的狗,还没有拴链子。这也是促使我后来打车的原因之一。

芭东海滩有著名的西蒙人妖秀,但我并没有去。说实话,看着一群大多为生计而从小受尽各种折磨的人们的表演,我不知道有多大的乐趣。这里的原因和我拒绝去把动物关在笼子里的动物园一样。也许这样太过矫情。

我最大的乐趣是躺在海滩的睡椅上喝椰汁和啤酒,看偶尔身材曼妙但多数时候是臃肿的俄罗斯大妈们滚进海里。还有就是脱了鞋走在沙滩上。我并不会游泳,所以不能像其他人一样下海。

我租了一辆摩托艇,在海上玩了半小时。刚开始因为没玩过,所以不大熟练,但上手很快,很快我就把油门开到最大,那种风驰电掣、耳边生风的感觉真是让人心情愉悦。

岛上商业繁荣,游客熙来攘往,中国人不少,外国人更多。尽管大多数商品的质量只相当于我老家镇上。我买了两件T恤衫,每件只相当于40人民币。但其中一件刚穿了一次,就发现后下摆有个洞。

这次来普吉岛其实是我第一次到海边。高中的时候,班上曾有同学组织去连云港春游,但我因为没钱就没去。其实直到今天,我还是没有去过连云港,尽管它离我家直线距离不到100公里。

总的来说,这是一次放松且享受的旅行。唯一的遗憾是时间太短,也许还有,一个人太孤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