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ews and Criticism

????????????

2009年第一周纪事

2009年的第一周,没给我们太大惊喜,不过也没让大家太失望。

国际上,基本比较乱套。

  • 以色列从12月27日开始的加沙空袭至1月3日晚上发展为地面战争,目前尚未停止。国内论坛上对巴以双方态度形成鲜明两派。据凤凰卫视报道,以色列驻华大使称,以方在分析了国内论坛750条留言后,其中600条支持以色列,50条中立,100条反对。
  • 俄罗斯和乌克兰又因为天然气斗了起来,和2005年岁末2006年初那场戏如出一辙。个人觉得,俄罗斯因为乌克兰欠费切断输往欧洲的天然气,除了加剧欧盟的警惕和反感,实在得不偿失。

国内,基本形势一片大好,是大好不是小好。

  • 1月5日,在国人还在寒风中挣扎的时候,章子怡大小姐和富豪男友在海滩缠绵的清凉艳照传入国内网络,如同太平洋上的一股暖洋流,给国内饥渴已久的淫民群众打了一针鸡血。联想起去年此时的陈冠希艳照,人们不得不感慨,历史竟是如此相似。虽然章大小姐只露了半边屁股一个奶头,但一想到那个把褶子脸埋在章子怡屁眼的老男人居然是个老外,爱国青年们再次愤怒了。

目前,高层已经发出指示,章子怡艳照一概删除。更有消息称,网易娱乐因为一则论坛推荐(内容不详),被上层领导看到,震怒,要求辞退责任人及主编等三人。via http://twitter.com/isaac/status/1101457567 我疑心这里推荐的可能就是章小姐艳照。因为目前正值中央严打互联网“低俗内容”时期。

不过,最生气的应该是周慧敏和倪震吧,一不小心就从娱乐头条被赶了下来。

  • 3G牌照终于发放了,喊了N年的狼来了。大家都准备着携号转联通吧?
  • 北京发现禽流感了,新华社的英文发得比中文早,台湾知道的比北京早。好吧,我承认这是中国特色。
  • 春运又来了,我亲爱的兄弟姐妹,你买到回家的票了吗?

揭发《青年参考》涉嫌假新闻一则

12月30日,中国青年报旗下《青年参考》刊出一则题为《索马里海盗头目称不会主动向中国海军找麻烦》的报道。看完报道后,我觉得文中的索马里海盗用词太过中国化,因此心存疑虑。

按照文中提到的几个关键词:索马里海盗头目塞谬恩•恩德布尔,52岁的希腊教授梅加洛马蒂斯,《新闻周刊》,我找到海盗头目和希腊教授名字的英文原文,在google上进行了搜索。

结果是,我没有搜到梅加洛马蒂斯(Dr. Muhammad Shamsaddin Megalommatis )与塞谬恩•恩德布尔(Shamun Indhabur)之间的相关报道,NewsWeek的确采访过塞谬恩•恩德布尔(Shamun Indhabur),但文章是刊登在18日的杂志上,而且采访中没有提到任何与中国有关的事情。(http://www.newsweek.com/id/175980/output/print

此后,我又在http://www.americanchronicle.com/ 找到了梅加洛马蒂斯的联系方式(http://www.americanchronicle.com/authors/view/1225),并致信询问此事。结果是,梅教授完全否认此事。

Dear Sir / Madam,
Thank you for your mail.
Let me know more about you, and stat your real name if you please.
No, I totally deny it. 粗体为笔者所加。笔者翻译:我完全否认此事)
I did not interview and I never met this person.(
粗体为笔者所加。笔者翻译;我没有进行采访,我根本没见过此人)
Thank you,
Prof. Dr. Muhammad Shamsaddin Megalommatis

下面是我的去信,本人英语写作能力较差,因此里面有一些语法以及用词错误,大家海涵。但基本意思应该是没有太大错误的。

Dear Dr. Muhammad Shamsaddin Megalommatis.

I\’m writing this letter to verify a report by a Chinese newspaper. http://news.163.com/08/1230/19/4UEEKRF00001124J.html

The report said that Dr. Megalommatis was familiar with the somalia society.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on 25 Dec, Dr. Megalommatis interviewed Shamun Indhabur, who is thought to be the leader of the pirates who took the Faina, and the Sirius Star. Shamun Indhabur told Dr. Megalommatis that Chinese navy was civilized and will not too bad toward them. Is that so?

I\’m looking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译文)

我写此信目的在于验证中国一份报纸的报道http://news.163.com/08/1230/19/4UEEKRF00001124J.html

报道说,梅加洛马蒂斯博士很熟悉索马里社会。根据该报道,12月25日,梅加洛马蒂斯博士采访了塞谬恩•恩德布尔,此人被认为是劫持“费那”号和“天狼星”号的海盗头目。塞谬恩•恩德布尔告诉梅加洛马蒂斯博士,中国海军很文明,不会对他们太差,是这样吗?

期待您的回信。

有人可能会怀疑,你如何确定回信的就是《青年参考》文章中的“52岁的希腊教授梅加洛马蒂斯”?实际上,这也是我1号就收到梅教授来信,但今天才发出质疑青年参考文章的原因。我在参考了以下两个网页后,基本确定给我回信的就是梅教授本人。

http://www.buzzle.com/authors.asp?author=973
http://www.hiiraan.com/ (网页最下方有梅教授的EMAIL,也是他给我来信的信箱,大家可以去信询问)

以上只是本人根据所掌握信息,对青年参考文章提出的质疑,不一定代表真相。中国海军前往索马里打击海盗,自然是华夏儿女深感自豪的事情。作为国家级媒体、而且是素有名望的中国青年报旗下的报纸,我相信青年参考断不会因为激发民众自豪感而炮制假新闻。期待青年参考就此事给出解释,以正视听。

老而不死是为贼

阎崇年被打了,打的好!

我有好几个满族和蒙古族朋友,关系也都不错。满族和蒙族今天当然是中华民族一员,但这并不能成为美化蒙古军队屠杀汉人、满清军队屠杀汉人的借口。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英勇的江南抗战,难道因为一句民族融合就这么忘记了吗?

我不赞成把满清屠杀与日本屠杀相提并论,也不想把它与民族情感联系起来。

我这里想说的是人类在面对强敌面前英勇无畏的反抗精神。无论如何,在压迫面前奋起反抗都将得到后人乃至敌人的尊敬,屈膝投降的人将永远被唾弃。

德国人歌颂纳粹可能要坐牢,而阎崇年之流歌颂满清屠杀居然还能堂而皇之登上央视讲坛。可悲!

我们注定要为现在短视的民族、人口政策付出血的代价。

·阎崇年争议语录·

1、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

2、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

3、清军入关更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

4、汉服不是最完美的服饰,也并不能体现什么民族精神。

5、吴三桂要客观评价,毕竟他的开关行动减少了战争旷日持久带来的无辜平民的伤亡。

点名游戏:如果我是刘翔

 

attaboy老师点名,如果你是刘翔,会怎么办。

说实话,刘翔比赛之前,我就和室友幸灾乐祸的说他这次肯定拿不了金牌,我更是觉得他连预赛都要被淘汰。但是,没想到的是,刘翔居然退赛了。这也许是本届奥运最大的冷门,给中国人造成的冲击甚至超过了博尔特打破100、200米记录。

刘翔的退赛甚至惊动了党中央,习近平副主席专门致信慰问,真理部也发文要求不得炒作。这件事情在网上则造成了分裂,一派认为刘翔懦弱,“就算走也要走到终点”;一派则继续挺刘。最恶心的是当初把刘翔抬上神坛,但现在又落井下石的那帮人。

对我而言,刘翔从来都不是所谓的“民族英雄”,只是个普通运动员。他退赛只是个运动员在比赛中,根据自己情况作出的正常行为。虽然,我也很感到诧异。

无论刘翔退赛是否有什么内幕,我想说,刘翔退得好,他为什么不能退?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退赛,在那样一种情况之下。刘翔退赛打破了一些人心中的神话,未尝不是好事。

不过,我还是希望刘翔伤尽快好。

我就不往下点名了。

果然是被自杀的

王兴正表示,现已查明:2008年6月21日20许,李树芬与女友王某一起邀约出去玩,同李树芬的男朋友陈某及陈的朋友刘某等吃过晚饭后,步行到西门河边大堰桥处闲谈。李树芬在与刘某闲谈时,突然说:”跳河死了算了,如果死不成就好好活下去”。刘见状急忙拉住李树芬,制止其跳河行为。约十分钟后,陈某提出要先离开,当陈走后,刘见李树芬心情平静下来,便开始在桥上做俯卧撑。当刘做到第三个俯卧撑的时候,听到李树芬大声说”我走了”,便跳下河中。刘见状立即跳下河去救李树芬。王某急忙打电话给陈某,并大声呼叫救人。陈立即返回河边,跳下河中帮忙施救,陈见刘已体力不支,便用力先将刘拉回岸上。王某、刘某随即报警,并打电话通知了李树芬的哥哥李树勇(1989年12月9日生,瓮安县第二中学高三毕业生)。

贵州省公安厅公布李树芬溺水死亡事件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