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北京

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

Image(1552)

许志永和郭建龙在黑监狱门口

Image(1554)

这名男子自称家属,实际是截访人员,他没有参与打人

Image(1554)

黑监狱所在巷子

首先承认,今天我做了个可耻的看客。

下午1点多的时候,在twitter上看到zuola问谁愿意和许志永一起去黑监狱要人。接到zuola电话后,2点多到了大钟寺公盟办公室,3点多出发前往天坛附近的黑监狱。

从天坛东门下了地铁后,打车前往太平街,与先行到达的许志永、郭建龙(twitter上误为郭建农)汇合后,决定zuola在不远处的62中学附近拍照,我们三人前往。

黑监狱实际上是一所名叫“温馨青年宾馆”的旅社,在天坛西面、陶然亭附近太平街一条很逼仄的巷子内,往来的人很少,只能容一辆车经过的地上积了许多落叶。从外面看,这座破旧的建筑和黑监狱没什么关系,但这里却关押了20多名被非法拘禁的访民,都是河南人。这座宾馆实际也是河南信访办租来,专门关押访民的地方。

到了黑监狱门口后,郭建龙和许志永二人负责与里面沟通,我在边上察看动静。经过一番口舌后,我们想要的人终于出来,与我们隔着一扇防盗门进行了简短的对话。我们今天要的人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据说还没有来得及上访就被关了进来。

后来,又有一位自称是家属、实际是截访人员的男子来到黑监狱门口敲门,但由于我们在的缘故,里面的人并没有立即给他开门。我们又与此人聊了一会,得知了一些情况。

该男子等了20多分钟才进去,我们后来又与要找的人进行了简单的对话,我不停听到她说“不就是说几句话嘛”,可以推断当时里面的人极力阻止我们的对话。

在此过程中,巷子的拐弯处、以及另外一头有3、4个彪形大汉远远张望,许志永说这就是黑监狱的打手。其中一名打手还抱着孩子经过。听zuola说,该打手称要“抱着孩子过来踹他们几脚”。然后,我们又与一名隔窗的女访民说了几句话,她自称是“自愿”到这里的。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大概5点20左右,一辆牌号为京MG8490的面包车开进巷子,下来3、4个大汉,骂骂咧咧的揪住郭建龙问是干嘛的。郭说接人,一名大汉很不耐烦的说“接谁接谁”。没几句话之后,几名大汉开始动手打人,我们赶紧叫几十米外的zuola跑。这时,开始监视我们的打手也陆续过来了,一共在6、7人左右。开始在巷子另外一头监视我们的操北京口音的胖子打许志永最狠,一边打还一边骂脏话,说“你丫不是律师嘛”。也许是因为刚来的时候主要是郭建龙和许志永与他们沟通、我基本不说话的缘故,他们没有打我,而我也有点吓蒙了,既没有逃跑,也没有动手反击,做了可耻的看客,连暴喝一声“住手”的勇气也没有。

这帮打手边打边骂,还很嚣张的说,边上就是派出所,去报警啊。大约打了5分钟后,他们终于住手了,但我们并没有离开。这个时候,一名打手指着我说,他也是一起的。但是边上的几位打手并没有动手打我。

整个过程中,许志永和郭建龙没有进行任何的还手。

坚持了一会,大约17:45左右,我们要找的人终于在她家乡信访办官员的陪同下出来了。我赶紧和许志永、郭建龙一起往外走。在走到巷子拐弯处的时候,另外一名打人最狠的打手又冲出来,叫嚷着要开车把许志永撞死。许志永站在路中没动,我于是赶紧拉起他说人已经救出来了,我们快走吧。许志永对这帮打手说:我们还会再来的。

快要到大马路时,那位操北京口音的打手也冲了出来,拼命掐住许志永的脖子,还把他衬衫纽扣的拉扯掉了。我也死死拉住许志永逃离了险境。

走出黑监狱和那位访民告别后,我们打车去坐地铁。许志永感叹说,这里和刚才那里真是两个世界啊。

值得庆幸的是,郭建龙和许志永只是挨了皮肉苦,并没有受伤。虽然许志永说,我们的原则就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还说我做得对。但我在强权面前做了可耻的看客,我觉得自己真懦弱。

许志永:探访京城黑监狱

探访京城黑监狱(二)

探访京城黑监狱(三)

探访京城黑监狱(四)

10月13日探访京城黑监狱纪实[Zola版] (需穿墙)

8月8日鸟巢附近见闻

武警开始赶人 by you.

这个小孩后来成了众人追逐的目标 by you.

 

 

原本准备8日在住处看电视,但中午与朋友商量后,决定去鸟巢外看看,感受一下现场气氛,虽然进不去。

17时,乘10号线抵达鸟巢南面的北土城站,HK RADIO的小熊已经先期抵达。地铁站附近人潮汹涌, 已经开始安检。

过了一会,我同学到达。可恨的是,他居然有单位发的开幕式入场券,而我只能在北土城附近看看了。

大概18时左右,武警组成人墙,开始驱赶人群。最后,一直把我们从北土城驱到健德门附近。在那啥烟花也看不了,我也回去了。

照片

大红灯笼高高挂

北京低价公交还能持续多久

北京公交车的费用向来是很低的。我记得99年公车最低是5毛,地铁是2块。后来分别涨到1块和3块。而当时我老家县城就是最少1块了,而要从乡下进城(路况算很好的平原公路),20多公里至少要4-5元。

以前大概没有人会想到北京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取消月票,从去年5月实行ic卡到今年1月1号废除月票,也不过半年多时间。其实这个过程实际上是政府进行的一场试验,看废除月票是否可行。结果是,大家也都默默接受了。

现在ic普通卡做公交车最低4毛,学生卡2毛。想来全国都没有这个价格了,另外一个全国也都没有的就是北京无数售票员了。据我所知,全国大部分城市大部分车的无人售票,像北京这样实行ic卡之后还有这么多售票员的也是少见。

在实行ic卡—〉〉废除月票卡之后,政府的下一步或许是提高公交车价格。北京实行月票制度时,公交公司实际上一直亏损,至少他们自己是这么说的。在2毛钱就能做公交车的现在,效益上得去才怪。

因此,我认为2毛或4毛坐公交车的好日子不会持续多久。大概半年后,也许更早公交公司又要默默提价了。最终的价格应该和公交ic月票卡未取消时持平,也就是8折。

北京又下雪了

这场雪比较大,可惜由于网络实在不畅,昨天没能发上来


北京下雪了

[audio:http://davie1012.googlepages.com/02..mp3]

郁冬 北京的冬天

北京的冬天 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
有人开始忧愁 想念着过去的朋友
北风吹进来的那一天
候鸟已经飞了很远
我们的爱 变成无休止的期待

冰冷的早晨 路上停留着寂默的阳光
拥挤着的人们里面有让我伤心的姑娘
匆匆走过的时候 不能发现你的面容
就在路上幻想我们的重逢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
这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 让我无法拒绝

飘雪的黑夜 是寂默的人的天堂
独自在街上 躲避着节日里欢乐的地方
远方的城市里 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
站在窗前 幻想对方的世界